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三大開發經濟體成績報告單已經出爐:美國第三季度經濟增長折合成年率為2.8%、日本為1.9%,而歐元區則是少得可憐僅0.4%。

《華爾街日報》經濟專欄作家David Wessel發表一篇文章稱:這三大經濟體、三套不同經濟政策、三種不同結果,好像同時進行一場即時經濟實驗一樣。

他觀察到,在美國,貨幣寬鬆與財政削減支出朝相反方向拉扯經濟走向,致使增長放緩。在日本,兩種政策向同一方向拉動經濟,初期效果積極。而在歐元區,兩種政策都並未向正確方向拉動經濟。

美國大力貨幣寬鬆,但受財政拖累,經濟增長放緩。

在美國,美聯儲已大力加速推行貨幣寬鬆政策,而國會則最大限度節省開支。美聯儲主席候選人葉倫(Janet Yellen)週四表示:「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作用相反。」

雖然美國經濟持續增長,但在過去一年半中,平均增長率不到2%。這個速度不足以令美國經濟重返繁榮。美國比經濟衰退前少150萬個就業機會,而成年人口則增加了77.5萬。

有充足理由相信,如果美國國會在短期內緩和開支削減,經濟增長將會更強勁。經濟學家們說,削減開支及增加稅賦造成了他們所稱的財政拖累(fiscal drag),而令經濟增長放緩。

這是美聯準會大量印鈔並購買債券的原因之一。葉倫在上週四向參議院銀行業委員會(Senate Banking Committee)表示:如果有更少財政拖累,而且我希望未來將會有更少,經濟增長速度將會加速。

參眾兩院委員會在本周舉行會議以達成一項預算協定。葉倫的建議:現在緩和赤字削減,而在未來進行更大規模赤字削減,並沒有完全被兩院所理解。

日本同步進行財政刺激、貨幣寬鬆。

與之相反,日本安倍政府自2012年年底上臺以來施行的財政及貨幣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同步進行,而其初期結果是積極的。

雖然增長步伐在第三季度有所放緩,但日本經濟再次增長,並顯示出一些可喜的自信及樂觀。日本中央銀行(BoJ)新任領導成員針對通貨緊縮而進行大刀闊斧措施取得實際進展。通貨緊縮反映在物價和工資下跌,這困擾日本許多年。

當然政府經濟政策可能會出現很多錯誤。日本即將到來的消費稅增長,如果不能被其他預算變化所抵消,則可能會給經濟帶來麻煩。但至少日本正試圖恢復其經濟增長。

歐元區貨幣政策保守,各國財政緊縮。

接下來是不很樂觀的歐元區。在過去12個月內,歐元區經濟增長步伐緩慢,失業率高企,通貨膨脹率僅為0.7%,遠低於歐洲央行(ECB)制定的略低於2%的通脹目標。

歐元區面臨獨特挑戰:該貨幣聯盟有17個成員國,有一個統一貨幣政策,但卻沒有統一財政政策。陳舊法規窒息經濟增長,而由於不同國家利益牽扯在內,改革異常艱難。與美國不同,歐洲尚未迫使其銀行增加其資本總額,而導致市場信心和信貸的進一步削弱。

但歐元區慘澹的第三季度GDP表明,現行財政及貨幣政策在支持經濟增長方面還做得不夠。

在財政方面,歐洲南部的疲軟經濟體正被迫削減支出並提高稅賦。而包括德國在內的強勁經濟體則不願採取刺激國內消費和投資的政策,以彌補那些疲軟經濟體的支出削減。與美國和日本央行的貨幣政策相比,歐洲央行政策顯得非常缺乏自信。

David Wessel認為,政策並非無效,但必須運用智慧。不過,時局瞬息驟變,或許還需要些機運。再精明的決策者似乎也很難引用過去的經驗或傳統智慧掌控所有變數。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