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樹梢的小精靈

 

李奇的家是座傳統的閩南式建築,原本有大小兩個庭院,但在國共對戰時代,小庭院挪了一部分建成一座防空洞。每到單號日晚上,海峽對岸都會打宣傳彈,讓砲彈在高空炸開,將內藏的政治傳單飄散開來。砲彈的威力雖然不強,但在空中爆裂的彈殼碎片還是會殺傷人,所以李奇家的防空洞經常為左鄰右舍提供保命的庇護。只是,那個防空洞並非常常用得著,因為李奇的家人都已練就了好耳力,單憑砲聲音調就能判斷砲彈的落點遠近來決定須不須躲防空洞。

防空洞是用花崗石建造,洞頂原本是厚厚的土壤,種些蔬菜,後來因蚱蜢及菜蟲太多,便把土壤剷掉,改鋪水泥。

在沒有太陽照射的時候,李奇總喜歡搬套小桌椅到洞頂看書,他喜歡那種與天空接近的舒服感覺。

這一天是個週日,一大早天空就銀灰銀灰地。李奇一如往常,搬了桌椅到防空洞頂後,就專心地讀起書來。

約莫幾十分鐘光景,李奇讀倦了。恍恍惚惚間,似乎聽到有個窸窸窣窣的聲響,李奇猜想應是家裡養的那隻「喵」,臉上頓時露出一抹笑靨。

李奇抬起頭,望向兩米外的李樹,果然有隻貓兒爬在樹幹上,翻落了點點片片的潔白花瓣,像細雪般飄散下來。不過,那並不是他的「喵」,而是隻從沒見過的灰貓。李奇一陣驚喜,怕驚惹到它,便靜靜地看著,一動都不敢動。沒想到,他沒驚嚇到貓,反倒是貓驚嚇到他。正當李奇看得專心有趣之際,那灰貓竟望著他,對他詭譎地微笑。

李奇猛然嚇了一大跳,但頃刻間,立刻就警醒他又進入了那個奇幻世界。

李奇東張西望,尋找黎曲的身影,但除了不斷飄落的雪白花瓣,週遭是一片空寂,而更遠處則是銀灰的天、銀灰的雲。

李奇疑惑地將視線拉回,看向李樹,卻又驚了一跳,那詭笑的灰貓已失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七、八隻晶瑩美麗的小精靈在枝頭上嘻鬧著。

 

『第九課  攜手你心中的小精靈 (ELFS) 

李奇默唸著那群小精靈用飄落的花瓣編排出來的標語,雖感迷惑,不知這堂課將要體驗些什麼,但心裡頭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歡喜,說不上是為什麼,大概是那句子寫得溫馨,而那群小精靈長得可愛吧。不過,當再仔細看那標題時,卻微感意外,感覺小精靈那個複數的英文字「elfs」似乎拼錯了。

「看到那隻站在最前頭、面對其它小精靈、就像個孩子王般的精靈了嗎?」

李奇聽到這個慈祥的聲音,立刻高興地回頭,但是黎曲並不在他視線可及的任何地方。花了幾秒鐘時間搜尋,李奇才看清黎曲是在五米開外的斜屋頂上,就像個高中生般,輕巧地站在半弧型的磚紅屋瓦上。

「校長好!」李奇開心地問候著。

「那是『選擇小精靈(Elf of Choosing)』,它是精靈長,是所有精靈的王,小精靈們都要聽從它的指揮調度。」

李奇滿頭霧水,不知那是什麼意思,而更讓他不解的是這群小精靈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出現?跟富裕力有什麼關係?

