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階層分明的伊朗政治體系,找局外人擔任高官十分罕見。

50歲的女性法律學者喬內迪(Laya Joneydi)既非政二代,1979年的伊朗革命歲月,她也沒有轟轟烈烈的事蹟可供傳誦,現在卻是主管法律事務的伊朗副總統,已協助伊朗在國際舞台取得對美國的罕見勝利,儘管是象徵性的勝利。

向美興訟勝訴

美國總統川普五月初單方面退出伊朗限核協議,並宣布重新制裁伊朗。八月底伊朗向荷蘭海牙國際法庭(ICJ)興訟,指美方的制裁有違兩國在1955年簽定的友好條約,讓伊朗無法進口物資,很不人道,是在打壓老百姓。

ICJ十月初判決伊朗勝訴,並發布臨時命令要求美國解除對伊朗涉及人道物資及民航領域的制裁。

批美無正當性

「就法律觀點而言,美國政府對伊朗人民的作為並不合法;從道德層面來看,更沒有正當性,」幕後運籌帷幄這場法律戰的喬內迪,日前首度接受外國媒體訪問,淡淡地對英國金融時報這麼說。

伊朗女性法律學者喬內迪(Laya Joneydi)。 圖/取自伊朗政府官網

喬內迪的崛起與社會氣氛改變有關。伊朗女性大學生數量持續增加,女性政府高層卻仍舊是鳳毛麟角,要求領導階層多納入女性的民意壓力,讓喬內迪成為總統任命的十二位副總統當中,兩位女性副總統的其中之一。

伊朗雖然告贏,卻無法執行判決,而且美國立刻終止雙邊友好條約,宣稱人道物資從來就不是制裁項目。儘管ICJ的判決形同具文,但是對於經濟遭到美國制裁重創的伊朗來說,卻很療癒。伊朗原油出口從上個月開始已受到制裁影響,本國貨幣里亞爾對美元今年已貶值五成

「美國的制裁對伊朗人民一直很不公平,不僅經濟和福祉被削弱,連對基本物資的需求也受到打擊,」喬內迪說:「美國知道無法對ICJ的判決置之不理。這也許不是完美的選項,可是很管用。」

喬內迪指的是,ICJ的判決協助伊朗說服英、法、德繼續遵守限核協議,設計不受美國制裁影響的交易支付系統。伊朗更利用ICJ的判決勸說外國企業及銀行,不要撤出伊朗。

堅持務實主義

在保守派與溫和派爭奪意識形態主導權的伊朗,喬內迪被視為沒有黨派傾向的務實主義者,致力於捍衛伊朗的國家主權。

負笈哈佛一年

喬內迪出生在裏海海岸城鎮巴波爾的中產階級之家,青少年時期全家搬到德黑蘭,她在德黑蘭大學攻讀法律,是全校唯一取得碩博士學位的女學生。2002年,喬內迪獲得哈佛大學博士後研究的獎學金,負笈美國一年。

喬內迪是德黑蘭大學法律系的副教授,至今仍在教書;大部分的學生是女生,她引以為榮:「看見受良好教育的年輕一代推動國家的進步,是我最大的滿足。」

伊朗總統羅哈尼去年連任成功後,喬內迪某天接到來自總統府的電話。她以為當局要借重她在國際商業仲裁的專長,結果是新職邀約。

刻意保持無黨

「是命運把我帶到今天這個位子。我大半輩子都在教書和當律師,從來就不是政治人物,和任何政治團體也無瓜葛。我刻意保持無黨無派,因為我的職務是要在不同的政府機關之間定分止爭。」

盼司法促改革

跟許多受過良好教育的伊朗中產階級一樣,喬內迪反對可能會引起動亂的激進政策:「制裁我們的人也許是這麼盤算,但伊朗可能會淪為另一個伊拉克、敘利亞或阿富汗。我希望伊朗兩百年來爭取法治的奮鬥經驗能夠以成熟穩健的方式達成改革的目的,即使過程緩慢艱辛。」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