伊凡與克莉絲黛爾‧舒爾曼在2016年的年底生下了小諾亞。本是喜獲麟兒的一件事,卻在跨入2017年的頭幾天發生變化:小諾亞拒絕進食、體重降低,不久後開始呼吸緊張,並出現癲癇和心律不穩等徵兆。在送到加護病房觀察了一個月的其間,本身就在醫療業工作的夫妻倆得知,小諾亞得了一種罕見的遺傳疾,影響了他的粒線體。

粒線體突變影響生育

全球平均每4000人當中,有1人的粒線體存在失常。它們可被視為細胞分子的電池,存在於每一個細胞之中,為細胞的活動提供能量。粒線體有自己的DNA,一旦失常可能會導致聽力喪失、糖尿病、肌肉無力、癲癇發作和心臟病。由於尚無法使用基因療法修復或改變受影響的粒線體基因,因此沒有粒線體疾病的治療方法。小諾亞在出生3個月後過世了。

走過喪子的悲痛,舒爾曼夫婦嘗試「重新做人」。這時「粒線體替代療法(MRT)」的選項出現了。它是用來自捐贈者供體的「健康線粒體DNA」來替換突變的線粒體,但同時保持母親和父親的DNA完整。哥倫比亞大學分子遺傳學實驗室的醫學主任平野道雄表示,「這是一個生殖醫學新突破:孩子除了父母之外,還有第三個DNA來源。這是一個新觀念。」

愛情結晶中的「第三者」

但是,倫理學者和政策制度者對MRT這種新的基因編輯形式感到極度不安。過去,體外受精(IVF)改變了生育的形式,但MRT則進一步改變了胚胎的基因組成。更令人驚異的是「粒線體活化」這項技術的潛力:就像是給老舊機子換新電池一般,它能改善高齡產婦的卵子品質,讓因年齡而有生育困難的婦女可以有健康的卵子施行體外受精。

人每個卵子中含有數十萬到數百萬個粒線體,各自具有不同的細胞功能,粒線體有自己的DNA,是由37個基因組成的序列。粒線體遺傳多數來自母親。事後基因檢測顯示,克莉絲黛爾身上已有78成的粒線體發生突變,這讓她生下的孩子很可能不健全,必須在體外受精時做「植入前遺傳學診斷(PGD)」,由醫師從多組胚胎中篩出變異少的胚胎,才比較安全。

倫理障礙、婦女救星

《時代雜誌》指出,比起「在壞雞蛋中挑一個比較不壞的」PGDMRT是直接把壞蛋修好,效用強大得多,但目前美國聯邦政府和國會都在政策上封殺這項研究,一方面食藥署不受理該項療法的批核程序,也不許使用公部門預算資助這項研究。

原則上,對精子、卵子或胚胎進行基因操作,如同「捏娃娃」,能夠指定孩子未來的眼睛顏色、身高,甚至智力或運動能力。而東北大學生物系主任喬納森‧提利的針對女性卵子的研究,則如稍早所說,可用荷爾蒙來活化粒線體,讓40歲婦女產生健康卵子受孕。

這些醫學技術,一搞不好將釀成將來自然失序,讓人類對因上帝生命主權褻瀆而付出代價。然而,它也是那些無後的人們亟需的一線曙光,需要我們用敬畏和憐憫的心來引導這道光。

時代雜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n Driver News 的頭像
Win Driver News

Win Driver News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