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上任兩週,希臘財政部長瓦魯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就「名揚」歐洲了,上週他「周遊列國」,試圖推銷一項希臘債務重組協議。結果是,歐洲央行決定停止向希臘銀行業提供融資,在最後一站德國還碰了一個硬釘子,瓦魯法基斯空手而還。

德國希臘之間毫無共識

不系領帶,雖然穿著西裝,但是裡面不是政界通行的淺色襯衫,而是深色的,足蹬休閒黑皮鞋,希臘財長瓦魯法基斯似乎在向外界宣示:我們就是和你們不一樣。

事實也的確如此,25日,在和德國財長朔伊布勒會談後的記者會上,朔伊布勒直言:「我們達成的共識是我們沒有共識。」瓦魯法基斯更直:「我們連同意沒有共識的共識都沒有達成。」

以節儉著稱的德國人堅持的是:希臘必須恪守上屆政府與國際金主(主要是德國)商定的救助條件,即逐步進行私有化,公共部門裁員,削減退休金和降低最低月工資標準。否則救助金免談;一句話就是:如果要錢,先要改革。

以散漫聞名的希臘人說的是:五年了,我們已經對勒緊褲腰帶厭煩了,我們停止大公司的私有化,我們重新提高最低工資標準,我們重新將一部份解僱了的公務員招回來⋯⋯我們希望廢除希臘之前與歐洲「金主」們達成的救助與緊縮協議,我們「不會再接受任何命令」。但是你們還是要減免我們的債務,給我們一些錢,讓我們有喘息的機會,提出一個中長期的過渡計劃。

之前就堅稱「德國人不是那麼容易被敲詐」的德國財長朔伊布勒的回答是:堅決不同意。

「新手遇到老狐狸」

53歲的左派希臘財長兩個星期前才登上政治舞台,之前他是著名經濟學教授,大公司的首席經濟師,在自己的圈子裡也算是響噹噹的人物了。德國財長比他年長將近20歲。當瓦魯法基斯還在默默無聞地做學問時,朔伊布勒就已經和數屆前任希臘財長過招了。雙方在柏林見面前,瓦魯法基斯就公開表示,他是朔伊布勒的粉絲,從80年代就開始拜讀他的文章了。

德國《西南新聞報》以「新手遇到老狐狸」來形容此次見面。果不其然,會談後,兩人一同出現在幾百名記者面前,瓦魯法基斯雖然仍然沒戴領帶,但收起了前幾站的招牌——玩世不恭的笑容,要麼面無表情,要麼一臉凝重地聽著德國財長發言。

瓦魯法基斯對德國的口氣,也顯然比對義大利,法國和其它國際機構的口氣舒緩很多,他說:「我們需要德國人民站在我們一邊。」而且在柏林,他再也沒有提及減免希臘債務的問題。

瓦魯法基斯想要的是德國幫助希臘重建,就好像二戰後美國實行米歇爾計劃幫助西德重新站起來一樣。他認為希臘不能一個人承擔歐元危機的責任,而是整個歐元區的危機應對機制也出現了失誤,如果希臘不得不退出歐元區,那麼「我們是骨牌倒下的第一張,但是我們不對骨牌效應負責。

朔伊布勒採取的策略是:態度非常和善,立場絕不鬆口。一方面表揚希臘這五年來實行撙節措施的努力,表示理解希臘的困難,但另一方面,也針鋒相對地反駁道:「問題出在希臘自己身上,不是希臘外部。

希臘國債無法融資面臨違約

上週三,歐洲央行的決定給希臘雪上加霜,央行停止在融資過程中接受希臘國債作為抵押品。

此前雖然希臘國債已經被權威評級公司降為垃圾股,但是歐洲央行還是破例承認希臘國債可以作為抵押品進行融資,讓希臘能夠繼續從國際資金市場得到資本。

此次停止接受希臘國債,讓希臘政府爭取時間重新磋商債務問題的努力遇到重大挫折。三年期希臘公債利息馬上竄升到將近20%,使得希臘無法透過公債融資,一條財路又斷了。

目前「三架馬車」的希臘救助協議將於228日到期,失去「三駕馬車」的貸款,希臘幾乎不可能通過公開的資本市場得到融資,其3200多億歐元的外債面臨違約的危險

歐元集團主席Jeroen Dijsselbloem要求希臘在216日之前提出貸款延期申請。接下來的19國歐元集團會議也被提前到211日召開。德國要求希臘在會議召開前拿出計劃。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