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已經失去過去對油市的控制,美國總統川普、俄羅斯總統普亭和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將是決定2019年起油價走勢的三大要角。但他們所求不同。

OPEC努力尋求共同目標之際,美國、俄國和沙國主宰全球供應。3國產量處於歷來最高水準,明年說不定還可能增產。

布蘭特油價趨勢圖 / 圖:nasdaq

今年6月,沙國與俄國推動OPEC與其他產油國放寬2017年以來的聯合產量限制,隨後開始增產。在此同時,在德州二疊紀盆地抽油的油公司突破了運輸瓶頸,美國的產量意外暴增。

市場現在擔憂的問題從供不應求轉變為3個月間就將供過於求。根據國際能源署(IEA),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內已開發國家的石油庫存,原本2017年初以來漸減,現又再度上揚,等10月數據結算出來,可能超過5年平均值。

眼見油價下滑,沙國計畫12月每日減產50萬桶,並警告其他產油國應較10月時日減100萬桶,但普亭反應冷淡,川普立即推文反駁。

穆罕默德需要油元收入來支應他改造沙國的宏大計畫。國際貨幣基金(IMF)預估,明年油價要維持在每桶73.3元,沙國才能平衡預算,這比目前布蘭特原油價格高約5美元。穆罕默德唯一能維持油價的方法是連續第三年限產。

但普亭無意再讓俄國配合。莫斯科預算對油價的仰賴程度降低,和俄國2016年同意加入OPEC的努力共同維持油市穩定時不同,且俄國油公司希望對油田的投資能有收穫。下月生產商齊聚維也納時,俄國不見得同意減產。普亭說,每桶70元左右「完全」合宜。

川普反對減產的聲音會更大。此時正值他和默罕默德想維持政治關係,但美國參議員因異議記者哈紹吉遇害和葉門戰爭等事,考慮對沙國採取較嚴厲制裁。在川普的推文之外,對沙國威脅更大的還有德州油田產量。美國石油生產商過去12個月的增產,相當於OPEC的奈及利亞。他們可能在明年4月前達到日產1200萬桶,比1個月前的估計提早6個月。

沙國若想維持明年油價穩定,必須力抗川普發怒、普亭漠不關心,以及美國頁岩油業的榮景。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