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坑道裡的橙幽靈

 

 

李奇瑟縮地坐在客廳的小矮凳上,兩手交互搓揉著。才剛入冬,寒風卻已從北方長驅直下,將下午的天空凝得灰灰冷冷地。 

不過,儘管天色陰沉,李奇心中卻暖暖和和地,因為再沒多久,他就將與朱莉見面,一起去參加一個想都想不到的意外聚會。

        中飯之前,住在附近的一位女同學邀他,說經常到她父親經營的唱片行光顧、駐守在翟山坑道的阿兵哥請她幫忙邀請幾位女學生參加他們提前舉辦的耶誕舞會。她很想去,但又有些耽心,因此想請李奇陪著一道赴會。李奇不會跳舞,先是婉拒,但後來聽說朱莉也要去,便不再推辭,靦腆地答應了。

      李奇沒想到現在軍中管制變鬆了,竟然還能邀百姓進營區辦舞會。不過,或許不是金門防衛司令部的官員鬆弛了,而是翟山的連長私自犯軍紀吧?只是,這些都不關緊,能夠有機會跟朱莉私底下相處才是重要。 

李奇遐想著舞會中將與朱莉有什麼樣的互動,說什麼樣的話。不覺間,竟想得出了神,一直到一縷清清淡淡的橘皮香飄入鼻尖,才將他從幻夢中拉回。 

李奇的阿嬤不久前幫他生了個小小的碳火,並在紅泥小火爐上隔著小鐵絲網擺上一顆橘。李奇喜歡在冬天這樣子吃橘,既能享受橘皮的恬香,又能吃到溫熱甘美的橘實,而看著爐中紅紅的星火,感受著空氣中微微暈散的熱氣,心中更是有種說不出的幸福感。 

李奇將橘子稍稍翻轉了一下,然後繼續夢回他的朱莉。恍恍惚惚間,他感覺去到了西班牙的瓦倫西亞,看到滿樹亮白的柑橙花,而在橙花底下有個窈窕的身影,就好像馬利歐.蘭薩(Mario Lanza)唱的「瓦倫西亞(Valencia)」那般…… 

Valencia, in my dreams it always seems     (瓦倫西亞在我的睡夢中  常常) 

I hear you softly call to me                        (我聽到妳溫柔地呼喚我) 

Valencia, where the orange trees forever    (瓦倫西亞在那裡  橘子樹總是) 

Send the breeze beside the sea                  (吹送微風拂過海濱) 

 

Valencia, in my arms I hold your charms   (瓦倫西亞我擁著嫵媚的妳於我臂彎) 

Beneath the blossoms high above              (在盛開的柑橘花下) 

You love me, in Valencia long ago              (多年前我們相戀於瓦倫西亞) 

We found our paradise of love                   (我們相逢在愛的天堂) 

 

同學來找你囉!」李奇的媽媽將他喚醒 

李奇錯愕了一下但馬上清醒過來,並趕忙拿起炭爐上的橘子半快步地穿過庭院往大門口跑去 

一打開大門那位邀他的女同學正在門口等他。而稍遠處歪歪斜斜停著一部軍用吉普車車上頭除了駕駛兵之外,後座模模糊糊有個人影似乎是朱莉的模樣。李奇一想到馬上就要見到朱莉,不禁沒來由地一顆心怦怦亂跳了起來。 

駕駛兵等李奇及這位女同學上車後便驅車往翟山坑道馳去。一路上,李奇像是被貓咬住了舌頭,無言無語。 

車子駛到翟山營區,進了管制哨大門,就見廣場一片暗寂,沒有燈火,也沒有人跡,除了北風,就只有冰寒的空氣。不過,在遙遠的廣場盡頭,卻隱隱約約透露出昏黃的燈光,並傳來被冷風吹得斷斷續續的耶誕歌曲聲。 

