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很棒,講的不只是中國企業,還包含台灣企業。華人文化缺少熊彼得(Schumpeterian)創業精神,以至於很難創造出世界級的品牌。

世界頂級品牌當中,中國企業的身影在哪裏?哪裏也沒有。

《富比士》10月2日報導說,中國雖然實現了跨越式增長並且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中國企業還沒有進入富比士的「最強大品牌」名單和互聯網名牌(Interbrand)的「全球最佳品牌」名單。

這兩個名單都充斥著美國企業比如蘋果、谷歌、可口可樂和麥當勞。幾個歐洲的、日本的和韓國的公司也包括在這個名單之內。但是就是沒有中國的。

熊彼得創新精神

《富比士》報導說,答案是中國缺少一個非常重要的有助於品牌發展的資源:熊彼得(Schumpeterian)創業精神。

這指的是創造性的摧毀老產品和行業;發展全新的讓消費者生活不一樣的產品(比如iPhone),同時培養新行業的增長。

熊彼得創業精神是一個特殊的和獨特的資源。它不能從市場購買和獲得。它也不能從一個開明的政府官僚那裏徵收。它必須是從一個釋放個人的想像力、聰明才智和創造力的環境當中培養和培育,通過探索新的企業概念和想法,同時建立財富和繁榮。創業精神必須充滿自由主義思想並浸潤著一種尊重和獎勵發明者、企業家和開拓者的文化。

顯然,這樣一個環境在中國不存在。中國的循規蹈矩和有時候敵視創業精神的態度跟重商主義的歐洲截然不同,後者充滿著文藝復興和宗教改革的思想,浸潤著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想法—最終被美國革命採納和傳播的想法。

中共不尊重商業和企業家

《富比士》報導說,如果說中國社會在前共產主義時代就不太尊重商業和企業家,它在整個共產主義時代則是完全沒有尊重—特別是在文革時期,當時企業家被視為吸乾工人階級血汗的資產階級。

但是即使在共產主義撤退和經濟自由化的過去三十年,創業精神的概念仍然跟西方社會甚至是一些亞洲國家不同。企業家不是被視為尋求市場租金的開拓者和冒險者,而是被視為英雄,吃苦耐勞的社會領袖,作為他們同事和社會的榜樣。

但是問題是,工人英雄主義並不會培養像蘋果、微軟和谷歌這樣的創新企業,而是培養如富士康這樣的19世紀大規模製造商,它們只是為創新者生產產品。

中共體制不遵循市場需求

《富比士》報導說,工人英雄主義在過去行不通,而創業英雄主義現在也行不通。不是因為中國人沒有能力或知識來追求創新,也不是因為居心不良的共產黨領導人和政府官僚;而是,它可以被追溯到中共體制的性質,它不能遵循和趕上新技術和全球市場的需求。

儘管存在後自由化時代的改革,中國企業普遍缺乏自由和開放創新產品所需要的激勵,因為政府直接或間接控制著它們。

在這個體制框架下,創業開始於市場的供應方,而不是需求方和消費者,就像在市場經濟下通常的情況那樣。

不過,也並不是所有美國公司理解和運用這種思維方式。有一些科技公司,從柯達到惠普到黑莓,都從一個消費者驅動的企業家精神退化為供給驅動的企業家精神,結果給股東們帶來可怕的後果。就像一個讀者說的,「我觀察到,黑莓擁有一個酷似中共政權的剛性結構和精神的文化和態度。也許這是為甚麼黑莓也無法開發出像iPhone這樣的東西的原因?」

一些中國企業比如小米、YY公司、百度、聯想、小天鵝、海爾集團和熊貓已經取得很大進步。但是在它們加入「全球最佳品牌」名單之前,它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本文轉載自大紀元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