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接一口啜飲著啤酒,悠閒的聽著吉他手彈奏的音樂。住在東京的 Sadao Sekine 緩緩說出自己支持政府削減鉅額債務,但前提是不影響他的利益。現年 75 歲的他,已自貿易公司退休。他指指自己的心臟與腹部表示,自己有兩項嚴重疾病。「日本的醫療保險制度非常先進,我對此非常感激。」

Sekine 只是日本不斷增加的退休金領取人之一,《彭博社》報導,目前日本有超過四分之一的人口超過 65 歲。加上出生率嚴重下滑,預計十年後 65 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比例將攀揚至 30%將使日本的社會福利開支激增,成為全球負債最為嚴重的國家。

日本邁入高齡化社會對財政造成一大負擔(圖:AFP)

只不過,這些退休人士也是當前執政的自民黨最倚賴的支持者,對首相安倍晉三的連任之路至關重要。這也是為何自民黨議員河野太郎會表示,自己提出削減老年福利的舉動形同自殺。為實現至 2020 財年實現預算平衡,河野正努力推動一系列削減成本措施。

根據日本官方統計,受醫療及護理支出將分別提高 54% 134% 所致,至 2025 年社會安全開支將增加至 36%財政官員指出相關改革有其必要,主因就是接下來開支還會不斷增加。

根據安倍政府最新提出的經濟藍圖中,預計未來三年將是密集改革的時期,草案指出未來三年內總帳支出增加設定 1.6 兆日圓 (130億美元) 的限制。此外,將推動經濟成長而非以撙節方式解決債務問題,並結束通縮與限制社會安全支出成長幅度。

三菱日聯摩根士丹利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Robert Feldman 指出,對當前日本社會來說,削減社會保障金至關重要。目前日本公共債務已超過 8.1 兆美元,龐大金額為經濟規模所能負擔的兩倍,但那些足以影響投票結果的老年人口,對此改革的影響力更是不容小覷。

東京大學經濟學教授 Yuji Genda 指出,由於嬰兒潮世代人口相當龐大,對日本政黨來說,要做出改革勢必將失去民心,並對選舉造成影響。

以河野太郎的神奈川縣選區為例,該選區有 51% 以上人口年齡為 60 歲以上,不到四分之一的人年紀在 20-30 歲之間。這也難怪河野會指出,若你是個理智的候選人,你會選擇討好這些高齡投票者。反觀若削減老年福利支出,在政治來說會是個大問題,根本形同自殺。但他仍警告,接下來日本將有更多年齡在 75 歲以上的後期高齡人口,處境將更加艱難。

日本自民黨政調會長稻田朋美在最新報告中指出,自 2020 年起,嬰兒潮世代將步入後期高齡階段,使得社會保障成本再攀升。「若我們甚麼都不做,這個系統在 10 20 年內將無法持續下去,因此我們必須把握最後機會處理這項問題。」

當前日本政府鼓勵民眾持續工作、延後退休,此舉已有部分效果顯現。目前約有40% 65-69 歲人口仍在職中,明顯較 2003 年的 34% 成長。東京大學教授 Genda 表示:「我認為將退休年齡提高至 70 歲是對的,但這依然是禁忌中的禁忌。」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