李奇三人隨那駕駛兵穿過冰冷的廣場,走到對面的營舍。一打開木門,就見十來位官兵分散在屋內各處,有的正暢快熱舞,有的正喝著雞尾酒,有的則享用著餐點。悠閒端著酒杯的連長一見到客人來了,連忙放下杯子,熱情地邀他們加入歡樂的行列。 

熱熱鬧鬧一個多小時後,朱莉提議參觀翟山坑道。連長一聽到這要求,立刻面現難色,不過轉瞬間,卻已狠了心,決定犯軍紀,讓朱莉等平民百姓踏入軍事重地。 

連長帶著手電筒領著朱莉三人穿過室外的大廣場,然後轉入廣場後頭的小路。十來分鐘後,到了路的盡頭,只見眼前是一個巨大的巖洞,洞口前圍有拒馬,並有兩名荷槍實彈的兵士把守著。朱莉等見到這陣仗,不禁後退了兩步。 

連長見三人有些畏懼,連忙回頭招呼他們,並率先繞過拒馬,走入洞內。 

洞裡頭是一條百公尺長的通道,通道兩側每隔十餘公尺才有暗黃的小燈映照著,因此路面忽明忽滅地,行走起來並不輕鬆。李奇走在最後一個,到了一個彎道處,不小心踩到自己腳上鬆了的鞋帶,差點跌了一跤。李奇連忙蹲下將鞋帶繫好,但當他站起身時,卻已看不到前頭三人了。 

李奇心中一陣惶恐,趕緊快步追趕。但是,不管他怎麼加快腳步,週遭前後都是空蕩蕩地。猛然間,一個恐怖的感覺浮起,他很害怕朱莉等會不會被「水鬼」抓走了。 

李奇愈想愈怕,不覺間脊背開始發涼,緊接著,全身冰麻,牙齒打顫。然後,他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怦怦、怦怦地震得他耳膜很痛。 

忽然,一陣刺骨寒風襲來,讓他頭腦清醒了些。這時,他才注意到剛剛一昧瘋狂地趕路,不知不覺間竟然已經跑到了通道的盡頭,而橫在眼前的是一條昏黑的水道。李奇深吸了一口氣想壓下心中的恐懼,只是,那鬼魂般的恐懼已緊緊地縛住他,掙也掙不脫。 

李奇困難地左右轉首,並儘可能地放亮眼睛搜尋,但是這個陰森的洞穴裡除了他之外,就只有忽幽忽明的鬼影幢幢,再也沒有其他人蹤。 

怦怦、怦怦。李奇的心臟快跳出胸口了。他很想往後轉,拔腿往洞外跑。但是,他一動也無法動,他全身都已僵直。 

就在這個恐懼罩頂、瀕臨崩潰的當口,忽然一縷輕輕淡淡的橙香飄進了鼻尖。 

聞到這個清新的味道,李奇登時從恐懼的黑洞飄離。然後,他看到了光亮。 

一抹橘色的光出現在水道的對岸。 

李奇緊張地看著那抹橙光,但還沒來得及分辨那是什麼,那道光已經輕盈地躍過十來米寬的水道,並優雅地從他腳邊飛過。 

李奇只瞧了一眼,立刻認出那是隻橙色的貓咪。頃刻間,所有的緊張恐懼都消失了,他知道黎曲來了。 

 

 第四課  恐懼是假的  但卻會真真實實地跟著你』 

橘色貓輕快地跑過潮濕的地面,並消失在岩壁裡。李奇還來不及驚訝,那幽暗的洞壁上已生出許多螢白色的柑橙花,緊緊密密地排列成頗有哲理的字句,在黑夜裡靜謐地訴說著神祕的訊息。 

「fear quotes」的圖片搜尋結果

李奇就著橙花的微弱光芒往週遭快速看了一遍,出乎他意料之外地,並沒有看到黎曲。一霎間,李奇的腎上腺素又要飆升了。不過,忽然一隻溫暖的大手從後方握住他垂在身旁的右手,並從他緊握的手中取下一個淌著水的物件。李奇嚇了一大跳,趕緊回頭。 