 

「小精靈 (ELFS)」在你的「自我 (SELF)」之中 

李奇看著「選擇小精靈」毫不扭捏地指揮精靈們用潔白落瓣排列著新字句,體會到黎曲所說的「精靈長」的意思。尤其是,當他看到原本以為應該是帶頭大哥的「冒險小精靈」竟然也乖乖地聽從指揮時,更是對那「選擇小精靈」充滿敬意與好奇。不過,正當李奇想進一步探索他的好奇心時,黎曲已開始說話了。

「仔細看看那個句子,有發現什麼嗎?」

李奇聽到這個略帶威嚴語調的問句,連忙放下對精靈們的好奇,仔細端詳起花瓣字句來,但卻怎麼看都看不明白。不過,隔了小半晌後,竟一個靈光閃過。

「想要擁有富裕力,必須聚焦『自我(SELF)』,也就是全面感知(Six Sensing)、濃情想像力(Emogination)、持續不懈(Lastingness)、信念(Faith) 這四者。有趣的是,這個所謂的『自我(SELF)』是有玄機的,它裡面躲藏了許多小精靈。」

李奇興奮地說完後,就看到那群小精靈似乎靈通他的心意,先是將落花排成SELF的字樣,然後將最前頭的S往後面調動,於是……現出了ELFS這個神奇的字眼。

「答對了,」黎曲誇獎了一下,然後說道:「只要你夠專心,夠聚焦,把『自我(SELF)』內化成你的一部分,變成你的生活習慣,你心中的小精靈就會出來幫助你。」

李奇點點頭,很高興瞭解了這個既是雙關語、又是確實有效方法的富裕祕密。不過,再看向那花瓣文句時,不禁好奇地問:「小精靈的複數型應該是elves吧?」

「哈,被你發覺了。一點都沒錯,應該是elveselfs是個錯誤的字。但是,記得富裕力的根源在那裡嗎?」

「富裕力的根源就在我們的心裡、在我們的潛意識裡,」李奇毫不猶疑地回答。

黎曲欣慰一笑,接著問道:「要怎麼跟你的內心溝通,將你想要的富裕畫面輸入你的潛意識中?」

「冥想及肯定句,」李奇又是想都不想地回答。不過,話才剛回完,眼前猛然一亮,想到黎曲在講述肯定句的那一堂課時所說的內容,於是情不自禁地嘴角綻出了猶帶稚氣的笑靨。

「潛意識就像個小小孩,是極端感性、而且情緒化的,它不懂文法、也不懂邏輯。因此,用冥想及肯定句這些方法跟它溝通時,不用管合不合文法,也不用管合不合邏輯。重要的是要用感性的畫面,其次才是語言及文字,但也必須是感性的語言及文字。跟潛意識說理是說不通地,必須讓潛意識能夠產生濃厚的情感聯結,我們想要的信念及富裕畫面才能順利輸入,讓它視為當然。」

聽到李奇所說的,黎曲開懷地笑開了。

「太好了,說得極好。所以,不要太在意ELFS拼得對或錯,你只要知道在你的潛意識中有許多的小精靈,而它們只有在你全神貫注在『你自我(yourSELF)』時才會出現。如果你不夠聚焦,思慮四處飄移,那麼小精靈們就都躲了起來,這時你是無法招喚它們出來幫助你完成任何夢想的。」

黎曲說完後,跟選擇小精靈做了個手勢,接著就見到精靈們在它的指揮下搬移著花瓣。

 

你每天都會有無數個選擇  永遠要選擇正面的 

李奇納悶著,不懂為什麼每天會有無數個選擇。

「曾經有腦神精醫生做過研究,我們的大腦每天大約會做三萬多個決定。」

李奇嘴巴張開開地,嚇了一跳。

「每一個決定就是一個選擇,而大部分的選擇都是在我們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做的。譬如,起床後洗臉、刷牙;走路時兩腳交互前進;吃飯時張開嘴巴;看書時張開眼睛。」

「這不都是自然反應嗎?」李奇有些疑惑。

「是自然反應沒錯。但是,在它們還沒有成為你的自然反應之前,你已經做過了無數次相同的選擇,你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已將這些事情內化成你的習慣,所以它們才會成為你不必經過思考就自然做成的反應與決定。」

黎曲看出李奇還沒全然瞭解,於是繼續解釋:「你可以重新做選擇,你永遠都有選擇權。你可以選擇起床後不刷牙、不洗臉;你可以選擇走路時用跳的、而不是左右腳交互行進;你可以選擇該吃飯時不張嘴;你也可以選擇看書時閉著眼睛去神遊。」

