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體型龐大的印尼蘇門答臘野象,深夜進入農田。牠因為飢餓而出此下策,卻很可能與驚醒的農民對峙,甚至被對方殺死。

受過訓練的象夫杜多特談到這頭野象時說,「牠是國王。牠不怕人類或武器。牠擁有那片土地。」這是一個月以來的第三起類似事件。

在蘇門答臘,野象與人之間的對峙,可能淪為暴力。人們為了伐木與農耕而導致當地的森林迅速消失,人、象爭奪空間的競爭為之日益激烈。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指出,將近70%的蘇門答臘野象棲息地,已於一個世代內遭到破壞,導致野象與人之間的接觸越來越頻繁。

「印尼蘇門答臘野象」的圖片搜尋結果

野象衝撞已造成部分村民死亡,牠們卻因為棲息地大減而承受最大的磨難。半數的野象已於過去25年內消失。2012年,尚存的野象陷入極度瀕危狀態。專家說,伐林與人象衝突是主因。

盜獵者為了取得象牙而盜獵野象,許多野象卻因為闖入農地而枉死。對包括杜多特在內的巡守員來說,如何使野象與人和平相處,是全天候的職責。

他隸屬威坎巴斯國家公園周圍敏感區野象緊急事故的三支反應小組之一。在這裡,開墾區毗鄰大約250頭蘇門答臘野象原生的低地森林。

幾人一組的巡守隊與他們的六頭圈養大象共同巡邏。這些大象對他們很重要,他們坐在象背上,可以追蹤野象群在1300平方公里濃密森林內的動態。森林警察艾里安托表示,象夫訓練與他們一起巡邏的大象,形影不離,牠們特別擅長追蹤野象群的足跡。他說,看到野象時,我們會立刻通知住在開墾區的民眾,通知外圍的工作夥伴提高警覺,隨時準備驅走野象。

艾里安托表示,2012年,村民殺死一頭野象。農民經常以火、毒藥與蜂窩驅走誤闖的野象。

單一事件足以考驗巡守員與當地人辛苦建立的互信。後者認為,野象威脅他們的生計,如果野象發狂,錯在公園管理當局。

反應小組透過招募的當地人釋疑,同時培養民眾對野象未來的共同責任感。這一招果然奏效。巡守員說,他們2015年開始巡邏這個區域以來,人、象衝突的事件銳減80%

即使棲息區位於婆羅洲的全球最小型大象也無法倖免於盜獵者的毒手。

婆羅洲馬來西亞屬沙巴州的野生生物保育官員新年前夕發現一頭公象的骸骨。這頭受到喜愛的公象因為象牙向下傾斜,有如已滅絕劍齒虎的犬齒而被暱稱「劍齒」。

「劍齒」可能去年11月底遇害,在牠的骸骨被發現的前一個月,保育官員發現在附近發現另一頭新近慘遭獵殺的公象遺體,盜獵者為了取下象牙而割除牠的臉部。牠們遇害的位置相距不到1.5公里。

在此之前,沙巴當局認為,當地的大象盜獵問題並不嚴重。沙巴環保機構達瑙基朗中心主任古森斯表示,這兩頭大象遭到盜獵意味,一名手法熟練的盜獵者兼象牙賣家可能在當地活動。

保育人士去年10月初在一片棕櫚園發現「劍齒」,隨後把牠帶到卡旺森林保護區並為牠裝設衛星項圈,再將牠野放,認為如此就可以保證牠的安全。古森斯說:「我們顯然錯了。」沙巴「野生動物救援單位」的納加林岡曾經參與「劍齒」的救援與安置。他說:「看樣子,沙巴對大象已經不再安全。」

婆羅洲大象的體型約僅其他亞洲大象的五分之四,估計約僅15002000頭存活,因為棲息區位於棕櫚園區而致處境岌岌可危。人類伐林與棲息地消失是牠們面臨的最大威脅。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