只才一瞧,李奇笑開了。 

他開心地跟黎曲問好,然後看一眼黎曲手中拿著的東西,是一顆橘。這時他才警醒到原來絆到自己鞋帶而踉蹌時,口袋裡的那顆橘掉了出來,雖然當時立刻拾了起來,但卻只顧得沒命似地趕路,因此一直握在手裡頭而不自覺。而當他找不到朱莉等人時,竟慌恐得將那橘子捏得糊爛。 

「還記得前幾堂課的內容嗎?」 

「記得,」李奇期待再次上課已很久了,因此掩不住興奮地回答道:「宇宙非常地豐富,要多少就有多少,我們根本就沒有相互競爭的必要。所以應該培養的是以愛為出發點的富裕力,讓潛意識持續不斷地發射出好的頻率,將會與我們起共鳴的美好事物吸引過來;而不是汲汲營營於以恐懼為出發點的競爭力,否則恐懼的思維會不斷地散發出不好的頻率,吸引到更多的恐懼與競爭。」 

「很好,培養富裕力的方法是…… 

「心中充滿愛與慈悲,用這樣的心情與態度來看待我們經歷的所有事情,解讀與這些事情所關聯的中性資訊,把它們塑形成充滿愛心的真相磚塊,用這些愛心磚塊來建造我們想要的富裕宮殿。然後還要……,」李奇先看了黎曲一眼,接著戲謔地說道:「在潛意識裡養出一隻貓咪。」 

黎曲會心一笑,等著李奇往下說。 

「這隻貓咪有一對翅膀,還有一條彩虹一般的尾巴,是能打開富裕宮殿大門的富裕之鑰。要養大這隻貓咪須要四個東西 – 濃情想像力、信念、持續不懈、全面感知。」 

「非常好,你都記得了。上一堂課我們學到了濃情想像力 ― 貓咪其中的一隻翅膀。不過,這堂課我們先放過這隻貓,不談它了。在這節課裡,我們要說的是會毒殺這隻貓以及擋在富裕宮殿外面的東西。」 

李奇先是一陣詫異,不過繼之一想,也就明白了。 

「您是說『恐懼』?」 

黎曲點點頭,然後指著那排正在變換句子的橙花說道…… 

 

恐懼是本能  接受它  不要對抗它 

當我們還是爬蟲類的時代,我們的腦子還很小,只能專注處理『戰或逃(Fight or Flight)』這種關乎生死的反應。我們必須在電光石火的一瞬間立刻決定是要對戰、還是要逃跑。一個決策錯誤,生命可能就沒了,因此對環境保持警戒、對週遭懷抱恐懼就成了我們應對生死存亡的本能。當我們演化成哺乳類後,這個恐懼的本能還是深植在我們的大腦裡,因為我們每天還是要面對許多掠食者,需要快速直覺地處理戰或逃的問題。而當我們變成為人類之後,恐懼的本能已經緊緊地跟著我們,成為我們潛意識裡最重要的一種情緒反應,主導我們面對事情的態度與行為。」 

李奇認同地點頭,想到自己剛才那種嚇得魂飛魄散的恐怖感覺。 

「幾分鐘前,我『穿越』到這裡來的時候,看到你自己一個人在這個大坑道裡,我非常訝異,不知道為什麼你會在這麼幽暗的地方。我擔心冒然出現會嚇到你,因此一直在等待適當的時機再出來跟你見面,」黎曲正要往下講,李奇卻已疑惑地問道:「所以您沒看到另外三個人?」 

