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碗喝酒,大塊吃肉:主管必修的目標設定課。
主管帶一群人打江山,目標何在?搞革命、談理想?創大業、做大事?這是聖人偉大的志業。但最基本的,還要把偉大的事轉換成具體目標,也就是成果、賺錢、回報、回饋,讓團隊過好日子。在《水滸傳》中,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大秤分銀的說法,就是主管不能忽視的目標設定課。

1987年,蔣經國去世前一年,台灣正處在劇變中,開放黨禁、開放報禁都在這一年發生,而鎖住台灣資金流動的外匯管制,也在該年的5月宣布解禁,每人每年可匯出500萬美元。台灣《商業周刊》就在這樣的劇變中創刊,試圖爲台灣呈現一份新時代的財經新聞周刊。

那時我擔任《商業周刊》總編輯,帶領了一群有經驗而且默契極佳的核心編輯,努力生産內容。其中三位編輯是我在另一本刊物工作時的夥伴,年輕卻有熱忱,能力極佳,但因初始能力不足,一創刊我們就陷入長期虧損的無盡煎熬中。其中,我最痛苦的就是核心團隊的陸續求去。三年之內,原來倚為左右手的編輯們,都在報社及其他傳媒的挖牆腳下,陸續離開,而且每個人的離職模式都一模一樣。

通常他們第一次有好機會要離職時,我訴諸理想:我們有機會創辦一本全新的雜誌,現在的困難應是短期的,再熬一下就會過去!他們就留下來了。

第二次他們又想離職時,我訴諸情感:我知道公司很辛苦,你們也很爲難,可不可以請你們繼續幫幫忙!由於彼此相處融洽,他們對我這個不中用的師父也只好繼續忍耐。

但是通常過不了多久,他們的第三次機會很快就出現了,這時候我知道已經留不住了,因爲理性、感性說服都已用盡,人家也算仁至義盡,有商有量,我還有什麽話說呢?我只能怪自己無能。

把理想藏起來,只想今天的事。這是我在《商業周刊》前幾年的慘痛經驗。每一個人離職,對我都是無情的打擊。可是我不知道我犯了什麽錯,也不知道我該如何改變。最後一個離職的核心戰將說了真話,我終於如雷貫耳、恍然大悟。

他說:老大,我知道辦雜誌要有理想,我也知道你有理想,你也是個好人,而我們也不是沒有理想。問題是我們也不能不想現實啊!我們跟著你,除了實現理想之外,也想大碗喝酒、大塊吃肉,而不是新亭對泣、楚囚相對!

我回想當時的狀況,公司虧損累累,一再增資,每天愁雲慘霧,離新亭對泣也相去不遠了。我們剛創辦《商業周刊》時的豪氣,早就消磨殆盡,前途茫茫,如果不能改變這種惡劣的處境,我把這些前程似錦的朋友留在身邊做什麽?我有什麽顔面見他們?

我反省自己到底犯了什麽錯,其中最大的原因是:雜誌不受歡迎,公司賠錢。可是這背後的原因呢?是我能力不足、欠缺方法,重視過程、不重視結果,太理想化、不夠現實。簡言之,我的問題是:有想法、沒方法,太浪漫、不務實。

大徹大悟之後,我開始把明天藏起來,把理想藏起來;我只想今天的事,我下決心一定要先讓公司賺錢,因爲賺錢是實現理想的前提,也是走向理想的手段。

填飽肚腸,再談理想,是每一個企業經營者的第一課,尤其當你是領導人,想的不只是自己的肚腸,更要想的是所有團隊成員的肚腸。或許你可以自律甚儉,但絕不可以要求組織成員勒緊褲帶,短期或許可以,但長期絕對不行。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