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災、水災、傳染病,氣侯的轉變已經對人類的咖啡癮造成莫大的威脅,難道我們真的要面臨沒有咖啡喝的日子?

當我們一邊看報紙、一邊拿起桌上的拿鐵或濃縮咖啡時,氣候變遷似乎還離我們很遙遠;不過幾千公里之外,咖啡豆的原產地正在經歷著一陣陣的波瀾。

咖啡。(Pixabay)

墨西哥的恰帕斯州(Chiapas)是著名的咖啡豆出產區,來自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的Prof. Elisa Frank近期在此處做研究,一位受訪者表示,以前這裡從來不會下這麼大的雨,現在那些植物產值減少很多,葉子和果實都因為潮濕而提早落地。

氣溫劇烈變化 颶風土石流襲擊

這裡曾是種植咖啡豆的絕佳環境,擁有穩定的氣溫和濕度,然而溫度突然開始冷到阻礙植物生長、熱到果實在尚未成熟前就乾枯,接著出現突如其來的颶風、土石流,土壤有時甚至會將植披吞沒,有農夫說:「氣候真的很奇怪,我們以前沒看過的事現在一直發生。」

咖啡即將走向盡頭

這些問題不只在墨西哥發生,南美洲、亞洲、非洲的咖啡農民都眼睜睜看著,隨著全球暖化,乾旱、暴雨、害蟲及瘟疫正不斷襲擊他們的作物。

這樣的問題很快就會影響到你家附近的咖啡店,全世界平均每天要喝掉二十億杯咖啡,在動盪的氣候環境下,如何才能繼續滿足人們的口腹之慾?如果有一天咖啡供不應求,我們又要怎麼面對?

許多人擔憂,我們現在做的努力反而會對氣候造成更大的危害,更多人認為人類是時候換換自己的口味;可能要趁還有機會時多嘗幾口,因為咖啡已經走向盡頭。

弱不禁風的阿拉比卡咖啡

商業咖啡有兩大品種,一種是香氣較重的阿拉比卡咖啡(Arabica),另一種是味道偏苦的羅布斯塔咖啡(Robusta),而阿拉比卡的多重口味使他成為世界上最受歡迎的咖啡,市佔率有7成以上。

那些上流的品質也是必須付出代價的,和羅布斯塔比較起來,多數的阿拉比卡都種植在伊索比亞的山區,使他的基因多樣性不高,因此對氣候的變遷特別敏感,阿拉比卡必須在適合的溫度(攝氏18-22度)、溫和且規律的降雨量,才得以生存。柏林洪堡大學的Christian Bunn指出,「它要在非常特殊的環境下才能成長,全球只有極少數地區適合種植,這和其他農作物很不一樣,像玉米這種孕育千百年歷史的植物,幾乎可以快速適應任何環境。」

全球暖化造成不可預知的天氣狀況,使得細緻的阿拉比卡咖啡無法在這樣的環境生存,以墨西哥為例,溫度攀升帶來的豪雨,使得土壤裡的咖啡種子無法萌芽;來自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陸地生態系統研究所的Ainhoa Magrach解釋:「咖啡是非常脆弱的,開花只有短短48小時,因此若這時碰上豪雨,整區的作物都會毀於一旦。

炎熱與乾旱使傳染病肆虐

而其他地區則面臨相反的問題:乾旱,當樂施會(Oxfam)和烏干達的魯文佐里山脈(Rwenzori Mountains)地區咖啡製造商進行訪談時,他們反映乾燥的氣候使得作物尚未開花結果前就乾枯了,即使順利結成果實,也是又小又扁;此外,炎熱的天氣使咖啡的天敵到處肆虐,像是潛葉蟲(leaf miners)、咖啡漿果蛀蟲(coffee berry borers)、粉蟲(mealy bugs)或葉銹病,都讓植物吃了不少苦頭。

最近一次是2013年葉銹病流行期間,中美洲地區的收成量減少了20%,而這樣的事件隨著全球暖化,可能會更為常見且愈發嚴重。

要計算長期成本並不容易,這個現象很難單一、分別估算,根據一個團隊的觀察,坦尚尼亞某個咖啡區從1960年代至今,每公頃產量從500公斤降至300公斤;更重要的是,這和當地每十年溫度平均上升攝氏0.3度、降雨量持續減少有密切的關係。

以上種種描繪了咖啡未來黯淡的前景,根據最新的氣候資訊計算,到了2050年,適合種植阿拉比卡咖啡的土地面積可能會減半,尤其以越南、印度、中美洲等咖啡產地,遭受的打擊將會特別嚴峻。

2050咖啡價格上漲25%

這個結果對農民、咖啡愛好者是雙重打擊,我們可以預期,咖啡在未來可能會晉升為一種奢持品,Bunn博士論文計算的數據中,咖啡價格到2050年可能會上漲25%他認為,隨著科技的進步,其他作物的價格可能會變得更便宜,生產量也會持續成長,若加入這些考量,咖啡的實際價格可能會成長50%或更高。

如此一來,農民將無法從中獲益,在幾年的混亂後,可能會轉種其他更穩定的作物,邦恩說:「我們把研究結果拿給咖啡生產商參考,他們紛紛表示實際情況的確如此,有些中美洲低海拔地區的農民已經放棄咖啡、轉為種植橡膠。」

有利可圖咖啡種植不會中斷

只要有利可圖,我們讓出的這塊市場很快就會有人會來填補,但這會對環境造成莫大的傷害,麥格拉赫在地圖上標出適合種植阿拉比卡咖啡的農地,她發現在最糟的情況下,我們必須殘害220萬公頃的熱帶雨林來達到預期的需求,對大自然的生物多樣性而言,是重大的損失。

當然還有更好的解決方式,考慮到耐受性的問題,羅布斯塔咖啡更能適應氣候的改變,Magrach的樣本甚至指出,適合種植羅布斯塔咖啡的產地會隨著溫度上升而擴展;這樣一來,只要人們換個口味就可以輕鬆解決目前的困難,拯救咖啡產業、拯救無數的森林。她期望未來咖啡豆包裝上能標明是來自生態脆弱的產區,消費者在購買時就會意識到環境成本並將此納入考量。

很多人希望能透過咖啡種植技術的提升,來確保咖啡的產量,咖啡與氣候組織(Coffee and Climate)協助數十間不同的咖啡生產商,共同商討對策來解決即將面臨的挑戰。

嵌入永久的圖片連結

保留雙方優點培育新品種

其中一個選項,就是把阿拉比卡咖啡嫁接到羅布斯塔的根莖上,看是否能培育出成功抵抗旱災又能保留人們喜愛香味的品種。另外,選擇性育種也可以結合兩個品種的優點,Magrach補充道:「人們正在往這方面努力,但我們仍無法確定什麼時候會培育出新品種。」

根據估計,有多達2500萬人的咖啡農民和咖啡商在等待我們找到解決的答案,在這之前,農民只能選擇面對每天的不確定性,這樣的處境非常難受;雖然大多數農民都會按照電視的天氣預報,提前為大雨作準備,不過他們還是對無法掌控的情況感到十分無助。

對某些農民來說,天氣已經成為一個禁忌的話題,Frank的受訪者告訴他:「我們很少討論氣候,因為明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是我們卻無能為力。」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