「我懂了,難怪我們每一天會做三萬多個選擇。事實上,絕大部分的選擇都是我們在不知不覺中就做了。」

「我們每一天所做的任何一件事,無論大或小,都是我們選擇之後的結果。我們選擇要冒險還是退縮,選擇要誠實還是欺騙,選擇積極教育學習還是成為沙發馬鈴薯(couch potato),選擇要用愛或是恐懼來面對事情。如果我們不做選擇,我們的潛意識、我們的習慣、我們的舒適圈就會幫我們選,」黎曲歸納說道。

黎曲刻意停頓了一下,然後又說:「所以,如果你選擇要過富裕的人生,那麼你就要永遠有意識地選擇正面的思想與行為,然後讓這些選擇變成你的習慣,成為你的舒適圈。」

 

「選擇小精靈」是精靈的王  只有它才能呼喚指揮其它的精靈 

「只有當你選擇了正面的思想與行為之後,『分享小精靈』、『冒險小精靈』、『學習小精靈』、『誠實小精靈』、『沉默小精靈』、『放下小精靈』、『可能小精靈』等等精靈們才會出來幫助你完成夢想。也就是說,選擇小精靈是精靈們的王,只有它才能呼喚指揮其它的精靈,而你唯一須要做的就是做正面的選擇,讓選擇小精靈站出來幫你指揮其它的精靈們。」

黎曲一口氣說完後,見李奇聽得有趣,便繼續說道:「如果你已下了決心要擁有富裕力,那麼你就要聚焦自我(SELF) ……」

「這我知道啊,您已經講過很多次了,」李奇忍不住將黎曲打斷。

 

別人的「選擇小精靈」指揮不了你的精靈  

黎曲笑一笑,然後說:「聚焦自我(SELF)除了要運用你的自我(your  SELF ) - 也就是S.E.L.F.這四種力量外,還要將注意力及重心放在你自己(yourself)身上……」

「我知道啊,這是一種對自己負責任的態度,而不是咎責別人的受害者心態。只有對自己負起完全的責任,發出的腦波頻率才會是吸引富裕事物的頻率,」李奇有些不耐煩地說。

黎曲不理會李奇的感覺,接續說道:「專注在你自己身上就是你要自己做選擇,而不要任由別人幫你選。因為,只有你自己的選擇小精靈能指揮你心中的精靈們,別人的選擇小精靈無法指揮調度你的精靈。這也就是為什麼當別人幫你做決定與選擇時,你的熱情、冒險、勤奮、學習等舉止行為很難被激勵出來的道理,因為你的熱情小精靈及勤奮小精靈根本不會理會幫你做決定的人的選擇小精靈。」

黎曲見李奇恍然大悟地點頭、不耐煩的情緒都沒了,便向選擇小精靈瞬目示意。只見它迴過身,優雅地跟背後的一個精靈打手勢,然後就見到那個活力滿滿的小精靈輕快地飛到李奇面前跟他問好,而其它的精靈們則忙碌著排列新的字句。

 

不要想著把餅做大  那還是競爭的思維 

李奇認出那是曾經見過一次面的「冒險小精靈(Elf of Adventure)」,非常地高興,因為他一直都喜歡冒險的感覺。不過,看到那段與常識背離的文句,高興的情緒很快就被疑惑取代了。

「冒險小精靈有個更貼切的名字,叫做『開創小精靈(Elf of Creating)』。很多人都誤會,以為膽子大就是冒險。事實上,膽子大只是冒險小精靈表現出來的樣貌罷了,它真正的內在精神是開創 - 運用創意的思考、不理會別人限制性的想法、跳脫競爭思維的窠臼、創造出新品種的餅。」

「新品種的餅?那是什麼?」

「什麼都有可能!可能配方不同,可能烘焙的方法不同,也可能長得一點都不像個餅,甚至還可能是只能玩而不能吃的餅。不過,最重要的是,它跟現有的餅都不相同,」黎曲笑笑地回答。

