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表示,不同於2001年美國經濟衰退是因科技股泡沫化造成,2008年全球大衰退肇因於美、歐房市和債務泡沫破裂,下一波經濟衰退可能是多重因素引爆。

諾貝爾經濟學將得主克魯曼。路透

克魯曼在紐約時報專欄撰文指出,至少有四股威脅可能衝擊世界經濟:

一,中國。長久來中國經濟嚴重失衡,太倚重投資驅動成長,消費者支出則太少。往年政府都能藉大興土木和下令銀行大舉授信,讓經濟懸崖勒馬,但這回能否再度化解危機,很難說。從最近中國製造業數據來看,前景黯淡。萬一中國經濟倒下,全球將遭殃。

二,歐洲。歐洲經濟疲軟已持續多年,主因是人口老化和歐內大國德國執著於預算盈餘。歐債危機後的經濟復甦運勢似已接近尾聲,如今英國脫歐和義大利債務問題瓦解信心。一如中國,歐洲也是世界經濟要角且最近數據也很難看。歐洲經濟一旦垮了,也將禍延全球。

三,貿易戰。世界各地企業數十年來大舉投資,是因為相信舊式保護主義已走入歷史,不料美國總統川普不但高築關稅壁壘,還違背自由貿易精神,不惜撕毀貿易協定,這必定對經濟造成衝擊。商界領袖仍對美中敲定協議寄予厚望,但若察覺主導大局的仍是強硬派,樂觀情緒可能突然逆轉。

四,政府關門。領不到錢的不只是聯邦雇員,政府承包商也受波及,許多民間企業也受牽連。政府關門付出的經濟代價傳統上都被低估,因為未把政府停擺對經濟各層面影響納入考量。企業領袖目前也相信問題可望很快解決,但若僵局拖上數月,投資和聘僱都會受創。

經濟在遭遇多重威脅下,會如何發展?克魯曼認為,即使把上述負面影響加總起來,對世界經濟的打擊也遠不及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

壞消息是,萬一經濟出差錯,決策當局可用來抗衰退的政策空間不大。貨幣政策方面,美國利率水準仍偏低,能調降空間有限;歐洲利率甚至是負的,已降無可降。財政政策方面,暫時擴大政府支出也許可行,但能期待一個以聯邦雇員為人質強索築牆經費的總統,提出明智的刺激方案嗎?而歐洲任何財政刺激計畫,都可能遭德國反對。

再者,要有效因應全球經濟衰退,亟需國際密切合作。從目前當權者是何許人來看,這點也不樂觀。

克魯曼的結論是,新一波全球衰退不見得即將發生,但風險顯然正在攀升。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