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為進科技公司拿高薪是理工畢業生的專利嗎?美國現在出現一股新興勢力,只要擁有某些關鍵優勢,文科畢業生也能成為搶手的科技新貴。

Slack Technologies不到2年成長為科技界最耀眼的「獨角獸」新創公司之一,擁有110萬用戶、規模28億美元私營市場。如果你用過Slack的群組通訊軟體,你就知道當中最吸睛、最有創意的發明是SlackbotSlackbot是個活蹦亂跳的小幫手,會定時跳出來提示操作小技巧,看來栩栩如生,而這玩意是拿劇場學位的Anna Pickard想出來的。

「Slack Technologies」的圖片搜尋結果

這樣的創意是程式寫不出來的,180名員工中只有38歲的編輯主任Anna Pickard有這種想像力。Anna在英國曼徹斯特都會大學(Manchester Metropolitan University)攻讀劇場,畢業後受夠了試鏡屢戰屢敗和周遭冷嘲熱諷,她沉潛一陣子寫部落格、模仿貓咪、寫電玩程式,然後發現自己的興趣是科技,並想出讓用戶拍案叫絕的Slackbot回話。Anna愛死這份專門給用戶驚喜的工作,薪水和配股更令她滿意。

什麼樣的B2B軟體新創公司老闆會雇用不得志的女演員?正是出身人文學科的Slack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Stewart Butterfield42歲的他大學時期在加拿大維多莉亞大學主修哲學,碩士班在劍橋大學攻讀哲學和科學史,現在身價至少3億美元。

根據《Forbes》網站,Stewart Butterfield說:「哲學教會我兩件事,包括如何寫出非常清晰的文字、如何對一項論述窮追不捨。」「科學史也教會我,大家發現信以為真的某件事並不真實前,怎麼會相信這件事為真。」

Slack核心業務受惠於這位哲學專家的長才。硬派工程師們至少15年來都在嘗試打造管理知識的軟體,但多數做法笨拙,考驗用戶的耐心。Slack則讓一切單純化,這個軟體連結從DropboxTwitter等服務,幫助用戶管理文件、照片和資料夾,放到能輕鬆瀏覽的串流渠道。Stewart Butterfield20幾歲就在嘗試理解維根斯坦的寫作,整理這些知識對他來說可能只是小菜一碟。

Stewart Butterfield不是特例。走遍美國各大科技樞紐,不論是矽谷、西雅圖、波士頓或奧斯汀,可看到軟體公司愈來愈注重人文思考帶來的優勢。工程師或許還是薪水最高的那批人,但在臉書和Uber這些重視顛覆性的公司,才能對決已經轉移到非技術性工作,特別是業務和行銷。

工程師愈想大膽改變世界,就愈需要找來能點石成金的社會煉金術師,與消費者連結、包裝產品。

想想1920年代創造無數工作機會的汽車革命,行銷、業務、駕駛教練、道路人員讓汽車進入每個人的日常生活。類似的趨勢正在出現,MIT教授Erik BrynjolfssonAndrew McAfee主張,今天的科技浪潮會啟發一種新的工作風格,科技會處理日常任務,人們可以在資訊俯拾皆是的時代專心催生創意思考和行動。

美國勞動統計局預測,2022年以前會有另外約100萬美國人以教師身份投入職場,另有110萬職場新鮮人會以銷售業務維生。這樣的機會不限於補救教學會百貨公司收銀員,每一波科技浪潮都會創造新的高薪訓練人員、教練、銷售人員等需求。相較之下,軟體工程師的職缺只會成長約279500個,大約只占整體就業成長的3%。麥肯錫分析師Michael Chui說,狹義的科技工作不是長期就業成長的解答。

「liberal arts」的圖片搜尋結果

其實,沒有科技學位的求職者,或許已經受益於這波科技榮景。到求職網站 LinkedIn 可以看到有趣的現象,首先你會看到有 6 2887 名用戶過去 10 年畢業於西北大學,其中有 3426 人搬到灣區去追矽谷夢,他們的夢幻雇主包括谷歌、蘋果、臉書、基因泰克( Genentech )和 LinkedIn

令人意外的是,這3426人最後只有30%投身工程、研究或資訊科技。根據LinkedIn,這3426人多數選擇在矽谷開創非科技專門的職涯,包括行銷業務(14%)、教育(6%)、顧問(5%)、事業開發(5%),以及專案管理、房地產等各式各樣的專業工作。當中包括主修心理學、歷史學、性別研究等學科的求職者,人數一下子就超過從事工程和電腦科學工作人數的總合。

看看最近波士頓大學(BU)、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或加州大學系統畢業生的出路,可以看出矽谷的聘雇模式大致相仿。例如2011年畢業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傳播學門的Rachel Lee,現在是Slack會計經理。她加入Slack不過1個月,但已經在幫1家建設公司優化Slack的軟體,好透過員工的智慧型手機追蹤水泥搬運等資訊。瑞秋欽佩撰寫程式碼的工程師同事,同事也尊敬瑞秋「與直接用戶溝通、瞭解他們想要什麼」的能力。

在奧斯汀,Suzy Elizondo在客戶會議時只要看看周遭,就能看清科技業的新權力結構。她在替AT&T等大客戶開發行動appPhunware工作5年,剛加入公司時,拿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行銷學位、負責設計的她看起來總是特別顯眼,格格不入,因為開會時通常都是軟體工程師擠爆會議室。

現在來自客戶公司和自己公司的非科技專門人士,通常至少占了一半以上。原因很簡單,現在開發軟體的工作愈來愈自動化,內容庫、插件模板盛行,代表開發行動app的工作可以透過更少人進行得更快。但非這類技術性工作比以前更勞力密集,例如讓大家同意這個app應該長什麼樣。這表示蘇西要開無數次會議、修改無數次,經過這些歷練,Suzy現在是監督7人部門的創意總監。

解讀會議情勢是非常重要的技能,Phunware行銷主管Mike Snavely寧願雇用對科技不甚瞭解的人來做這份工作。只要他們具備與人相處的天賦,他不在乎員工前一份工作是賣運動鞋還是在假日市集賣首飾。他發現,員工愈不屬於常常沒日沒夜寫程式的科技宅,愈擅長人際溝通。

當然工程師的薪水還是比較優渥。美國大專院校協會2014年報告發現,主修工程學的求職者通常在30歲後半平均年薪達到92000美元,而人文社科畢業生平均61000美元。但強大的社交能力,在決定未來收入潛力時和腦力同樣重要。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經濟學家Catherine Weinberger研究發現,社交和數學能力均衡的人,收入約比只擅長其中一項的同儕多了10%,社交拙劣數學達人的薪資與數學不好但充滿鬥志的人比起來,薪資並沒有比較好。

大型科技公司現在把招兵買馬的觸手伸到STEM領域以外,從科學(S)、技術(T)、工程(E)、數學(M)加上「A」(arts),變成「STEAM」。今年夏天的搶人大戰已經開打,軟體公司Workday招募60個銷售業務,多過51個技術研發人員。共乘公司Uber招募427個品牌大使、合夥支援代表及其他營運人員,但只有徵168名工程師。臉書也開出225個業務和行銷職缺,但只徵求146名軟體開發人員。掌握你的創意和人際優勢,誰說讀人文學科就沒機會在科技公司出人頭地?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