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一期《經濟學人》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是《Unlocking the Middle East解鎖中東》。1124凌晨伊朗和六大國達成協議,同意凍結核計劃六個月,這個協議不但是現在能實現的最好結果,而且很可能改變中東的未來。

過去三十年伊朗和美國是不共戴天的敵人,他們之間的仇恨就像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一樣,不但影響著中東的盟友還催生了恐怖活動和戰爭。關於伊朗核計劃的臨時協議遠遠無法消除這種仇恨,然而這個協議就像一個鎖眼,透過它我們隱約看到一個不同的、更加美好的中東,這樣的未來絕對值得爭取。

1124凌晨,伊朗與美國領導下的六大國達成臨時協議,同意凍結核計劃六個月。伊朗的核能力將維持在現有水平,世界其他國家會稍稍放鬆制裁。但是比這個協議更重要的是其釋放的信號,如果伊朗表現出克制而世界給予回饋,那和談判雙方可能產生足夠的善意來達成一個更持久更廣泛的協議。這可能開啟美國和伊朗在世界上最動亂的地區進行更廣泛合作的可能,至少他們可以不再那麼相互仇恨。

然而波斯灣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以及其在美國國會的盟友卻認為這是癡人說夢,他們援引1938年慕尼黑的張伯倫,警告世界正在對一個圖謀擁有核武的邪惡的咄咄逼人的政權妥協。多年的談判已經讓伊朗烙下了口是心非的惡名,它支持恐怖活動,是敘利亞阿薩德政權的主要支持者,它還是以色列的致命威脅。這個政權煽動對華盛頓邪惡撒旦(穆斯林對美國人的稱呼)的仇恨並非偶然,而是要證明其掌握權力的合法性。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稱這個協議糟糕透頂,因為伊朗絕對不會兌現承諾,也不會協商達成一個最終的協定,為了獎賞這個邪惡的政權,美國出賣了它的盟友。既然制裁和以色列揚言的襲擊等強硬的立場把伊朗逼到了談判桌上,那麼只有更強硬的立場才能讓它徹底放棄核計劃。

從風險和收益的角度考慮,本刊有不同的看法。與伊朗打交道就是一場賭博,短期來看對西方不會有任何損失。它可以繼續鈾濃縮,這個讓步為伊朗挽回巨大的顏面,但是濃縮只能維持在5%的民用水平。伊朗同意對其核工廠進行日常檢查,安裝攝影鏡頭監控以及開放更多的核設施,如果這個政權想要快速製造一枚核彈,世界很快會發現並採取措施。即便談判破裂,伊朗也不會比今天更接近於擁有一枚核彈,而且也不會再達成任何協議。

這個政權也面臨著壓力,如果伊朗在今後的談判中欺詐或暗中破壞,俄羅斯和中國將蒙羞,畢竟對這個協議提供了擔保,兩國可能同意更近一步的制裁。如果伊朗背棄其放棄擁有核武的承諾,那麼歐巴馬也將有正當理由繼續保持軍事威脅。相反信守承諾並達成更近一步的協議對各方都有利,尤其是對伊朗,儘管減輕制裁可以獲得70億美元的收入,但是今後六個月剩餘的石油製裁成本仍高達300億美元,這對達成更大的協議是一個非常強勁的推動力。

何去何從要看伊朗是否願意甩掉流氓國家的帽子。真正的回報才剛剛開始,如果什麼時候可以測試伊朗是否準備改變,那就是現在。今年夏天哈桑-魯哈尼當選為伊朗總統,因為人們對保守的製度以及前任內賈德強硬的政策越來越不滿意。年輕人開始覺醒,而最高領導層也開始授權羅哈尼同西方展開對話,儘管他們中有很多是美國的死敵。如果羅哈尼相信融入世界比和世界對抗收益更大,這對伊朗本身就是一個獎勵,而不再孤立的伊朗能變得更加理性,世界將獲得更大的回報。

伊朗是最重要的什葉派穆斯林國家,它有著豐富的帝國歷史,人口超過7700萬,如果它的態度發生改變,整個中東都會隨之發生變化。設想有朝一日伊朗認為混亂不斷擴散最沙烏地阿拉伯的安全將比簽訂數個武器協議都有保障。

近在咫尺的測試和機會是解決敘利亞問題。沒有伊朗,阿薩德早就被趕下台了,現在伊朗在那裡人財兩空,它和美國一樣擔心在叛軍控制的地區滋生出遜尼派極端分子。西方必須同意伊朗出現在未來日內瓦和談峰會上,如果誰能迫使阿薩德就範,那一定是羅哈尼。如果敘利亞能夠穩定,那麼周邊也會變得安寧。

作為伊朗在黎巴嫩的代理,真主黨一直威脅著黎巴嫩和以色列的穩定,假如伊朗停止對它的支持,或者伊朗開始利用其在伊拉克什葉派人口中的影響力促進和平而不是挑撥離間,甚至只要伊朗不在伊拉克搗亂,那麼整個中東地區都會穩定得多。然而這一切都需要時間,美國和伊朗畢竟交惡了34年,還有很多工作需要做,但不要忘了它們曾經是盟友。

沙烏地阿拉伯和以色列預期伊朗會失信,這讓它們非常困惑,並認為這個想法是危險的,然而真正的幻想是以為更嚴厲的制裁和談判會達成一個比現在更好的協議,這樣的結果換來的不是伊朗放棄核計劃,而是美國放棄外交努力開始準備攻擊。

伊朗擁有核武可能會因此延遲幾年,但卻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再造中東。沒有人知道和伊朗的賭博能否成功,但是顯然風險非常低而潛在的收益卻非常大,而反其道而行之的結果將非常可怕。

《經濟學人》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