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George Osborne)312日宣佈英國將加入中國版的世界銀行(World Bank)”(即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此舉無視美國壓力和英國本國外交人士的勸告,不僅讓英國在歐洲和華盛頓的盟友大跌眼鏡,也讓北京方面感到意外。

奧斯本曾告訴中國官員,在317日前,英國不會宣佈它將提交申請。但其他歐洲國家在聽到了英國將加入新生的亞投行的風聲後,馬上競相效仿英國的做法。倫敦方面據此認為還是提前5天宣佈為好。

最終,盧森堡比英國提早一天,於311日向中國提交了書面確認函,但它要求中方在兩周內保守秘密,以防它的加入申請無法獲得成功。瑞士於313日申請加入,法國、德國、義大利均在316日申請加入,奧地利一周後申請加入。

美國的多個盟友決定申請加入亞投行,而華盛頓方面此前幾乎明確表明不希望它們加入,可謂迄今為止全球實力東移的最有力標誌之一。歐洲國家爭先恐後加入亞投行還表明,中國在尋求在海外輻射與其經濟實力相匹配的更大影響力時,外交手腕已變得更加圓滑。

直到今年1月,紐西蘭成為首個申請加入亞投行的西方國家時, G7成員國實際上還一致同意不加入亞投行,除非它們達成某種共識。然而,它們不可能達成什麼共識——日本並未收到正式邀請,美國則反對任何一個盟友申請加入一家被它視為挑戰現有多邊世界秩序的機構

「亞投行」的圖片搜尋結果

正因如此,英國決定分道揚鑣的舉動才受到美國的強烈批評。此舉也讓柏林和巴黎方面耿耿於懷,它們認為這件事明英國為了追求短期商業利益,願放棄長期戰略考慮和與親密盟友間的團結。

為了贏得人民幣業務,英國、德國以及其他歐洲國家正爭相拜倒在中國面前,中國人則很高興看到這一幕,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中國部負責人埃斯瓦爾普拉薩德(Eswar Prasad)除了贏得中國好感這點,很難一下子看出加入該行對英國的利益有何幫助。

上述國家急於加入的一個原因在於,中方定下的截止日期是3月中旬。如果這些國家想在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召開的亞投行意向成員國高級別會議上被接納,它們必須趕在3月中旬之前提交加入申請。

在這場贏得連中國人自己都感到意外的戰役中,主持亞投行籌建工作的金立群在過去幾個月裏一直穿梭於不同的國家,努力服它們加入該行。這位彬彬有禮且行事老練的前中國財政部副部長和前亞洲開發銀行(ADB)官員,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法語也不錯。用數名與他打過交道的人士的話,金立群是一位佳的與蠻夷人打交道之人(barbarian handler)

這些人士表示,金立群是一位親英派,與英國人交流時喜歡引用莎士比亞(Shakespeare)的話;他還向法國人講述自己多麼迷戀法國的文化;為了取悅德國人,他還跟德國人因為他們誠實所以自己最喜歡他們。

他離間歐盟(EU)各成員國的功力已在北京傳為美談。

 一些參與亞投行相關談判的人士稱,儘管遭到了英國外交部的反對,但英國首相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在聽取財政大臣奧斯本的意見後,還是決定讓英國加入該行。

就在奧斯本準備宣佈這一決定之際,中國官員通知英國財政部稱,一個歐洲小國將在英國之前申請加入亞投行,但沒有透露是哪國,此舉顯然促使奧斯本提前宣佈了上述決定。

中國人告訴我們,盧森堡與英國之間的競爭讓他們覺得很好玩,法國和德國等其他國家則一點也不覺得好玩一名參與亞投行入行談判的人士稱

德國、法國和義大利都在316日那個周一宣佈將申請加入亞投行。這三個國家似乎是從中國政府、而非英國政府那裡打聽到英國的意圖。一名知情人士表示,直到這三國發表聯合聲明的那個周一的上午,法國財政部的一名官員才抵達北京討論法國加入亞投行的細節。

儘管就連金立群及其同事也不太清楚亞投行的細節,但歐洲國家還是在爭相加入該行。該行有望不晚於今年6月成立,並在今年年底前得到大多數成員國的正式批准。

目前顯而易見的是,在可以預見的將來,北京方面有意挑逗歐洲各國彼此爭鬥。

首先,在中國給亞投行設計的1520個董事會席位中,將僅有3席預留給域外”(即非亞洲)成員國,這會導致7個歐洲國家為誰該進入董事會而爆發爭吵。

另一場重大爭奪將是,哪個國家能爭取成為亞投行歐洲分部所在地,歐洲分部很可能只會有一個。歐洲分部最終會設在法蘭克福、倫敦、盧森堡還是別處,無疑也將取決於各競爭者之間的激烈運作

當被問及英國決定與美國等國分道揚鑣的道理時,英國的幾名外交官和官員一致答道:我們加入的話又有什麼可損失的呢?

參與亞投行入行談判的一名人士稱:他們有什麼可損失的?不過是盟友對他們的信任、中國人對他們的尊重、以及未來就任何問題展開協商時討價還價的能力。(FT中文網)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