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全球變暖問題,可口可樂公司(Coca-Cola)一向更注重自身的經濟效益。然而,2004年,當公司因為嚴重的水資源短缺而在印度市場失去利潤豐厚的營業執照時,情況開始改變。

全球性乾旱消耗了可口可樂生產汽水所需的水資源,使得公司在過去10年裡的財務損失不斷擴大。時至今日,它已經接納了氣候變化是一種經濟破壞力量的觀點。

「越來越多的乾旱、愈發不可預測的變化、每兩年就遭受一次百年一遇的洪水,」可口可樂負責環境與水資源事務的副總裁Jeffrey Seabright一一列舉著氣候問題。他說,這些問題還打亂了公司的甘蔗和甜菜供應,以及生產果汁所需的柑橘屬水果供應。「當我們考慮最必不可少的配料時,我們把這類事件視為威脅。」

2-1  

可口可樂身上反映了在美國商界領袖和主流經濟學家當中越來越得勢的一種觀點。他們把全球變暖視為一股力量,它會促使GDP下降、抬高糧食與商品成本、破壞供應鏈並加劇財務風險。他們的立場和煤炭等行業推動的一種經久不衰的觀點截然相反,那就是,碳排放遏制政策比氣候變化的影響造成的經濟損害還要嚴重。

經濟學家Roger Bezdek說:關鍵是這些政策會增加碳和電力成本。本週,煤炭遊說團體公佈了一份委託他撰寫的報告。「即使是最保守的估計,都會認為碳基燃料帶來的社會收益,比它損耗的所謂社會成本要高出50倍。」

有些商界大亨已不再聽從這樣的觀點。在瑞士的度假勝地達沃斯,企業領導人和政客們匯聚一堂,參加為期四天的年度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他們會把周五的全天時間都用於舉行與氣候變化的威脅相關的全會和對話活動。討論重點不太會是拯救北極熊,而是更多地放在推動經濟私利上。

在華盛頓,世界銀行(World Bank)行長金墉(Jim Yong Kim)已把氣候變化放在世銀使命的核心位置,理由是全球變暖是導致全球貧困率上升及發展中國家GDP下降的首要因素。在歐洲,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已經開始就過高的碳污染成本發出警告。該組織由34個工業化國家組成,總部位於巴黎。

由於供應鏈受到極端氣候的破壞,在49個國家有700多家工廠的Nike公司也在日益公開地表明態度。2008年,洪水導致Nike暫時關閉在泰國的四家工廠。公司對產棉區不斷加重的旱情擔憂不已,因為生產運動衣要使用棉花。

3  

負責可持續業務與創新的Nike副總裁Hannah Jones說:乾旱會減少市場上的棉花供應,導致價格上漲,市場波動。Nike在遞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財務風險報告中披露了氣候變化對供水造成的影響。

Nike和可口可樂都進行了內部響應:可口可樂採用了節水技術,Nike則增加了對於天氣狀況依賴程度較低的合成材料的使用量。在達沃斯以及世界各國,這些公司也正在遊說政府實施環保政策。

不過,類似理念在中國和印度等國難以獲得接納,因為在這些國家,廉價的煤基能源刺激了經濟發展,幫助千百萬人擺脫貧困。即使在歐洲,環保政策的成本也開始令官員躑躅不前:歐盟削弱了在氣候變化和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承諾。由於能源成本高居不下、工業競爭力持續下降,以及意識到經濟不太可能很快反彈,歐洲的決策者們對氣候政策的短期經濟考量產生了質疑。

在美國,富人們有資本來參與此事。加州對沖基金億萬富翁Thomas F. Steyer自己掏出數百萬美元來支持青睞氣候政策的政治候選人。Steyer目前正與前紐約市長Michael R. Bloomberg、小布希政府的財政部長Henry M. Paulson Jr.合作,委託研究機構開展一項跟氣候變化相關的金融風險的經濟學研究。這份研究報告名為《(Risky Business》,目的是分區域、分部門地評估氣候變化對美國經濟的潛在影響。

「這項研究圍繞著一件事展開:經濟,商界領袖對氣候變化的經濟影響關注得還不夠。」為《(Risky Business》提供諮詢的還有柯林頓政府的前財政部長Robert E. Rubin。「全球經濟面臨著很多重大問題,但是,氣候問題將超越所有其他東西。要在經濟界和商界取得真正的進展,你必須把這件事處理好。」Rubin在接受採訪時說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