「沒有,就只有你。」 

聽到這答案,李奇又開始擔心了。一直以來,海峽對岸的「水鬼」(共軍的兩棲蛙人)趁著黑夜到島上殺人割耳的事情時有所聞。 

黎曲雖看不清楚李奇臉上表情,但第六感卻已讓他警覺到李奇的憂懼。 

「你跟同學來的?」 

李奇點點頭。 

「你害怕他們不見了?被水鬼抓走?」 

李奇又點了點頭。 

「不要擔心,沒事的。他們安然無恙地在他們原來的宇宙裡,是你和我穿越了平行宇宙來到這裡相會。」 

李奇聽到這句話,想到前幾次也是這樣,也就比較放心了。 

黎曲感覺李奇緊張的情緒消失了,便回到正題說道:「我們的心思放在那裡,我們就會發射出跟那個心思相對應的頻率,然後就會吸引到同樣頻率的事物來起共鳴。所以,千萬不要跟恐懼對抗。對抗的時候,你的念頭是放在你所恐懼的事物上,你所發出來的就會是跟那件恐懼的事所相對應的頻率,於是你會吸引來你所懼怕的東西。」 

「所以……,」李奇迷惑地指著橙花排成的字句問:「接受它?那要怎麼做呢?」 

「當恐懼襲來時,接受這個情緒,就好像躺在青草地上看著藍天上的浮雲,飄進來,又飄出去。」 

李奇有些訝異,感覺黎曲並不是對他說話,而是在唸誦一段口訣。 

「當你遇到恐懼的時候,心裡頭默唸這一段話,並在腦子裡想像躺在青草地上看著恐懼的浮雲飄進你的頭頂上方,然後又輕輕淡淡地飄離開。你可以想像那朵浮雲就是你所恐懼的事情,你也可以想像那朵浮雲上面乘載著你的恐懼,怎麼想都沒有關係。重要的是,用悠閒的心情接受那朵浮雲,看著它飄進來,又看著它飄出去,然後看著它飄得愈來愈高、愈來愈遠。」 

李奇照著黎曲說的,閉起眼睛想像浮雲飄過又高又遠的頭頂上,果然有種輕鬆的感覺。不過,當他睜開眼後,橙花已更新了字句。 

 

你選擇什麼  它就是什麼 

「記得嗎?資訊只有一個。你所經歷的事沒有對或錯,也沒有好或壞,就只是中性的資訊而已。但是,你可以選擇看待它的方式,你可以選擇用愛、用恐懼、或是用中性平靜的心情來看待這些資訊。你怎麼選擇,你就會發射出相對應的頻率,製造出愛心灰泥或是恐懼灰泥,然後你就會將原本是中性的資訊塑造成不同的真相磚塊 ― 建構富裕宮殿的愛心磚塊或是阻絕富裕的恐懼磚塊,」黎曲將前幾堂課的內容再次地強調。 

「沒有什麼是永遠的,這個困難已經過去。相信,相信奇蹟正在發生,相信祈求正獲回應,相信你所想要的畫面正在實現。相信!毫無疑問地相信!」 

李奇感覺黎曲又唸了一段口訣。 

「遇到恐懼時,打開你全身的感官,運用濃情想像力想像你所恐懼的事情『已經』過去,感受奇蹟『正在』發生,感受上蒼呼應了你的祈求,並且真真實實地感受你所想要的畫面『已經』實現時的每一個細節。無論你現在是多麼地害怕,無論眼前有多少的證據都顯示不可能,千萬都不要懷疑,一定要相信好事『正在』來臨。懷抱著這樣的心情,你就會持續發射出美好的頻率,相對應的美好事物就會來到你身邊,跟你共振共鳴。」 

 

恐懼的相反不是勇敢  而是愛 

「我們最重要的兩種情緒是愛跟恐懼。這兩種情緒看似獨立存在,實際上卻是緊密相關,它們是在天平的兩端,是完全相反的兩種情緒。」 

「愛的相反不是恨嗎?」 

「不!愛的相反並不是恨,是恐懼;恐懼的相反並不是勇敢,而是愛。」 

李奇有些驚訝,想開口問,不過黎曲已接著說道:「愛跟恐懼就像是基本粒子一樣,我們所有的情緒都是由這兩種基本的情緒組合而成。」 

「愛子(Lovon)、恐懼子(Fearon),」李奇想到電子(Electron)、渺子(Muon)等基本粒子忍不住腦子裡閃過這兩個好笑的名詞。不過,當他無意中看往那排螢光橙花時,卻笑不出來了。不知怎地,岩壁上的橙花似乎「猜透了」他的心思,竟然詭異地閃爍著LovonFearon這兩個在他心中匆匆閃過的字詞。 

