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國際重大災害事件頻傳,包括馬航 MH17 班機在敏感的俄烏邊界遭擊落,台灣澎湖空難、阿爾及利亞空難、以巴衝突升溫等都躍上了新聞版面。

然而,這似乎都沒有嚴重影響金融市場。

MarketWatch》報導指出,這傳遞出一個訊息,那就是市場已不再關心全世界發生什麼事。那些地緣政治風險將影響到股價、債券、大宗物資、外匯似乎已成為過去式。

原因可能有二。其一,世界上可能沒有任何戰事或是革命能夠劇烈的影響到全球經濟前景;其二,市場關注焦點在於量化寬鬆,這讓其他事情都顯得不值一哂。

事實可能是這兩者的中間地帶。無論如何,從現在起投資人在建構投資組合時,可以放心地不用理會戰爭以及政治方面的消息了。

全球市場低利環境已久,阿拉伯之春對股市的影響,似乎只侷現在埃及股市。但今年這種現象則更為明顯,且過去幾個月全球也絕對算不上平靜:俄烏爭端可能讓歐洲領土界線重畫,且東西方勢力的交會,讓此熱點距新冷戰僅一步之遙。

除此之外,伊拉克國內的動盪,隨時可能讓它成為恐怖份子治國。且這在 10 年前,可是會讓美國舉兵的理由。

以巴衝突最近戰火越演越烈,雖然這不過是雙方衝突漫長歷史的一小部分,但這仍是全球重大熱點。

不久之前,重大的地緣政治事件,能夠讓金融市場大幅度震盪。911 恐怖攻擊事件後,股市大幅度下滑。伊拉克進軍科威特也引來了一波賣壓。 1970 年代時,中東戰爭引爆的石油危機,更讓油價攀升、股價重摔。

儘管財經媒體在馬航 MH17 遭擊落後,仍以大篇幅報導股市的跌勢。但只要仔細觀察,會發現股市其實根本沒什麼起落。道指以及其他重要美股指數在 MH17 事件後跌了 1%,但隔日隨即收復跌勢。雖然莫斯科股市因美方祭出更嚴厲制裁,而面臨較重的賣壓,但也不過在幾天的範圍內跌的 4-5%

原因可能有二。

其一,在後冷戰的世界中,這些區域爭端其實重要性不如以往。俄烏爭端其實對全球貿易沒什麼影響,畢竟其經濟規模甚小,也不是什麼全球重要的主要貿易國家。若該國真陷入一團混亂或是內戰,跨國企業的損失不會多大。

同樣的想法,也可以套用伊拉克上,畢竟該國也不是什麼主要市場。

整個中東對全球經濟的影響性,也正在衰減。原油是其唯一重要的產品,但隨著頁岩油的進展、太陽能價格的跌落,其重要性也不若以往。就算戰事真暴發,也不會影響到已開發世界的生活水平。

第二個原因在於,金融市場已經與真實世界脫節。過去 5 年來,市場驅動力就是央行。無論是升降息的決定,寬鬆與否,其重要性遠勝過任何區域戰爭。因此,只要聯準會及歐洲央行持續讓流動性便宜,股市會持續攀升,無論世界各地發生什麼事。

分析師大軍,以及大型基金的資金管理人,靠著分析地緣政治方向配置其資金。但這在現在這種時地背景下,顯得只是浪費時間。

現在的市場,似乎對地緣政治事件免疫。只有中日大戰,或是歐盟以及歐元單一貨幣的崩毀,能夠改變這種情形。

除非這兩件事情真的發生(可能性微乎其微),那麼投資人可以完全不用管全世界發生什麼事,因為這些都不會影響到你的投資組合。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