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對於外籍勞工,日本可說是相當保守與消極,甚至一度被揶揄為新時代的閉關鎖國。然而,近年來情況卻有了轉變,原本保守的外籍勞力政策出現了新的轉機。就在今年4月4日,日本「經濟財政諮詢會議」決議,將目前外籍技能實習生(提供外籍勞工前往日本學習特殊技能、並於日本短期工作的制度)可工作的範圍,由既有的農林水產業,擴展至醫療看護以及家事服務等各行各業,實際上打開了接納外勞的大門。

而這波開放政策的第一扇門,就是以勞力嚴重短缺的營建業為對象。由於日本社會為了應付東日本大地震的災後重建、奧運與殘障奧運的籌備建設、以及隨著經濟逐漸復甦而如雨後春筍般成立的大量建案,已經將最後僅存的營建人力完全消耗殆盡。若採用安倍政權此次提出的寬鬆政策,原本依舊法已在日本營建業工作3年的外籍勞工,將可再延長兩年期限,甚至已結束實習的外籍歸國人員,都可以再次獲得最長3年的再次入境。由於目前在日本從事營建業的外籍勞工,大約有15000人左右,此次放寬的政策將使人數增至兩倍,可望大幅解決營建人力不足的困境。日本政府預計,將於2015至2020年期間實施這個開放措施,以因應東京奧運場館及各類基礎建設,所將可能造成的勞力匱乏問題。

然而,依據日本國土交通省預估,每年日本的營建業都將面臨2至3萬的勞力缺口,單憑這次的寬鬆政策將無法填補缺口。此外,與營建業同樣面臨嚴重勞力不足問題的醫療看護行業,也將在2025年時,面臨高達百萬勞動力的缺口。倘若不盡快採取相關措施,未來將面臨大批高齡人口無人護理的窘境。

但即便如此,由於自民黨內部對於大量引進外勞根深柢固的反對意見,導致寬鬆政策無法進行更多的開放調整。不僅如此,就連普遍希望政策開放的營建業內部,也有認為外勞將可能會危害日本勞工待遇的聲音。

確實,利用技能實習制度引進大量外勞,將有著現實上不得不面對的困難。譬如由外勞照顧老弱的高齡人口,就不得不面對包含語言障礙在內的諸多難題。

根據目前日本和印尼、菲律賓兩國所締結的經濟合作協定(EPA)規定, 前往日本的外勞均需先在本國受專業教育,並在具備一定的日語程度後,才能參加最後的徵選成為赴日勞工。然而,利用技能實習制度引進的外籍勞工,僅需要在赴日後接受為期兩個月的訓練,學會基礎日語後即可開始工作。因此,有部分採用EPA實習生的護理機構,對近期的開放政策提出了異議。位於東京都板橋區的「Care Port板橋」負責人便表示:「由於醫療看護工作攸關性命,因此人材的品質十分重要,若用現有的技能實習制度規定來填補勞力缺口,將會造成很大的問題。」

2  

除了人力品質的問題之外,大量引進外勞也可能會引發其他的負面影響。厚生勞動省官員便指出:「大量引進外勞,將會引發日本民眾誤認『那是外勞做的工作』這種心態,因而開始歧視某些職業,這樣的例子在其他國家並不少見。」日本政府為填補醫療看護缺口而引進的外籍勞工,將有可能會造成民眾對醫療看護職業的印象惡化。此外,若因聘用外勞導致職務薪資下調的情況出現,將更進一步讓日本年輕人排斥該職業。

除了營建業與看護醫療業之外,經濟財政諮詢會議也決定進一步協商家事服務業的外籍勞工新制度,試圖協助因育嬰而無法工作的女性再次就業。安倍首相在4日的會議上指出:「開放的外籍人士技能實習政策不等於移民政策,不只要避免此類誤解的產生,還需具體的實施方針。」目前,在日本工作的外國人約有70萬人,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外勞人數會突破百萬也說不定。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