李奇眉頭一皺,看了一下飄落的李花瓣所排成的句子,狐疑地問:「大家不都是說要把餅做大嗎?」

「相較於在既有的餅上面相互爭奪,把餅做大的確是很好的想法。但是,把餅做大的內在信念是什麼?」

黎曲見李奇還是一臉迷惘,便手勢有力、語調鏗鏘,表情像個禪師當頭棒喝般地說道:「恐懼!恐懼競爭者的搶奪與競爭!」

李奇被黎曲的樣貌驚嚇了一跳,但心中的困惑卻依舊存在,一點都沒有減少。

「跟一堆競爭者一起競爭現有的餅會誘發強烈的恐懼,因為當你看到眼前就只有一塊小小的餅,而想爭食的人卻這麼多時,你的恐懼一定無與倫比。你一定會害怕資源有限;一定會害怕你不拿就會被別人搶走;甚至還會害怕你的能力不足,搶奪不過別人。雖然有的人能力較強,能將餅做大,但是現有的競爭者都很熟悉如何爭奪這塊同樣配方、同樣烘焙方法做出來的新增大餅,因此很快地,餅又會變得不夠大。更何況,這是市場上早已存在、為大家所熟悉的餅,新進的競爭者很容易就能加入戰局,讓再大的餅都不夠大。所以,就算把餅做大,恐懼害怕還是一直都會存在,」黎曲耐心地解釋。

「我知道了,把餅做大的人,事實上並沒有做太多開創的事情,他們只不過是為了減輕競爭壓力所帶來的恐懼而創造出更多同樣種類的餅罷了,他們底層的心態仍是恐懼 - 恐懼餅太小、恐懼競爭激烈。」

「是的,正是如此。恐懼的腦波頻率只會吸引來更多的恐懼。把餅做大只能短暫地減輕競爭的壓力;時間一久,競爭的情況不但不會變輕,反而可能加重。」

黎曲說完後,跟選擇小精靈比了個手勢,然後就見到它神情自若地指揮了起來。沒一會,李樹下出現了一道新的標語。

 

要致力於創造新品種的餅  那才是富裕的思維 

「記得恩特普萊滋的農人嗎?」

李奇的黑眼珠不自覺地往左上角飄過去。黎曲一看,知道他正在回想那片被斜陽映得紅通通的雪白棉花田,便不打擾他。

半晌後,黎曲說道:「留在鎮上的農人一心一意想要創造富裕的生活,而不是被綁在棉花這個熟悉的舒適圈裡,所以他們願意冒險,願意開創各種可能性。然後,冒著未知的風險,他們將棉田改成花生田,創造出花生這個新種類的餅,為自己帶來了豐裕的回報。」

李奇再一次為那群農人的故事深刻地感動。不過,他還是有些小疑問,於是問:「那些離開小鎮的農民不也是在冒險嗎?」

「他們是被迫離開,是基於恐懼而去冒險。而且,他們的冒險是有限度的,他們不敢離開棉花這個熟悉的舒適圈,他們只敢尋找同樣種類的餅。也就是說,離開小鎮的人是恐懼失去溫飽而不得不冒險;留在小鎮的農人雖然也有類似的恐懼,但更多的成份是想開創富裕的人生,而不只是圖個溫飽而已。這樣的心境就是……愛的思維。」

經過這一對比,李奇完全明白了。忽然,一張黑白的相片閃過腦海,於是好奇地問:「洛克菲勒好像也有類似的故事?」

「是的,許多有名的人物都有開創新品種大餅的事蹟。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 1839-1937)創建的標準石油(Standard Oil)曾左右全球90%的煉油事業,1911年雖在美國高等法院反托拉斯法(Sherman Antitrust Act)的強制下拆分為30多個大大小小的獨立公司,但時至今日,那些拆分後的公司整合起來的總市值反而比原來的標準石油還大上非常多。其中最為人所知的兩個公司就是經過多次重組合併後的艾克森美孚(ExxonMobil)及雪佛龍(Chevron)。」

