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8,美國聯準會大出意料之外,宣布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 QE)暫不退場,引發市場一片譁然,隨之而來的是各地股匯市的歡聲雷動。聯準會將利率維持在歷史低點,的確受到歡迎,但《CNBC》報導,其實聯準會這麼做,背後其實有不為人知的原因,而這個原因揭露出來,很可能會讓激起全美民眾的憤怒及抗議。

為了因應2008年金融危機,美國聯準會至今已經推出3輪的量化寬鬆。好處是,熱錢流入,美股強漲,房地產也強勢復甦。但壞處是,聯準會全力啟動印鈔機,每個月大手筆購入美國國債850億美元,雖然成功將利率壓至歷史低點並且削減失業率,但卻也同時累積了3.6兆美元的資產負債。而這3.6兆的負債,有一天終究要償還。

而這才是令人擔憂的地方。                                                                   

試想,如果有一天,你發現雙手奉給政府的所得稅,通通拿去支付國家的債務利息,會作何感想?相信大部分人應該都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但《CNBC》指出,這就是美國未來將可能踏上的危險之途。

美國國會預算處指出,目前支付國債的利息仍然處於歷史低點,約為2.4%。而有鑒於美國正累積巨額的財政赤字,聯準會將利率水平維持在歷史低點,就成了壓低償付債務成本的關鍵因素。

然而,量化寬鬆不會永遠持續,熱錢派對也終有結束的一天。等到未來量化寬鬆退場,利率回歸到正常水平,那支付債務的利息成本也會一併飆升,《CNBC》指出,若以過去20年美國財政部平均償債的利息5.7%作為基準點,後果將相當驚人。美國政府舉債已經跨過12兆美元關卡,雖然政府預算赤字現在已逐漸獲得控制,但政府的支出仍然多於收入,美國會預算處估計,2020年美國整體債務將達到16.6兆美元。

試算,若量化寬鬆退場,低利率時代結束,償債利息回歸到5.7%的水平,那到2020年,美國的償付債務成本將會飆高至9300億美元。若把這一償債成本和美國國稅局年收的所得稅總合相比,便會發現,在正常利率水平下,相當於約85%的所得稅都會被拿去還債。這也難怪聯準會不敢隨便退場了。

有些經濟學家甚至指出,量化寬鬆完全退場後,償債利息甚至可能高於5.7%,雖然目前還不能精準預測到底退場後會出現怎樣的效應,但可以預期,通貨膨脹的惡夢就在不遠處。

現今,可以確定的只有一件事:根據美國國會預算處的預估,若利率回到正常水平,要償付的利息升高,受益者將不會是美國,而是日本、中國,以及那些持有美國債券的海外投資人

可以想見,若美國人發現自己的所得稅有一大部分都被拿去償還債務,那政府可就要繃緊神經,準備好面對人民的憤怒和抗議了!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