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和一位朋友共進晚餐時,我提到自己甫發表演講,揭穿這樣一個誤解:只有大幅提高糧食產量,才能填飽90億人的肚子”——90億是預計中的2050年全球人口。

她非常錯愕地看著我,說道:但如何才能有足夠多的糧食,讓餓肚子的人吃飽飯呢?

我建議她試著感受一下:假設你在你想得出來的最貧窮的地方。比方說,假設你正置身於剛果民主共和國(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那麼你感覺餓嗎?你將會食不果腹嗎?找食物會有什麼問題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因為她——以及幾乎所有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人——置身於那個國家時,都可能會拿10元或20美元的鈔票,以及一個塞滿信用卡的錢包。你會自己去買點吃的。

你和飢餓人口的不同之處不在於生產水準,而在於錢。不存在手裡有錢卻在餓肚子的人;不存在糧食短缺;也不存在分配問題。真正的問題是,我既沒有自行生產糧食所需的土地和資源,也買不起糧食。

貧窮以及因貧窮而導致​​的飢餓不是因為不走運,這一切的源頭往往在於:有人攫取了傳統農民的土地;佔用了他們的水資源、能源和礦藏;他們甚至一邊生產經濟作物用於出口,一邊讓糧食生產者在自己的土地上成了卑微、飢餓的勞工。

當然了,貧窮並非唯一的問題。另一個麻煩是,當前的糧食體系幾乎沒有受到任何監管,其目標為賺錢,而非養活人。(乙醇定量生產指令和高果糖玉米糖漿足以證明這一點。)

貧窮在製造飢餓的同時,還和當前的糧食體系一起製造了另一種形式的營養不良:肥胖(以及所謂的隱性飢餓”——缺乏某些微量元素)。如果你把飢餓界定為營養不良,並且認為超重和肥胖也是營養不良的表現形式,那麼世界上幾乎半數的人都處於營養不良的狀態。

解決營養不良問題的方法不是生產更多的糧食,而是消除貧困

看看世界上農業生產水準最高的國家:美國。這裡有人挨餓嗎?有,而且相當多。我們國家的飢餓人口比例是所有開發國家中最高的,更接近印尼,而不是英國。

美國缺少糧食嗎?這是一個讓人發笑的問題。就像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前局長David K​​essler喜歡說的那樣,這裡簡直是在舉辦糧食嘉年華。只不過門票價格太高。

世界上的大部分人口所需的糧食,是由數億小農戶生產的,有些農民自己也在挨餓。其餘的飢餓人口是報酬過低或失業在家的工人。提高產量對他們毫無幫助。

所以我們就別再問該如何養活世界人口了,還是問問該如何終結貧困吧。主張透過提高產量來養活窮人,與宣稱生產出更多汽車或者私人飛機就能做到人手一輛()是一回事。

我們又該如何幫助因為吃得太多而營養不良的人呢?如果能夠認識到糧食生產的工業化模式既非不可避免,也非理想選擇,那我們就可以在幫助這些人的同時,幫助維護地球的健康。

對大部分人而言,最好的耕種方式或許是藉助科學知識得到改進的傳統農耕方式。對農業生產水準很高的一些地區的人而言,最好的耕種方式則是知識含量更高的、不那麼貪得無厭的那種。即,我們可以從依然和土地真正連結在一起、依然關注品質而非產量的人們那裡學到的耕作方式。目標應該是產出綠色、優質、健康,而且便宜的食物。

窮人需要金錢和公正,這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了。如果往好的一面看,那就是解決工業化農業帶來的問題可能比解決不公正帶來的問題更容易一些。

世界上的糧食已經足夠多了。多到可以拿很大一部分來飼養動物,可以拿很大一部分來製作燃料,可以拿很大一部分來浪費。

我們不必靠提高產量來解決上述任何一個問題,只要摒棄使用蠻力的工業化模式,更巧妙地生產糧食就可以了。我們還需要改善窮人的境遇。

我們的口號應該是讓我們終結貧困,而非讓我們養活世界

Fred R. Conrad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