黎曲喉頭嚥了嚥,然後繼續說:「他能有這樣的事業成就除了歸功於他對上帝虔誠的信仰及他對事業必然成功的堅定不移信念外……」

「就跟那位高雄港邊的五歲小女孩一樣,」李奇忍不住打斷黎曲的話。

黎曲會心一笑,並接續說道:「除了打從心底就視為理所當然的信仰與信念之外,開創小精靈一直陪伴在他身邊是再重要不過的因素了。十九世紀後半葉,煉油廠的主力產品是煤油,它取代了高成本的鯨魚油成為在夜晚照亮家家戶戶的新能源。在煉油的過程中,有一種副產品,所有的煉油廠都把它當成廢棄物,隨意傾倒在土地上或河川裡;唯一的例外是洛克菲勒的標準石油。雖然在那個時候,洛克菲勒並不知道那個有毒且易燃的副產品有什麼用處,但他不輕言浪費,他把所有的副產品都收集起來,並且要求公司裡的化學家們努力研究那些東西的可能用途。」

李奇聽得有趣,兩耳豎得高高地。

 

創造新品種的餅不只是一種商業手段  更是一種生活態度 

1880年代後期,在煤油舒適圈裡大賺其錢的煉油業開始出現了不尋常的緊張氣氛。首先,由於燈絲材質與燈泡生產品質的大幅改善、以及特斯拉交流電技術的長足進步,電力照明變得便宜親民,逐漸侵蝕到煤油照明的市場。接著,汽車工業蓬勃發展,能產生較大馬力的內燃引擎(Internal Combustion Engines)獲得市場青睞,大有取代蒸汽引擎及電力引擎之勢,但唯一欠缺的東風是能讓內燃引擎有效運轉的燃料。很不幸地,煤油並不是這個東風,它在汽車這個新興的領域上完全沒有用武之地。」

「我想起來了,能驅動內燃引擎的便宜燃料就是大家棄若敝屣的那些在提煉煤油過程中產生的廢棄物,」李奇回想起曾經讀過的故事。

黎曲微微一笑,然後說:「原本內燃引擎的設計是使用酒精做為燃料,但是為了幫標準石油新推出的劃時代產品創造市場,洛克菲勒運用了一些政治與商業手段,半強迫地讓當時正在興起的福特汽車修改引擎設計,改為以汽油為燃料。不過,估且不論他所用的那些手段毀多於譽,他能將汽油這個沒人要的廢棄物變成有用、甚至變成煉油的主產品,這種開創新局的能力卻是不爭的事實。因為,如果不是他堅持不浪費,把創造新種類的餅當成一種生活習慣及生命態度,開創小精靈也不會一直在他身邊幫他的忙。」

「所以當其它煉油廠抵不過煤油需求大減而紛紛倒地時,標準石油卻能不斷成長,」李奇讚歎地說。

「事實上,洛克菲勒創造出來的不單只是汽油這個新種大餅而已。當其它煉油業者一心一意鑽營在煤油上面,將其它附帶產物都視為廢棄物而胡丟亂棄之時,洛克菲勒默默地要求工程師們做研發,探討各種可能性。於是,老天也回報以豐富的果實,總計標準石油從那些沒人要的廢棄物中創造出了數百種前所未有的新種大餅來。譬如,肥料、潤滑油、蠟燭、染料、油漆、用來做口香糖的石臘、以及用來鋪路的瀝青等等。甚至,為了減少油品運送的成本及避免物流受制於人,他還創造出輸油管這個新種設備來取代火車,」黎曲一口氣將洛克菲勒的開創性格說完,就見李奇滿臉欽佩的神情。

「所以,什麼都有可能,」李奇噓了一口氣,讚賞地說。就在這時,李奇眼角餘光瞥見李樹梢有些騷動,於是忍不住轉頭看過去。

出乎意料之外地,他看得又驚又喜,一位長得像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的精靈仙子不知何時飛到了枝芽上頭,而其它的小精靈們則圍著她寒暄不已。不過,熱鬧氣氛只才片刻,選擇小精靈就乾咳了一聲,於是眾小精靈們又忙碌了起來。

 「audrey hepburn impossible」的圖片搜尋結果

 

Nothing is impossible, the word itself says 'I'm possible'! 

