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格拉斯哥城外一個樹木繁茂的小鎮,前一晚上演的音樂劇《Bugsy Malone》成了Bishopbriggs Academy當天最熱鬧的話題。

Kathryn Macleod的英語課上,一群12歲的學生正在觀看由Louis Sachar的小說《Holes)別有洞天》所改編的電影片段,女演員Patricia Arquette的表演是他們關注的對象。在對Patricia Arquette的角色塑造進行記錄並將她的表演與小說進行對比之後,每個學生都為她撰寫了一份導演評論。而在走廊那一頭,Lauren Neilson的科學課上,學生們則正在用酒精燈煮紅甘藍,這個實驗是酸鹼度測量課程的一部分。

Bishopbriggs Academy和蘇格蘭的其他學校採用的是更多交互式、更少以應試為導向的教育方式,這跟英格蘭的模式不同。

就在同一周,英國教育大臣Michael Gove宣布了又一項旨在使英國高中生全國統一考試更縝密的考測標準,而與此形成對比的是,蘇格蘭的學生們所學習的課程讓他們在16歲以前都不需要參與任何考試。

在最近幾年之中,與美國的情形類似,英國的學校一直都在日漸增長的壓力之下掙扎——為了提升教學質量與推行全國性標準所設計的考試與評估,讓它們承擔的負擔越來越重。對於這些改變,批評者們紛紛援引於芬蘭在此方面的成功嘗試,雖然考試次數大大減少,但芬蘭學生在由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主辦的國際學生評估項目(PISA)中的表現仍然保持很高的水準。

如果英格蘭的家長以及政策制定者們將關注的目光稍稍往南移一點,也許他們得到的啟示會更有借鑒意義。長久以來,蘇格蘭的教育都與英國其餘地區有很大的差別。英格蘭的學校鼓勵學生選擇細分專業,而蘇格蘭的學校則向來都致力為學生提供更為寬廣的知識海洋。

蘇格蘭的中學教育為期六年,最終考核是由單一考試委員會組織的全國性考試,通常稱為高級考試(Highers);而英格蘭的學生們參加的是英格蘭中學畢業考試(GCSE)學生們在16歲那一年考一次,在進入大學前再進行一次A級測試,學校為每門科目選擇三個考試委員會。在蘇格蘭,大學的本科學制為四年,在英格蘭以及威爾斯地區則是三年。

在英格蘭,現行政府和它的繼任者對於如何使用標準化測試來判斷學校優劣的關注度持續成長。在這些標準的基礎上,他們關閉一些學校,將另一些放入「特殊考評組」,而其餘的學校則被標上「專科中學」的名號,這些行動都是向教育部彙報的,而非當地政府。

而蘇格蘭走的是另一條道路。「當蘇格蘭國會在1999年成立時,我們意識到我們的學校並沒有達到應有的水準,」蘇格蘭教育大臣Michael Russell在一次採訪中說,「在當時,我們的學生要參加的考試太多了,我們的學校要應對的檢查太多了,我們的課程也太過於狹窄與碎片化。」

2005年,蘇格蘭引入了卓越課程(Curriculum for Excellence)。英格蘭的教育越來越偏重於規定量化,公眾在爭論到底應該讓學生們學些什麼,比如說,他們應該把側重點放在關於國王與女王的知識上,還是大不列顛帝國的歷史,而蘇格蘭人決定將關注的目光放在對課程的教授方式上。

「以前,我感覺好像永遠在為下一場考試做準備似的,」致力於推行卓越課程的蘇格蘭教育部首席執行長官Bill Maxwell說,「所以我們決定在這些條條框框上少花點時間,讓教學大綱變得更加靈活、更加跨學科,這樣效果會更好。」

從幼兒園開始,卓越課程一年一年地往前推進,現在已經覆蓋到16歲學生所在的第四階段,在今年,他們將會參加教育標準等級證書(Standard Grade)考試。學生們的考試科目有15門之多,但是只有及格/不及格這兩種成績,結果也由他們的教師決定。

