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走出監獄、為在南非占絕大多數的黑人開啟政治自由之路的20多年後,許多年輕黑人依然為貧困所累。

21歲的Sello Nthinya看車、兼做園丁,一天只掙幾美元。22歲的Daniel Simango念不起大學,只好把自己的興趣愛好,在派對上播放自己收藏的CD變成自己不定期的工作。同樣是22歲的Frank Masote,他在自家附近的一個酒吧幫忙進貨,每個月掙20美元。

「我們不擔心曼德拉,我們擔心的是南非的未來。」20歲的媽媽Mandisa Mngomezulu立志成為助產士,但還未完成學業,目前也沒有找到其他的工作。

在南非25歲以下的年輕人中,有2/3的人像這些年輕人一樣找不到穩定工作。索韋托是位於約翰內斯堡西南部的一個鎮區,曼德拉在入獄之前曾在這裡生活過數年。

他們由於太年輕,都想不起來曼德拉在1994年當選南非首任黑人總統時的情形。95歲高齡的曼德拉在上周四去世,這對於他們來說只是一個提醒,讓他們想起曼德拉的繼任者們還沒有完全兌現曼德拉消除種族不平等、讓所有南非人都獲得經濟能力的承諾。

南非是非洲最大的經濟體,國內許多民眾的生活近來卻變得越來越艱難。作為主要勞動力,南非黑人中有1/4的人失業。南非貨幣蘭特兌美元匯率上周五跌至四年半的低點,投資者紛紛從股市和債市撤資。

同時,南非今年的經濟增速預計只有1.9%,遠遠低於官員們所言、降低失業率所需的5%的水平。

「在種族隔離制度廢除後,除了最初採取的一些步驟,改革進程就一直陷入停滯」, Capital Economics非洲經濟學家Shilan Shah說。「曼德拉領導下取得的經濟成果正面臨著被當今政策制定者們破壞的危險。」

曼德拉把非洲人國民大會黨(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簡稱非國大)推上執政的位置,自種族隔離制度結束後,非國大取得重要的進步。

除了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南非經濟已經連續近20年實現增長,雖然增速在減慢。民眾的文化程度顯著提高,電力普及率大幅上升。大規模的經濟適用房項目、以及針對貧苦母親等弱勢群體的福利補貼已經讓幾乎所有的南非人脫離赤貧。

南非現任總統祖馬(Jacob Zuma)正在推行一系列計劃,要投資逾1,000億美元用於新建改建公路、鐵路和港口。他說,他的國家發展計劃(National Development Plan)是一份改善落後教育系統、改革混亂就業市場的路線圖。反對黨的許多成員均同意該項計劃的大體框架。

不過,祖馬的批評者指責他回避困難的決定,這些決定可能會惹惱左派民粹主義者、以及親商界溫和派中他的同盟者,從而破壞他精細呵護的同盟集團的平衡。「他只對政治生命感興趣,他這種態度讓我們的經濟陷入停滯。」反對派民主聯盟(Democratic Alliance)的國會議員Tim Harris說。

《華爾街日報》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