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年86歲的德州石油大亨T. Boone Pickens預估,油價有機會在今(2015)年第4季反彈到每桶70-80美元。

CNBC報導,T. Boone Pickens在接受「Street Signs」電視節目專訪時表示,西德州與北達科他州的產油商在油價跌到45美元的時候,就已無法探鑽石油,而光是在過去30天內,當地還在運作的鑽油平台數量就已狂減了300座。

T. Boone Pickens還預期,雖然原油庫存可能在未來六週內攀升至歷史新高紀錄,但之後應該就會逐漸下滑。T. Boone Pickens曾在去年12月預估,油價會在未來12-18個月重回接近100美元的價位,而他上週五(1/23)仍然繼續維持這項預測。他說,油價之所以會不斷滑落,就是因為美國拼命鑽油的關係,而鑽油平台持續下滑、將能修正油價的慘跌走勢。

根據全球第三大油田服務公司Baker Hughes Inc. 23日公佈的資料,美國鑽油平台的數量較前週下滑49座、來到1,317座,與去年同期相較則縮減約100座。另外,根據路透社的資料,鑽油平台數量過去一週的減幅創24年以來次高。

沙烏地阿拉伯國王阿布杜拉(Abdullah bin Abdulaziz Al Saud)於122駕崩,曾一度讓油價彈升,主因繼任者沙爾曼(Salman)對中東問題態度較為強硬、政策方向也較偏離美國的利益。不過,沙爾曼目前應該還是會繼續遵守不減產的策略。

紐約能源對沖基金Again Capital合夥人John Kilduff在國王駕崩的消息傳出後立即在CNBC發表專文指出,沙國王位繼任者上台後,與伊朗的關係恐將惡化,而遜尼派(Sunni)和什葉派(Shia)的戰況也可能變得更加激烈。

Kilduff認為,雖然沙國短期內的計畫應該還是會繼續大量供給石油、壓低油價以重創頁岩油業者、伊朗和俄羅斯,但長期來看,沙國的石油供給政策對西方消費者仍然較為不利。此外,沙國對伊朗與其他什葉派國家發起代理戰爭(proxy war)的機率也會逐漸上升,估計爭戰已久的中東地區未來幾年恐怕會更加不平靜。

沙烏地阿拉伯的新國王沙爾曼可能會繼續堅持已故國王阿布杜拉的政策,即便油價下跌也不會減產。此外,近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布《中東和中亞地區經濟展望報告》指出,2015年六個海灣國家將損失3000億美元的石油收入。

問題的關鍵在於沙爾曼是否會保留現有石油部長Ali al-Naimi Naimi今年80歲,自1995年以來就一直主導沙烏地阿拉伯的原油政策。他此前曾表示,希望能將更多時間投入到其他工作中,比如阿布杜拉國王科技大學的校董會主席。彭博援引諮詢公司阿拉伯觀察首席經濟學家Florence Eid-Oakden評論稱:沙烏地阿拉伯領導層已經做出了艱難決定,適應更低的油價。Naimi聲譽卓著,廣受尊敬。只要現有內閣仍然在位,沙烏地阿拉伯的政策不會改變。

目前,沙烏地阿拉伯原油產量950萬桶/天,超過占全球的十分之一。出口700萬桶/天,約占全球的五分之一。沙烏地阿拉伯主導的OPEC拒絕減產,再加上美國頁岩繁榮和全球需求低迷,共同推動了國際油價暴跌。自去年6月以來,國際油價已經下跌了近60%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甫發布《中東和中亞地區經濟展望報告》指出,受國際油價下跌的沖擊,海灣國家合作委員會(GCC)的六個海灣國家的整體財政缺口預計將占其GDP6.3%2015年這六個海灣國家將損失3000億美元的石油收入,其經常性帳戶盈餘將萎縮至GDP1.6%

報告指出,由於油價下挫帶來的沖擊,中東和中亞地區幾乎每個國家在2015年都會有預算赤字,因此IMF降低了整個區域的經濟增長預期,新的估算值是3.4%,相比去年10月所作出的預測調降1個百分點。GCC的六個成員國包括沙沙烏地阿拉伯、阿聯酋、阿曼、巴林、卡達和科威特。

報告顯示,3000億美元的石油收入損失相當於GCC成員國國內生產總值的21%;非海灣合作委員會國家的損失是900億美元;2015年中亞地區的石油收入損失預計為350億美元。

IMF於甫發布的《全球經濟展望報告》已經降低了包括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和奈及利亞等石油出口國的經濟增長預期。同時,IMF指出,包括摩洛哥、黎巴嫩和茅利塔尼亞等石油進口國在內的國家將會成為受益國,因其經濟對油價的依賴度不高。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