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第二大城哥德堡(Gothenburg)市議會今年4月初通過多數表決,同意將針對該市老人照護員試行每天六小時工作制,為時一年。

實驗組員工試行每天工作六小時,控制組員工照舊每天工作七小時,兩組別皆領全薪。屬左翼政黨的副市長Mats Pilhem向《The local》表示,這項實驗的主要目的是減少員工請病假次數,提升工作效率,使員工更快樂。

該實驗特別針對老人照護員,因他們的問題不是人力短缺,而在於長期待命,導致效率低落。實驗支持者還說,在哥德堡早有先例,該市汽車製造商試行六小時工作制後,成效顯著。反對黨則批評,副市長的做法是為了今年9月的選舉作秀,不誠實且譁眾取寵。

降低工時一向是瑞典左翼政黨與女性主義政黨的主張,兩黨皆主張每週30小時的工時,瑞典的第三大黨綠黨則主張每週35小時的工時。不過,目前執政的保守溫和黨(Moderate Party)與最大在野黨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都不支持3035小時的工時制。目前瑞典工時仍以每週40小時為主,少部分為35小時。

左翼政黨與女性主義政黨認為,降低工時的主要好處如下:

一、降低失業率:社會上有部分人因為工作過度而生病抑鬱;另一部分的人卻因找不到工作而悶悶不樂,如果這些人可以共同分擔現有的工作,將有助改善現狀。

二、降低醫療支出:職員可以減少請病假的日數,甚至可以延長退休的年限。

三、促進兩性平等:因為工時的降低,男性能夠參與更多無酬的家務勞動,降低女性家務勞動的負擔,女性因此能獲得更多參與勞動市場的機會。

四、提升打工族或部分工時者的薪資:在瑞典,大部分的打工族和部分工時者仍然是女性,降低工時使得這些女性不需要花費額外太多的工時,仍可獲得相當於全職的薪水,可增加女性的獨立。

五、賦權勞工:在過去,資本家總在勞資爭議中占上風。若降低工時卻不需要降低薪資,是勞工權力進展的一大步。

六、提升生活品質:不斷盲目追求經濟成長,卻忽略了生活品質的提升,現代人應該反思,如何應用經濟和科技資源以幫助人們過更好的生活,而不是一味累積財富。

哥德堡這個六小時工作制的實驗,在瑞典並不是首例。早先在其他城市,也曾試行過六小時工作制,卻多半因成效不顯著或甚至造成反效果而取消。

瑞典北部城市基魯納(Kiruna)曾於1990年實施長達16年的六小時工時制,約有250名職員參與。不過,這項試驗卻在2005年終止。根據瑞典國營電台EKOT的報導,「失敗的原因很多,主要是缺乏實際的成效,但也可能是因為缺乏可準確評估的方式」。

其中問題還包括,「因降低工時且薪水不變,並需要雇請更多員工的情況下,對於組織來說,是一筆相當大的開銷」、「在一個組織裡區分兩組人,一組只要工作六小時,一組八小時,這導致員工們對彼此心生不平」、「社會上普遍存在減少工時,會使員工變的更懶惰的污名化想法」。

而前國家勞動生活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Working Life)研究員比爾特(Carina Bildt)在當時亦指出,「縮減工時反而對員工身心健康有負面影響,因為員工要在更短時間內完成一定的工作,反而承受更大壓力。」

事實上,降低工時需要聘僱更多的人來分擔工作,對組織來說,往往是一大筆花費,這可能才是美意卻造成反效果的主因。而根據一位不願具名,目前任職於瑞典國營汽電公司Vattenfall、全歐第五大能源公司的職員表示,減少工時常常意味著更多的工作量和更大的工作壓力,因為公司不會去聘請更多的人來分擔工作,一人反而要當好幾個人來用。

然而,不可否認,工時愈短可能創造愈高的生產力。根據英國國家統計局(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指出,最具生產力的前幾個國家為盧森堡、荷蘭、比利時、法國、愛爾蘭、德國、丹麥和瑞典;這些國家是工作時數較短的國家。而工時較長的幾個國家,其生產力卻倒數排名,例如希臘和葡萄牙。不過,員工們是否能夠更快樂,就必須等待哥德堡的實驗結果出爐了。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