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在溫哥華舉辦的北美TED(技術、娛樂、設計)大會上,加拿大首位太空人Chris Hadfield發表題為《我從在太空上雙目失明中所學到的》演講,講述他在太空漫步中遭遇雙目失明的險境,以及如何戰勝恐懼和危險的過程。他的演講旨在啟發人們在遭遇困境時多採用積極樂觀的思維方式。

Hadfield描述道:「當我的左眼失明時,我不知道為甚麼。突然,我的左眼很痛,重重地閉上了。我無法弄清楚為甚麼我的眼睛失去功能。我在想,我該怎麼辦呢?我想,好吧,也許這就是為甚麼我們有兩隻眼睛,所以我繼續工作。」

2  

「但不幸的是,因為沒有重力,眼淚不會往下掉。所以,眼淚在眼睛周圍越積越多,攢成一個越來越大的球,直到最後,球變得如此之大,表面張力帶著它穿過鼻樑,像一個小小的瀑布,去到你的另一隻眼睛,現在,在太空裡,我雙眼完全失明了。」

Hadfield先生說:「如果你在太空行走,而你眼睛看不見了,我想,你的自然反應是恐慌 。它會使你緊張和擔心。」

不過,Hadfield先生說,成為太空人所須的訓練教會了他們應付各種不同的險境。
他說:「我們熟知太空衣的構造,接受數千次的水下訓練,
我們不只是練習事情朝好的方向發展,我們一直在練習在出錯或出現問題的情形下如何應對,這些訓練使得人體自然的恐慌反應不會發生。

「好吧,我看不到,但我能聽到,我可以說話,(另一太空人)Scott Parazynski就在這裡,和我在一起,他能過來救我。」Hadfield先生說,實際上,他們曾經練習過救援失去行為能力的太空人。

「但是,我找到了我自己的一種方式來恢復視力。它幾乎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而實際上,繼續哭一會,那黏糊糊的、黏在眼睛上的東西開始淡化,於是可以開始再次看到了。」

「我們在太空行走中完成了所有的工作,當我們回到太空船時,Jeff拿一些棉絮,擦走了我的眼睛周圍的硬東西,它原來只是防霧液體,像是油和皂類的混合物,跑進了我的眼睛裡。」

在Hadfield先生第一次太空漫步時,眼睛被頭盔鏡面上的防霧液體弄得看不見,花了大約30分鐘,流出足夠的眼淚,將眼裡的異物稀釋後,恢復了視力。

在演講中,Hadfield強調積極思維的重要性:「關鍵是分辨感知的危險和實際危險之間有多大的區別?真正的風險在哪裏? 哪些真實的東西才是你應該害怕的?不只是通常害怕會發生的壞事。您從根本上改變你的反應,這樣它可以讓你去一些地方、看一些東西、做一些事情,否則,你就完全被擋住了。」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