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白色中心(White Center)》以7000萬美元的成交價創下羅斯科(Mark Rothko)畫作的拍賣價最高點。

1  白色中心(White Center

那一年稍晚,達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藥櫃”系列中的一件作品創下了2000多萬美元的價格,是當時在世藝術家的拍賣紀錄。

2 

藥櫃(Pill Cabinet)

2011年,塞尚(Cézanne)的作品《玩牌者(Card Players)》的成交價達到了2.5億美元,是單幅畫作迄今所知的最高成交價。

2-1  

玩牌者(Card Players)

考慮到藝術市場的保密性,當時沒有幾個人知道這個空前的高價是誰出的。

不過,情況已經越來越清楚了,這些名作以及其他很多作品都是卡達(Qatar)買走的,這個波斯灣小國擁有巨大的財富和與財富不相上下的文化野心:它正在以前所未見的大手筆購買藝術品。

3  

菲利普斯拍賣行(Phillips)首席業務發展長帕特里夏·G·漢布雷克特(Patricia G. Hambrecht)說“他們是今日市場上最重要的藝術品買家。他們花出去的金額高得令人難以置信。

哈馬德·本·哈里發·阿勒薩尼(Hamad bin Khalifa al-Thani)之女謝哈阿勒瑪雅莎(Sheika al Mayassa)作為中間人一手主導了藝術品的採購,她是卡達博物館管理局( Qatar Museums Authority)局長、也是卡達新任”埃米爾”(Emir, 王子)的妹妹。現年30歲的瑪雅莎已經成為藝術界最有影響力的角色。

4  

沒有人確切知道,自被她的父親、卡達前任”埃米爾”於2006年任命為博物館管理局局長以來,謝哈阿勒瑪雅莎已代表她的家族——或管理局——花出了多少錢。不過,專家們估計,收購預算達到了每年10億美元,他們還說,卡達人已經用這筆錢將一系列公認的當代名作納入囊中,其中包括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羅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安迪·沃霍爾(Andy Warhol)和傑夫·昆斯(Jeff Koons)的作品。

所有這些藝術品最終花落哪家博物館依然成謎。不過,有一件事似乎是清楚的,卡達正在用它的石油財富來幫助國家提升自己在世界文化中的影響力,和它通過向敘利亞反政府組織提供武器以提昇在中東的影響力如出一轍。

專家說,這種基本上從零開始打造一流當代藝術收藏國的努力,令國際藝術市場水漲船高,也對藝術品的價格飆升起到了一定作用。

例如,在卡達於2007年進行採購之前,羅斯科作品在拍場上的最高價是2005年拍出的《向馬蒂斯致敬(Homage to Matisse)》創下的,價格為2200萬美元,還不到卡達購買羅斯科的《白色中心(White Center)》的三分之一。2011年,卡達為《玩牌者》擲出了2.5億美元,是該藝術家作品已公開的最高成交價的四倍。

5  

向馬蒂斯致敬(Homage to Matisse)

紐約交易商戴維·納什(David Nash)說,“等他們完成收購計劃然後退出市場,他們會留下一個大洞,我不知道還有誰有這個本事,用同樣的大手筆來填補這個大洞。”納什曾在蘇富比拍賣行(Sotheby's)任高管長達35年。

大牌博物館每年用於引進藝術品的預算,跟卡達的投入比起來通常只是個零頭。比如,在2012年6月結束的會計年度中,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花費3200萬美元購進藝術品;而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這方面的開支為3900萬美元。

儘管阿布達比和杜拜等其他海灣國也在努力打造文化之都,但這兩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成員國是通過和其他現有機構進行合作——主要是羅浮宮(Louvre)和古根漢博物館(Guggenheim)——來樹立自身地位。卡達則是獨立作戰。

“他們將自己看成多元文化的國際中心,”位於華盛頓的中東研究所(Middle East Institute)學者艾倫·L·凱斯威特爾(Allen L. Keiswetter)說。“進一步確立了它作為旅遊和經商目的地的地位。如果你想吸引人,你需要有讓人們去那裡的理由。”

謝哈阿勒瑪雅莎拒絕就這篇文章接受採訪,但是對於藝術在卡達未來所要發揮的作用,阿勒瑪雅莎曾發表過簡短評論。

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阿勒瑪雅莎表示,建立藝術機構或將改變西方對穆斯林社會的偏見。

“我父親總是說,為了和平,我們需要首先尊重彼此的文化,”阿勒瑪雅莎說。“而西方人不理解中東。他們腦子裡總是有賓拉登(Bin Laden)的形象。”

--本文根據紐約時報文章改寫--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