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國家都有自己在世界上賴以生存的價值,技術與天然資源,甚至勞動力都是國家重要資源。過去國家間關係不那麼緊張時候,資源全球化,成為促進經濟發展的基石,但是現在在中美貿易戰、香港抗議、全球變暖,以及國家間關係惡化情況下,資源民族主義興起,貿易局勢將愈發複雜。

資源民族主義是人民和政府主張控制其領土上的自然資源的趨勢,過去這個議題主要發生在非洲、南美洲等國家,當地有非常豐富的礦產資源,但政治局勢不穩定導致資源取得的不確定性一直很高,英國全​​球風險和戰略諮詢公司 Maplecroft 公布的 2018 年資源民族主義風險最高的國家,就是剛果與委內瑞拉,但近年隨著貿易戰爭與氣候變遷,亞洲國家也出現資源控制的趨勢。

日經新聞 (Nikkei Asian Review ) 提出幾項在國際局勢緊張之下,亞洲國家的商品武器,首先就是稀土。2015 年中國政府開始將許多稀土生產商整合為六家主要國有企業,美國總統川普為控制風險,轉向第二大稀土供應國澳洲。兩國今年同意共同資助與稀土等重要礦產有關的項目。

產業觀察家指出,2020 年必須仔細觀察中國和美國是否真的利用稀土作為討價還價的籌碼。如果是這樣,對稀土供應的投機活動將蔓延,價格將上漲。

第二項武器是大豆,美國和中國已經將穀物用作討價還價的籌碼,中國已戰略性增加對全球第二大大豆供應國巴西的依賴。兩國之間的僵局將在 2020 年繼續,這將給大豆價格帶來壓力。

第三項是棕櫚油,馬來西亞和印尼合計佔全球供應量的 90%,印度一直是馬來西亞棕櫚油的最大進口國,但兩國在克什米爾議題上的爭議,導致印度暫停從馬來西亞進口棕櫚油。

棕櫚油出口商還有其他擔憂。歐盟是另一個主要進口國,由於對森林砍伐的擔憂,計畫在 2030 年禁止棕櫚油進口,但由於馬來西亞產量下降和中國計畫使用棕櫚油代替大豆油,推升需求增加,棕櫚油價格本月初站上近兩年高點。

最後是鎳,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鎳礦供應國,隨著印尼對自然資源的控制越來越嚴格,對鎳市場產生重大影響。

除了資源民族主義是一個原因之外,另外一個導致商品價格不穩定的原因是全球變暖,如 2019 年澳洲和泰國的乾旱減少小麥和大米這兩種主要穀物的產量。氣候變遷與資源民族主義使得全球經濟不確定性大增,黃金價格從2018年初開始上漲 14%,並在 8 月創下近六年高點。分析指出,如果貿易戰持續下去,對黃金投資的需求將會增加。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