黎曲這時也注意到那排橙花,先是一愣,但立刻臉色輕鬆了下來,並對李奇神祕地微微一笑。但是,黎曲對這心路的轉變並沒有想要多做解釋,仍是繼續原先的主題說道:「勇敢是由愛而來的。你不會因為想要勇敢就變得勇敢,你必是因為心中有愛才能勇敢。一位台灣母親家中失火了,想到摯愛的子女還在家中,於是奮不顧身,勇敢地衝入火場將子女救了出來。一位德國的工廠老闆不忍猶太人遭受屠殺,儘管面臨納粹威脅,仍然勇敢地拯救了一千多名猶太人。一位巴基斯坦的少女生活在禁止女子受教育的塔利班政權(Taliban)恐怖統治之下,雖然面對喪命的危險,還是不停地閱讀、不停地追求自我成長、並勇敢地鼓催與推動女孩受教育。這些都是因為心中有愛,所以才能勇敢地做到。由於愛孩子、愛人類、愛知識,他們生出了勇敢的信念,戰勝了恐懼。」 

 

恐懼是本能  愛則是後天培養的 

「恐懼是我們求生存的本能,愛則不一定。母愛或許是本能,因為這跟人類整體的生存有關,但是其它種類的愛則幾乎都是靠後天培養。本能的力量遠遠勝過非本能的力量,因此恐懼比愛還強大,特別是在緊急慌亂、面對生死存亡的時候更是如此。」 

「這是不是有點矛盾?前面那幾個例子不都是愛的力量戰勝恐懼的力量嗎?」李奇不解地發問。 

「不矛盾。剛剛橙花感應了你的心思,閃爍出『愛子Lovon』及『恐懼子Fearon』這兩個有趣的字詞……,」黎曲一提起這件事,李奇立刻低頭憨笑著,頗為他自己的胡亂造字感到不好意思。 

「不要難為情,這兩個字造得極好。單一的愛子跟恐懼子可能勢均力敵,但是…… 

李奇聽到黎曲煞有其事地引用他胡亂造出的這兩個字,原本的羞赧不僅沒了,反倒有些自得。 

「宇宙之中以及我們的週遭,恐懼子的數目遠遠多過愛子,因此恐懼比愛還強大。前面的故事中,他們之所以能夠擊潰恐懼,那是因為他們發揮了心靈的力量,凝聚了遠遠超出恐懼子數目的愛子。」黎曲略歇一口氣後,又說道:「恐懼永遠無法去除,永遠都會跟著我們,但是我們可以增加愛,使愛子的數目勝過恐懼子,這樣你就能戰勝恐懼。」 

講到這裡,黎曲忽然話鋒一轉,語氣堅定地說道:「宇宙中,恐懼子的數目是愛子的3.1478倍!」 

李奇大吃一驚,不可思議地看著黎曲,他不明白為什麼無意中編造出來的兩個怪東西竟然被黎曲講得像真的一樣。 

 

恐懼是暗能量  愛是暗物質  雖然量測不到  但卻是真真實實地存在 

1960年代,美國天文學家薇拉.魯賓(Vera Rubin)對我們的銀河系做了大量的精密觀測後,發現這個高速旋轉的銀河系並沒有被強大的離心力甩得四分五裂,而是仍能完好地凝聚在一起。於是,她推論宇宙必定存在某種神祕的東西能對抗離心力,將銀河系凝聚起來。這些神祕的東西具有質量,存在宇宙的每一個角落,但卻無法被任何儀器或方法量測到,因此她將這些『隱藏』在『暗處』的東西稱做『暗物質(Dark Matter)』。暗物質藉由重力將銀河系黏著在一起。」 

