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貿易亂了套的程度比任何其他政策領域更嚴重。我們得承認,以往過時、技術面,及許多無聊的議題,如今動輒占據媒體頭版頭條、雜誌封面,甚至一些電視談話性節目。傳統上反對自由貿易協定的地區,現在正在歌頌其美德,包括中國、俄羅斯及法國這些向來對自由貿易不太敏感的國家,正自詡為全球貿易體系的捍衛者。

「global trade」的圖片搜尋結果

然而,值得一問的是,貿易實際上被破壞了多少。美國總統川普雖讓美國退出跨太平洋貿易夥伴協定(TPP),但剩下的11個簽約國已自行實施協定的大部分內容,並為美國未來重新加入敞開大門。還有愈來愈多國家表達加入興趣,顯示TPP最終可能遠遠超出最初設想的範圍。此外,更新版的北美自貿協定(NAFTA),如今改名為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

歐盟正與加拿大、新加坡、越南及日本實施自由貿易協定,並正在追求與澳洲、墨西哥、紐西蘭、東南亞國協、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及其他國家簽署貿易協定。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正在亞太地區迅速發展。非洲聯盟在實施大陸自由貿易協定(CFTA)方面取得更大進展。

簡言之,全球貿易更深入整合與拉高標準的趨勢仍在持續進行。川普政府以難以預測和意想不到的方式祭出貿易救濟措施,課徵以牙還牙的關稅、重新推動進口配額,以及嚴重限制世界貿易組織的爭端解決機構,這些做法確實製造了很大聲勢。但後來川普重新修改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反而可能有助在美國境內擴大對貿易的支持,因為他大多數支持者向來對貿易協議持懷疑態度。

無論如何,這是一種半瓶水的解釋,另一種可能情況是,美國放棄全球領導者的角色,不僅失去其最親密盟友和夥伴的信任,還雙手奉送禮物給對手。在這種情境下,歐盟或中國可能取代美國成為全球規則的制定者,或是全球缺乏規則制定者,國際秩序將隨波逐流。若是後者,其他國家可能仿效美國採取單方面行動並支持只有利於本身的國際義務。

至於會出現哪種情況,現在還言之過早。但有一件事很清楚:民族主義、民粹主義、排外主義和保護主義正在崛起。經濟的不安全感以及逐漸流失的主權意識,造成政治兩極化到了前所未見的地步,且不僅發生在美國。從受經濟成長困擾而支持極端政黨的歐洲國家,到貪腐纏身的新興經濟體,各國政府似乎比以往更專注於國內事務,較無能力展現大膽的領導力,而此時正是最需要解決科技與經濟快速變遷所造成破壞性影響的時候。

由於國際層面出現領導真空、國家層面陷入癱瘓,私人部門的參與者愈來愈有必要加緊腳步,這並非出自內心的善意,而是為了維護自身的利益。誠如貝萊德董事長兼執行長芬克等人所說,公司僅僅專注於股東的短期報酬率已經不夠,還須考慮長期報酬率及其營運所處的經濟和政治環境。除了企業社會責任和慈善事業外,這兩者皆很重要,意味著一方面開發在商業上可永續經營的商業模式,另方面符合社會的需要。

善有善報不僅是口頭禪,還必須是一種具指導性的經營理念,而且受到一種認知的支持,這種認知是私人部門需要健康的政治和經濟環境才能茁壯成長,且須採取行動加以維護。最近幾十年,民眾對政府、媒體、企業和其他重要機構的信任急劇下降。如果企業領導人繼續忽視其營運環境的健全問題,或認為解決此問題是他人責任,那麼未來幾年將面臨更多去全球化、不確定和不穩定的風險。

過去75年來,經濟成長一直是全球成功故事的關鍵特徵。即使有其局限,全球化也使逾10億人脫離貧窮,並為幾乎所有人類發展領域帶來前所未見的進步。但這項工作沒有完成, 為防止其倒退,重點須從總體成長轉向包容性成長。成長所帶來的收益不僅歸於企業高層,所有收入水準的人也要雨露均霑;同理,這些增加的收益不僅僅歸功全球公司,中小型企業也有貢獻。

民族主義、民粹主義、排外主義和保護主義利用人們被拋棄並被排除在體制之外的感覺。這就是我們須全神貫注確保經濟網絡中有普遍的包容性,使個人和家庭能夠獲得財務安全並追求更上層樓的機會。

作者Michael Froman是美國前貿易代表、Project Syndicate專欄作家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