「人生沒有什麼事情『不可能(Impossible)』!永遠不要說不可能,因為這個字眼本身就清清楚楚地告訴我們『我是可能的(Im possible)』!」

李奇嚇了一跳,不是因為話中的內容,而是因為這是他第一次聽到精靈說話。雖然那個聲音清揚優雅,就跟「羅馬假期(Roman Holiday)」裡那位天真無邪公主的聲音一樣,但他還是嚇了一跳。

李奇獃獃地看著那赫本精靈,竟看得出了神。那仙子瞧見他的憨態,對他甜美一笑,然後臉孔微揚,纖手順著眼神的方向往空中一指。

李奇望向空中,眼前是一座高大的石牆,牆後隱隱然有燦爛琉璃屋瓦露出牆頭。李奇認出那是他心中的富裕宮殿。

「很可愛吧?那是『可能小精靈(Elf of Im Possible)』。」

李奇一聽到這個和藹的聲音,心情頓時一沉。果不其然,那赫本精靈已翩翩飛走了。

「圍繞著富裕宮殿的那道石牆是『不知道之牆(Wall of I Dont Know)』,牆上的那道大木門是『不可能之門( Door of Impossible)』。注意喔,那道牆不是『未知之牆(Wall of Unknown)』,而是『不知道之牆』,這是有很大差別的。」

李奇搔搔頭,看著黎曲,有些不明所以。

「『未知』是一個中性的資訊,沒有好、也沒有壞。我們每天都會遇到未知,我們會成為什麼樣的人,會有什麼樣的成就,端看我們用什麼樣的態度來面對它。對於懂得開創的人來說,『未知』不但不是牆,反而是機會。他們不會輕易說『我不知道』,然後任憑機會流失。相反地,他們會積極尋找各種可能性,把未知變成創造富裕的機會。」

李奇聽到這段解說,茅塞頓開,便興奮地接著說道:「但是對於把自己關在舒適圈裡的人來說,只要是沒遇過的東西、不熟悉的環境,他們自然的反應就是說『我不知道』。他們不願面對未知,不敢面對未知,於是他們本能地用『我不知道』來搪塞,這時『未知』就變成了一道巨大的『不知道之牆』,阻隔他們接近富裕宮殿。也因此,他們看不到『可能』的機會,只看到一堆的『不可能』。」

黎曲滿意地笑了笑,然後更深入地說道:「『不知道』跟『不可能』的背後都是恐懼 - 對『未知』的恐懼以及對必須走出舒適圈的恐懼。當你聚焦自我(SELF)、選擇愛而不是恐懼時,開創小精靈、可能小精靈、以及其它還沒有介紹給你認識的小精靈們就會環繞在你身邊,協助你飛進你的富裕宮殿裡。」

這時,可能小精靈又出現了,只是這次她是牽著開創小精靈的手。

 

開創的習慣帶來無限可能  可能的態度造就各種開創 

李奇心中一陣酸溜溜的感覺浮起。黎曲看在眼裡,有些好笑,不過他假裝沒看見,自顧地說道:「可能小精靈跟開創小精靈經常是成對出現的。當你把開創新種大餅、開創各種新局變成你的生活習慣及生命態度時,你就會看到各式各樣的可能性;而當你不輕易說我不知道,並且對每個未知都保持好奇心,對每個困難都嘗試找出可能性時,你就會開創出新的道路來。」

李奇聽到這番解釋,心裡頭那個淡淡的醋意退去了。黎曲見狀,會心一笑,並朝著選擇小精靈看了一眼。沒一會,李花瓣編排出一段新的文句。李奇看向那段標語,驚得目瞪口呆。

 

Boldly Believing in RICH till Overwhelming You Generally Brings Vast Genuine Wealth. Get Started !! 

