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在這20年來出現獨特的怪病,難民兒童無預警地昏迷不醒,但身體功能一切正常,就宛如大腦自己「選擇死亡」一般,這怪病被稱為「放棄生存症候群」(Resignation syndrome)。而染上這個怪病的兒童都是難民,在申請庇護被拒絕後才出現這樣子的神祕情況。

綜合媒體報導,這些孩子喪失求生意志,不再走路、說話甚至睜開眼睛,進入昏迷狀態,對物理刺激和痛楚沒有反應,只能靠著鼻胃管輸送的營養物質維生。蘇菲正是個例子,全家來自前蘇聯,和家人受到當地黑手黨勒索,還目睹雙親被穿著警察制服的人拖下車毆打,後來全家雖逃到瑞典,但蘇菲變得愈來愈沉默,一直到庇護申請被瑞典政府駁回時,蘇菲就此陷入長眠。

醫生哈特奇蘭茲(Dr. Elisabeth Hultcrantz)表示,蘇菲的血壓與反射完全正常,認為這是一種保護機制,是心理封閉自我的行為,哈特奇蘭茲在蘇菲之前已經遇過接近40件類似病例,孩子是對極端暴力、未來不明的恐懼感最敏感的群體,就是這種不安全感促使了「放棄求生症候群」發生。「他們就像白雪公主一樣,只是遠離了這個世界。」

另一名小男孩格奧爾基從俄國因宗教問題,隨全家逃到瑞典,庇護申請被瑞典政府不斷駁回,已在瑞典生活好幾年的格奧爾基愈來愈憂鬱,在接獲離開瑞典期限的隔天,格奧爾基開始拒絕下床,不久後再也沒有睜開眼睛。而在這一家人獲得居留權之後,格奧爾基在得知後的兩週後醒來,在進行肌肉復健時他回憶昏迷時的感受:「自己好像是困在深海中一個薄薄的玻璃盒內,如果移動或講話,玻璃就會碎裂灌入海水,很快就會死掉。」

雖然有不少人認為,這是他們的父母為了保住居留權才設法毒害子女或演戲,但這從未獲得證實。曾有42名精神科醫生寫連署信給瑞典移民署,指控移民署的申請程序過於耗時,讓這些孩童有感到絕望,成為他們發病的誘因。而蘇菲的治療師達根森(Lars Dagson)認為,要治療「放棄生存症候群」,讓孩童重新感受到安全感是最好的方法,而最好的方法確實是「獲得永久居留權」。只有患者感受到家人的樂觀語調,從中感受到希望,患者才能得到再次活下去的動力。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