「哇……,這只是一個推測吧?」李奇驚訝地問道。 

「一開始是,但後來愈來愈多的研究出爐,都支持這個論點。現在,暗物質已是天文物理學的基本知識了。」 

「『普通物質(Ordinary Matter)』 ― 也就是我們看得到、摸得到、觀測得到的物質 ― 只占宇宙總質量的4.6%;暗物質則占了23%。」 

「那其它的呢!?」李奇驚跳了起來,想不透還會有什麼更怪的東西。 

「另外的那72.4% 是『暗能量(Dark Energy)』。根據宇宙起源的『大霹靂理論 (The Big Bang Theory)』,宇宙一開始時是一個小到不能再小、甚至是沒有任何體積的能量點,然後在138億年前的某一天,這個能量點像霹靂一般地爆炸了,並快速地往四面八方擴張,成為我們今日所見的宇宙。在這個霹靂發生之前,沒有時間、也沒有空間。霹靂之後,時間才出現,空間才產生,物質也才生成。」 

李奇消化了一下,沒有很明白,於是問道:「不知道這個大霹靂跟您說的暗能量有什麼關係?」 

「大霹靂理論預測宇宙爆炸後擴張的速度將受星系間相互吸引的重力影響而逐漸減緩,甚至還可能反向收縮並造成大崩潰,再次成為一個沒有時間、沒有空間的能量點。但是,1998年哈伯望遠鏡卻觀察到相反的結果,宇宙向外擴張的速度不但沒變慢,反而是加速。為了解釋這個奇異的現象,物理學家提出一個詭異的假設,認為宇宙充滿了具有質量但卻觀測不到的暗能量,它的作用剛好跟暗物質相反,藉由反引力(反向的重力),它將物質分裂撕解,加速宇宙星系的相互遠離。2011年,發現宇宙加速膨脹的那三位科學家得到世人肯定,獲得了諾貝爾物理獎。2016年,美國的『雷射干射儀重力波觀測站(LIGO: The Laser Interferometer Gravitational-Wave Observatory)』觀測到大霹靂過後殘留下來的重力波(Gravitational Wave)開啟了研究暗能量的大門讓觀測暗能量成為可能。」 

199820112016李奇心中震悸了一下,看來真的如他所想,黎曲是從未來世界來的。不過,當他要開口相問時,黎曲已接著說道:「愛就像暗物質,能夠把宇宙、把人凝聚起來,雖然看不到、觀測不到,但卻是真真實實地存在,它到處都有,在我們的週遭、在我們的細胞裡、在每一個遙遠的地方。恐懼則像暗能量,也是瀰漫在宇宙的每一個角落,會將我們撕裂,將我們離散。宇宙中恐懼子的數量遠遠大過愛子的數量,這兩者的比值就是暗能量相對暗物質的比值,大約是3.1478倍。」 

 

你可以選擇恐懼  也可以選擇愛  一切都是你的選擇 

黎曲看了目瞪口呆的李奇一眼,然後又說:「恐懼是本能,永遠都會在,永遠都無法去除;愛不是本能,必須後天培養。我們可以選擇恐懼,任由我們的本能牽引,將我們所擔憂害怕的東西都吸引過來;我們也可以選擇愛,跟我們恐懼的本能和平共處,用愛與慈悲的頻率吸引美好的東西來到我們身邊。但是,做這個選擇不是那麼容易,須要學習。順應本能是最直覺、最不花力氣的作法,不過會讓我們經常處在恐懼之中。要走出恐懼的泥沼,唯一的方法就是讓自己充滿愛,而這須要不斷地練習,不斷地將愛的習慣深植到潛意識裡。久而久之,愛就會成為另一個本能。」 

黎曲繼續說道:「很多地方的海底都有熱泉不停地噴發出濃濃的黑煙,這些黑煙就像是我們的恐懼,永不止息,永不停歇。假設熱泉附近的海水都不流動,那麼很快地,那地方就會一片烏黑,充滿恐懼的煙幕。要將黑煙消散,唯一的方法就是讓海水流動。流動的清淨海水就像是愛,只要我們不停地讓愛流動,不停地注入愛,恐懼的黑煙雖然持續噴發,但熱泉週遭卻會是一片清明。」 