「您……怎麼……也知道這個句子……?」李奇期期艾艾地問。

黎曲眉毛、額頭都凝了起來,狐疑地反問:「怎麼了?難道你也聽過?」

李奇正要點頭稱是並相告事情始末時,卻見黎曲憂傷地看著遠方,好像在懷想些什麼傷感的事,因此便將到口的話吞回,並默默地看著黎曲。

頗半晌後,黎曲回過神,自我解嘲地訕訕一笑,但眼角卻隱隱約約泛著薄薄淚光。

李奇心中大奇,不知這段既像是富裕力密語、又像是電阻色環口訣的句子到底隱藏著什麼祕密,竟然會讓黎曲出現這麼異常的愁緒。

李奇緊繃著神經,等待黎曲開口。不過,顯然黎曲並沒有想要透露個中祕密,他假裝風沙吹進了眼睛,將眼角的淚珠抹除後,就開始解說那段話的含意。

「這段話總結了這門課所要教你的培養富裕力的方法。當你大膽地、毫不懷疑地、視為理所當然地相信『RICH』,一直到那個相信深深地感動你、觸動你、沁入你的肺腑、透入你的心底,讓你激動得難以承受,想要跪拜下來、想要感謝上蒼、想要親吻大地,這時,你所衷心祈求、感受、想像的美好事物往往就能實現。」

李奇看著黎曲用佈道家般的神情及口吻說著,不禁為之動容,於是也融入了那個深刻感動的情境之中。不過,一會後,他想起了兩個不是很明白的地方。

「您說的RICH到底是什麼?感覺還有別的含意,並不是單純指富裕而已?」

 

Riches Is Circulating Homogenously. 

李奇愣了愣,似懂非懂地,正要開口相問,卻見那李花瓣排成的新字句裡飛出了另一對手牽著手的小精靈,看起來很幸福快樂的模樣。

「富裕均勻無礙地循迴流通!」黎曲朗聲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

黎曲暫不理會李奇的發問,兀自側過頭,指著剛飛到身旁的精靈,介紹說:「這是『流通小精靈(Elf of Circulating)』跟……」

「分享小精靈(Elf of Sharing)!」李奇高興地叫了出來,他認出這位在古崗湖中曾經見過一次面的精靈。

黎曲淺淺一笑,然後說道:「富裕的事物喜歡流通,不喜歡像一灘死水、局限在一個地方。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財富。舉洛克菲勒為例,當他16歲做第一份工作時,他就養成了捐贈的習慣,每年大約捐出收入的百分之六;到了20歲時,他捐出收入的10%;然後隨著事業不斷地成長與擴大,他愈捐愈多,最後成了全球最重要的慈善家之一。而有趣的是,他捐出的金額愈多,他的財富不但不縮水,反而是愈來愈多。」

「感覺起來像是善有善報。不過,並不是,對不對?」

李奇問完後,不待黎曲回答,又說道:「感覺起來,也像是您說的『富裕的事物喜歡流通』。不過,這也只是表象,對不對?」

黎曲笑笑地看著李奇,鼓勵他往下講。

「我想真正的原因應該是腦波共振的吸引力法則。」

黎曲打了個響指,示意李奇繼續說。

「洛克菲勒愛極了他的事業、愛極了財富、也愛極了擁有巨大財富能讓他幫助他想幫助的人與事的那種感覺,所以他的潛意識讓他二十四小時持續不斷地發射出來愛的腦波頻率,並讓他吸引到更多的愛與財富來跟他相互共鳴。」

「你抓到重點了!這種腦波頻率共振的機制造成了富裕事物喜歡流通的現象。當我們打從心底熱愛財富的時候,我們發出愛的頻率,吸引來財富。而當我們打從心底喜悅地將我們擁有的財富分享給別人時,我們也發出愛的頻率,同樣也會吸引來財富……」

「我知道了!所以分享小精靈跟流通小精靈會一起出現。因為,當我們熱切地將我們擁有的分享給別人時,那份熱切的愛心就會流通下去,為我們自己帶來更多的愛與富裕。而當我們分享得愈多、愈熱切的時候,富裕的流通就愈快,回流到我們身上的就會愈多,」李奇打斷黎曲,並說了一段深刻的感想。

「不單只是財富喜歡流通,其它種類的富裕也喜歡流通跟分享。譬如,知識、人脈、及心靈的富裕也是如此,都喜歡分享及流通。以心靈的富裕來說,有些人喜歡到醫院或慈善機構當志工,當他們打從心底想要這麼做、並不求回報的時候,他就會發射出愛的頻率,驅動愛心在宇宙流通,於是就會有更多的愛流通回來他自己身上。」

