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非洲國家多哥的船員哈維(Ayawo Hievi)罹患了瘧疾和傷寒,他遵照醫生的處方服藥,期待能夠康復。但他所吃的藥,不但沒幫他把病治好,反而使情況更惡化,甚至導致他的腎臟受損。因為藥是假的。

今年 52 歲的哈維告訴法新社:「經過 4 天的治療,情況未改善,我開始覺得肚子痛。」兩星期後,哈維甚至無法走路,被緊急送到多哥首都洛梅(Lome)一所大學的附設醫院。

相關圖片

假藥為害  非洲每年逾10萬人喪命

哈維說:「醫生告訴我,我的腎臟已經受損……我服用的奎寧和抗生素都是假的。」現在,4 年過去了,哈維受腎衰竭所苦,必須定期到醫院洗腎。在假藥充斥的非洲,哈維的恐怖故事並非罕見。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估計,非洲每年大約有 10 萬人因服用了「假的或不符合標準」的藥而喪命。

美國熱帶醫學和衛生學會(American Society of Tropical Medicine and HygieneASTMH)在 2015 年估計,在非洲南部地區,有122,0005歲以下兒童因為吃了品質不良的抗瘧疾藥物而喪生。立法不彰、醫療體系不良以及廣泛的貧窮,導致假藥市場不斷成長。自 2013 年以來,在全球查獲的假藥,非洲就占了42%專家表示,假藥集中在抗生素或抗瘧疾藥物,主要是因為過期或品質不良。假藥不但對患者構成威脅,也導致越來越令人擔憂的抗藥性問題。

假藥來源難以追查

為了遏止這種災難,來自 7 個非洲國家的總統在洛梅集會,簽署一項協議,明定販售假藥是犯罪行為。這 7 個國家分別是多哥、甘比亞、迦納、尼日、塞內加爾、剛果以及烏干達。協議的目的是加強政府間的合作,並鼓勵其他非洲國家也加入這項行動。

但儘管非洲國家領袖白紙黑字寫下協議,要遏止藥品仿冒的任務仍是十分艱鉅。在非洲街頭藥店,隨時可能買到假藥。多哥藥師協會主席凱比多(Innocent Kounde Kpeto)表示,很難追查到假藥的源頭,「假藥受害國家通常不是來源國或製造國。製造者隱匿來源,使他們無法被追蹤到。」據估計,在非洲販售的藥品,有30%-60%是假的,其中大部分來自中國或印度。

打擊假藥獲進展  但暴利誘惑難遏止

打擊藥品仿冒的工作,已經出現一些進展。一些販售的集團已經被摧毀。去年11 月中,象牙海岸警方查獲了創紀錄的200 噸假藥,逮捕了4名嫌犯,其中1 人是來自中國。

在打擊假藥問題上,多哥是先驅國家。多哥在2015年修法,販售假藥者最高可被判處 20 年徒刑,罰款85,000美元。為宣誓決心,多哥當局在去年 7 月公開焚毀超過 67 噸的假藥。儘管獲致一些成果,但包括凱比多等醫藥界人士仍表示,威脅仍嚴峻,並牽涉了「組織嚴密的犯罪網絡」。他說,假藥販售集團估計只要投資1,000美元,獲利高達 50 萬美元。假藥的販運方式如同槍枝和毒品,而且獲利更高。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