李奇聽到這裡,忍不住插嘴問道:「您要我想像躺在青草地上,看著恐懼的浮雲飄進來、又飄出去。所以,是不是我也不要理會那黑煙,只要看著它就好?」 

「是的,千萬不要對抗。愈對抗,你就愈專注在那個恐懼上,恐懼的力量就會得到滋養而變得愈強大。你只要靜靜地看著那浮雲,靜靜地看著那黑煙就好,但是你要讓愛進來,讓愛流動,不斷增加你身上的愛子數目。」 

 

恐懼是一頭怪獸  靠你負面的想像餵養  靠吃食你負面的情緒長大 

「任何一個情境都是中性的。假如在某一個情境中,你感到恐懼,那麼你可以試著把自己抽離,大剌剌地躺在大地上,看著恐懼的白雲飄進飄出。你放得愈輕鬆,你的恐懼就愈快消失,然後你就會知道恐懼是假的,是你幻想出來的。」 

「那我可以說愛也是假的,是我幻想出來的嗎?」李奇口氣和緩,但卻是問了一個很尖銳的問題。 

「當然可以,因為這就是事實。所有的資訊、所有的情境都是中性的。你將它看成困難、不可能,你就對它投入恐懼的情緒。你心裡頭愈怕它、愈把它想像得困難,它就長得愈龐大,讓你更無法克服。相反地,如果你把它看成是一個挑戰、是一個有趣的磨練、是一個幫助你成長的機會,你就是對它投入愛的情緒。你心裡頭愈喜歡這個挑戰、愈把它想像得有趣,它就愈渺小,你就愈能輕鬆地跨越它。也就是說,只要你心中有愛,任何情境都是好情境,就算是會讓你恐懼的情境也是好情境,因為它能幫助你成長。」 

黎曲意猶未盡,又接著說道:「資訊(情境)只有一個,真相有千千萬萬種。你可以選擇用愛來看待這些資訊,也可以選擇用恐懼。雖然愛或恐懼都是你想像、幻想出來的,但是你的潛意識分不清楚真假。只要你的情緒夠投入,只要你運用了濃情想像力,你幻想出來的愛也會被你的潛意識當成是真的,於是你發出來的腦波頻率就會吸引到美好的東西來跟你起共鳴。所以,永遠都要選擇愛,不要選擇恐懼。」 

李奇露出微笑,滿意地點點頭,然後閉起眼睛,重新體會一次不久前看不到朱莉等人時的恐懼心情。接著他將自己抽離,把那個恐懼的場景想像成一管海底黑煙。他看著那黑煙不斷地冒出,也看著黑煙不斷地被清澈海水沖走,然後他看到了許多漂亮的熱帶魚在那道小小窄窄的黑煙旁悠閒地游來游去。不覺間,那黑煙對他已不再造成任何困擾了。 

李奇完全投入在海底游魚的美好想像中,就在這時,黎曲說話了。 

不!不是黎曲!那是一個年輕、宏亮、略帶鼻音的聲音。 

李奇疑惑地睜開雙眼,恰驚見一臂之遙處是那位連長正娓娓不倦地解說國共內戰年代,為了避免從台灣來的運補通路被切斷,駐守金門的守軍如何以炸藥、十字鎬、圓鍬等簡單的挖掘工具在三年內從堅硬的花崗岩塊中挖出這個巨大坑道來供運送物資的登陸小艇駛入停靠。 

李奇登時腦袋一片空白。 

忽然,右小臂微微一震,李奇轉頭看去,是一位女生拉著他的衣袖,叫他不要神遊。 

李奇發覺那是朱莉,心頭小鹿立刻狂跳了起來,他迅速偷瞄了一眼,竟剛巧看到她微嘟著嘴的側臉。頃刻間,黎曲、橘貓、橙花都不見了,都澈澈底底地消失在暗黑的岩壁間,也都澈澈底底地消失在他暗暗歡喜的心頭上。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