卓越課程的設計是為了鼓勵學生們在不同學科之間建立聯繫,把重點放在辯論與研討上,而非死記硬背。

Bishopbriggs Academy的校長Gordon Moulsdale堅定地認為,這些改革無損於考試的嚴密性。「我並不覺得卓越課程有一絲一毫的矯情成分,我們也並沒有降低標準,」。據Gordon Moulsdale先生描述,Bishopbriggs Academy這個地區「非常蓬勃向上,但是離全歐洲最貧窮的地方只有兩三英里之遙」,就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今年2月份,這所中學在蘇格蘭校監的考評中得到了4項「卓越」的評級。

「有些人認為,評估越多,水準就能隨之提高,但我們已經拋棄了那種想法,」副校長Barry Smedley說,「以前,大家以為只有在考試中得到高分的學生才是聰明的孩子。但我們現在已經知道,聰明與智慧是有很多種不同表現方式的。」

卓越課程改革意味教學周的延長,更多的時間要花在音樂、戲劇、體育以及社區服務上,而英格蘭為了讓學生們應對大量考試,壓縮了在上述領域的投入。

Beth Livingstone是一名高三學生,她準備去位於格拉斯哥的University of Strathclyde學習英文與歷史。她說,學生們都很高興能有如此多的選擇。「在英文課上,我們現在正在學狄更斯,但我們課外還是有時間去旅行。」

卓越課程也意味著,對教師的要求更高了。「你不能拿起舊課本,打開它,然後一路教到尾,教師與學生都應該更有創造性。」Gordon Moulsdale說:「在這裡,很多教學是在教室之外的地點進行的。」他們不僅鼓勵學生們寫作,同時也鼓勵他們做手工、演講以及登上舞台表演。「我們試圖發展他們更高層次的思考技能,而不是依樣畫葫蘆。」

隨著學生們「越來越活躍地思考」,發現教授卓越課程「更令人享受了」。蘇格蘭教育研究所(Educational Institute of Scotland)是蘇格蘭最大的教師工會,秘書長Larry Flanagan說:「我們相信新課程為蘇格蘭的學生提供了更多選擇。」他補充道,雖然工會歡迎「教師們自由地向學生們傳授更積極更實用的學習技能」,但也會有「不少人擔心投入的資源是否充足」。

Larry Flanagan表示,工會成員曾經要求政府暫緩在中學階段的新課程推行,以讓教師與學生有更多時間適應將在明年施行的新高級水準考試。但他隨即指出,他們對於「Michael Gove先生在英格蘭推行的競爭激烈、以考試為驅動力的教育政策」沒有任何興趣。Michael Gove本人在蘇格蘭出生、受教育。對於讓他對此進行評論的要求,他並沒有做出回應。

Lauren Nelson老師的課堂上,甘藍菜已經煮好了,學生們正在將紫色的液體轉移到塑料盤子上。「我希望你們使用布魯姆分類學(Bloom’s Taxonomy)中的詞彙來定義這次實驗成功與否的標準,」她一邊說一邊指着一張圖表,上面是由詞彙組成的金字塔,從「記住」與「理解」一直上升到「分析、評價與創造」。有個男孩提議:「我們想分析一下為什麼紅甘藍可以用來做指示劑。」

副校長Barry Smedley先生說:「這是為了讓我們的目的更明確。學生們需要知道的不僅是我們讓他們做什麼,還有我們為什麼讓他們這麼做。」

蘇格蘭的實驗會成功嗎?教育大臣Michael Russell表示,他們現在已經成功了。「以前,我們的教育是在19世紀時制定的框架下運行的,主旨是收窄專業、考試優先,」他說,「人們曾經傾向於把一個系統的成功與否與考試不及格的人數掛鈎。到了21世紀,我覺得那是很荒唐的,我們蘇格蘭已經擺脫了這一種想法。」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