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看來,台灣顯得穩定、平靜,甚至有點乏味。台灣民眾大多富足,人均GDP超過3萬美元,雖然沒有新加坡或香港高,但遠遠超過亞洲其他大部分國家。盡管增長不再引人矚目,但依然以每年略超過3%的增速緩慢前行,而且通膨也處於可控之中。

20117月以來,台灣央行一直令人不可思議地將利率精確地穩定在1.875%的水平之上。英國《金融時報》旗下的宏觀研究服務機構Medley Global Advisors預計,台灣央行至少在今年剩餘時間將會維持現狀。

但再稍微深入探究一下,就會發現台灣正在努力改變重商主義的經濟模式——這種模式不再適用於台灣,實際上也不再適用於亞洲的許多國家。今年以來,台灣的出口每個月都在下降,預計2015年將收縮2.6%,創下自2009年危機以來的首次收縮。

儘管這一點可部分歸咎於全球經濟復甦乏力,特別是中國大陸經濟低迷,但真實情況是,面對韓國和日本的那些大名鼎鼎的競爭對手,台灣基本上默默無聞的配件供應商和經銷商正在敗下陣來。新台幣對韓元和日元的走強當然沒有起到好的作用。

 

 

 

從政治上來說,這種平靜也是表面上的。就內部而言,這個曾經的威權國家已轉向吵鬧的民主體制,去年曾有50萬人上街遊行,活動人士還衝擊了議會。從地緣政治方面來說,台灣一方面受到大陸在經濟和文化上的吸引(大陸方面誓言最終要與台灣實現統一),另一方面它的獨立意識越來越強,美國承諾在必要時提供軍事支援,也對這種意識提供了支撐。

這些緊張因素將在明年1月總統大選前夕再次到達緊要關頭。來自反對黨民進黨、被北京方面指責為分裂分子的的蔡英文(Tsai Ing-wen)可能會在大選中勝出。如果蔡英文當選總統,往輕了說,台灣與大陸的進一步經濟融合將變得不太可能。

這讓投資者感到棘手。中期而言,透過開放服務業、投資基礎設施和教育以及推動其他供應方面的改革,台灣仍有提高潛在增長率的空間。就現在而言,政策製訂者在討論明年放鬆財政政策以促進經濟增長。

然而,與此相悖的是,台灣央行將不得不在某個時候跟隨美聯準會(Fed)加息。盡管台灣央行可以透過公開市場操作進行干預,將新台幣兌美元匯率相對穩定地保持在約1美元兌31新台幣的水準上,但台灣出口商面對三星(Samsungs)可能將繼續喪失競爭力。鑒於家庭債務與GDP的比率超過80%,借款成本上升也可能抑制消費。

因此可以預計台灣資產最好的表現很可能是中規中矩……這並不令人興奮。

 

-       Financial Times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