李奇點頭稱是,對RICH的含意已經完全瞭解了,於是轉換主題,問起那段「富裕力咒語」中另一個他不明白的地方。

「那段口訣說當我們用SELF這個方法來創造富裕的時候,我們想要的美好事物『往往』就能實現。為什麼不是『必然』實現呢?」

 

不要想著必然  不要期待必然  你只須要「全心全意地相信  

「『海森堡測不準原理』是宇宙的基本法則,所以,所有的事情都是機率,沒有任何一件是『必然』。不過,更重要的是,當你想著必然、期待必然,你的潛意識就有了害怕事情可能會不如所願的擔憂,於是你的腦波頻率就會被這個恐懼所主宰。」

黎曲一說完,李奇立刻接著說道:「瞭解了。重要的是全心全意相信自己想要的畫面已經實現,並全心全意投入那個畫面已經實現的情境之中。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發出的腦波頻率是愛與喜悅的頻率,我們根本不會分神去想願望是不是會實現,因此也就不會有擔憂恐懼的頻率來干擾我們。」

 

起而行  唯有行動才能讓夢想實現 

黎曲指示精靈們排出新的標語後,說道:「那段富裕力口訣的最末段是『讓我們起而行吧!(Get Started)』,知道為什麼嗎?」

李奇先是一愣,但想到剛剛提到的量子力學,便順著這條線索思考,沒一會,回想起了之前課堂上說過的,於是自信地說:「所有的事情都是機率波。也就是說,所有的事情都有各式各樣的可能結局,而每一種結局都有相關連的發生機率。如果我們要讓事情的結果如我們所願,唯一的方法就是讓機率波崩潰,使我們想要的那個結局發生,而其它的可能結果通通消失。但要讓機率波崩潰,不能空想空談,唯一的方法就是實際『觀測』。」

黎曲非常滿意地看著李奇,並引導地說道:「觀測就是……」

「行動!只有行動才能讓機率波崩潰,讓我們想要的結果實現!」

李奇興高采烈地將黎曲的話接完。然後,無原由地,心裡頭懸著的那個狐疑又浮起了,他想問黎曲為什麼也知道朱莉告訴他的那段密語。雖然黎曲可能不知道那是記誦電阻色環的口訣,而是將它用為培養富裕力的咒語,但是顯然地,黎曲跟它有很深的淵源。不過,正當他要開口,李樹上卻傳來一陣騷動,將他的話打斷,原來那隻灰毛貓出現了,正追逐著小精靈們玩耍。

李奇看著那隻在樹隙亂鑽的貓,想著那閃亮的灰色還真漂亮。忽然,他注意到了,顏色!

是的,顏色!

李奇已經看過那隻薛丁格的貓很多次了,每次都是不同的顏色,但是從都不以為意,以為那只是隨機出現的色彩。但是,這一次他有個奇怪的感覺,那些顏色可能是有意義的。

李奇腦子裡飛快地運轉,從在家中院子裡見到黑貓的那個傍晚開始回想,然後,貓咪的顏色一個個出現了……

黑、棕、紅、橙、黃、綠、藍、紫、灰……

李奇大吃一驚,原來貓咪的顏色真的不是隨意出現的,原來顏色的順序是有意義的,原來這些顏色背後代表著電阻色環、也隱含著富裕力的密碼。

李奇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起了許多雞皮疙瘩。

忽然,一個更讓他驚駭的念頭閃現。

朱莉說那電阻色環口訣是她的祖先一代代傳承下來的,並故作神祕地說那口訣能開啟宇宙神祕的力量。是的,現在他已經知道那口訣不僅能幫助記誦電阻色環,而且還真的能夠幫助潛意識運作,啟動宇宙的神祕力量,從而增強富裕力。但是,為什麼黎曲也知道這口訣?莫非黎曲跟朱莉或是朱莉的先人有些什麼關聯?

李奇正想回頭問黎曲,不過,腳邊卻傳來一個毛毛軟軟的感覺。李奇忍不住綻開笑顏,低頭一看,果然是他養的那隻「喵」在他的腳邊磨蹭著。

李奇蹲下身,將「喵」抱了起來,他知道時空又回復正常了,因此懸在心中的疑問只好等下回再問黎曲了。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