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很少有人會問,淡水河是誰的?濁水溪是誰的?但紐西蘭幾乎全國上下,都陷入水權爭議,毛利說,水是他們的。而紐西蘭的水爭奪戰,竟和中國搶奶粉有關。

在台灣,水利法第二條明定水為天然資源,屬國家所有。但在紐西蘭,歷史因素使然,讓紐西蘭沒有辦法這麼清清楚楚的規定,水,是國家的。

紐西蘭和許多國家不同,得天獨厚,十分幸運,擁有幾乎是全世界最豐沛的水資源。紐西蘭氣候溫和、多數地區降雨穩定,還有數以千計的湖泊和河流確保水源供應充足。不過,紐西蘭水的擁有者是誰?政府的答案模模糊糊:沒有人擁有它們。它們不屬政府,也不屬於任何團體或個人。不過,部分在紐西蘭定居最久的人、也就是毛利認為,水是毛利人的。而紐西蘭政府並不敢百分之百反駁毛利人的主張。

「紐西蘭河川」的圖片搜尋結果

毛利人認為,由於他們在歷史上以河流作為飲水、信仰、捕魚、採貝、運輸、貿易等用途,他們與紐西蘭的淡水擁有特殊關係。其例證可追溯到1840年,當時,英政府與大部分毛利部族簽署了《Waitangi treaty》,這項條約首度將紐西蘭的殖民地正式化,並保護毛利人的權利。紐西蘭還根據這項條約,於1975年成立懷唐伊法庭、處理毛利人土地及相關議題。懷唐伊法庭的一項臨時判決,認定毛利人擁有淡水權,因為在1840年時,與毛利人權利在文化上最相近的事物,就是完全擁有權。

紐西蘭政府願意與毛利人團體討論水權,但首相凱伊(John Key)表示,政府不會讓出「完全擁有權」。2012年,紐西蘭政府試圖將大河電力公司部分私有化,該公司在懷卡托河上擁有數座水壩,懷卡托河對泰努伊部族又有特別的信仰價值,因此,各毛利區代表組成的毛利議會試圖阻止、延緩此案;但在2013年,高等法院做出有利政府的判決。

凱伊希望能在接下來一年內,能透過協商、而非法院解決淡水問題。但他必須十分謹慎;多數紐西蘭人不喜歡水資源私有化,但凱伊也不能拒絕與毛利人協商。2004年,工黨政府以法案推翻了一項法院判決,該判決認定毛利人擁有前灘及海床之權;大規模示威之後,毛利人成立自己的政黨,部分成員與工黨分道揚鑣,這對工黨和國家黨都是很大的打擊,因為無論誰執政,都是少數黨政府,都不時需要毛利議員的支持。

針對水資源擁有權的爭議,目前紐西蘭政府的提案之一是,毛利人可以獲得特定比例的水資源配額,就和農場一樣。但遊說團體農民聯盟指出,現有水源已全數分配,指定毛利人的分配比例,代表有人會失去現在擁有的水。紐西蘭的農場極為倚賴水源,其中又以酪農業為最;酪農業現為紐西蘭最大的出口產業,每年出口額達100億美元。

中國的奶粉需求持續成長,愈來愈多農民從肉品畜牧業改為乳酪業,也增加了用水量。酪農業產生的磷酸鹽和硝酸鹽會滲入地下水、汙染淡水供給;這己然成為政治議題,而且不是只有毛利人關心:許多紐西蘭人熱愛的河流和湖泊,再也不適合游泳了。最有可能的結果則是,政府迴避此事、避提水資源的擁有者,但毛利人應該可以增加對部分水資源的影響力,甚至有機會取得特定配額。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