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暢銷書《貨幣戰爭》(Currency Wars)及四月將出版的《錢之死》(The Death of Money)的知名作家瑞卡茲(James Richards)是一名律師、投資銀行家兼風險經理人,他在華爾街工作逾30年。他近期接受英文《大紀元時報》專訪,闡述了中共當局如何利用黃金作為取代美元的武器,積極運作國際貨幣基金(IMF)去除美元儲備貨幣的地位。以下是瑞卡茲對上述兩個議題的觀察及思考。

大紀元:上次的專訪中,我們曾討論了黃金未來走向及上漲的因素。你還提及,中國一直在暗中購入許多實體黃金.......。

2  

瑞卡茲:我與全球最大黃金精煉廠的貴金屬業務負責人會過面。他近來擴充了工廠產能,並在廠區開闢了一處全新的區域,展開高度自動化的黃金生產作業。此外,他還安排工人三班上工,工廠每天24小時加班工作。

他們每週製造20噸的黃金,其中一半產量運送至中國。換言之,一星期10噸,一年共約有500噸。然而,這只是一間黃金精煉廠的產能,尚未涵蓋其他的工廠,全部加總起來的黃金,總數量極為可觀。

他還說,中國客戶還想要更多的黃金,因為還有其他固定客戶,無法滿足他們的需要。這間工廠有勞力士手錶和其他高資產人士及機構投資人等長期客戶,他無法斷然拒絕老客戶的訂單。

他說: 「我盡全力生產黃金,工廠每天24小時運作,並運送所有的黃金至中國,一年共500噸,但這仍難以填補中國客戶的胃口。

大紀元:何以有不斷的黃金供應呢?

瑞卡茲:關鍵就在黃金的來源。主要是由金礦開採、舊金回收和400盎司重的金條。中共當局基本上並不理會倫敦黃金市場的標準,而是重新設立了新的精煉規格。現在的標準是400盎司重,純度為99%,而中國新的規格為1公斤重,純度為99.99%的金條。

4  

因此,黃金精煉工廠把400盎司重且純度為99%的金條,精煉成1公斤重且純度是99.99%,這是中國客戶的唯一要求。

一般而言,400盎司重的金條,大約是27磅或12公斤重,中國希望轉換成1公斤重。中國人喜歡1公斤的金條,因為廣受消費者歡迎,而且十分有利於走私。目前,不少的資本自中國外逃。

此外,上海黃金交易所正逐漸取代倫敦,將成為世界黃金交易的中心,先前的訪談中提過這方面的看法。

主因有二,一是許多黃金的浮動供應(floating supply)流向中國,二是中國人變更了400盎司金條的重量規格,以1公斤重的金條替代。他們還著手促進黃金貿易量,並且在上海興建大型金庫,成立了黃金精煉工廠。所以,綜合這些趨勢,未來走向非常清楚,黃金交易中心正在從倫敦轉移至上海。

大紀元:為什麼呢?

瑞卡茲:我想他們明瞭許多人並不清楚的趨勢。目前,國際貨幣體系立基於脆弱的紙貨幣,易於崩潰,一旦這個系統需要進一步改革,手中黃金最多的人自然可取得決定權。

2-1  

大紀元:但即使中共當局瘋狂買黃金,以黃金作為貨幣發行準備的比例,仍較美國為低。

瑞卡茲:我同意這一點,這亦清楚揭示,他們會繼續購入黃金。中共當局已暗中收購3,000或4,000噸的黃金,而且會持續買進黃金。

大紀元:中國具有供應全球儲備貨幣的能力嗎?

瑞卡茲:不會以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第一,他們不願公開資本帳戶(capital account),另一因素是,人民幣不可能變成全球性的儲備貨幣。雖然它作為貿易貨幣(trade currency)的用途日漸擴增,但多數人並不明白貿易貨幣和儲備貨幣兩者之間的差異。

舉巴西和中國為例,巴西同意以人民幣交易巴西貨物,而中國願意收取里拉,賣出商品給巴西,這是不錯的交易機制。雙方只是記錄交易,並不時地付清貨款,這就是貿易貨幣。

但要成為儲備貨幣,意味著這些國家的儲備貨幣須有投資的對象,因此,要有龐大可投資的資產管道。中國尚未具備這個條件。中國只有幾個點心債券(Dim-Sum bond)和其他少數的金融商品,依舊沒有政府債券發行,而政府債券市場需要10至15年來逐步發展。

但發行政府債券的條件不僅如此。中國沒有法治基礎,那麼客戶很難產生對中共當局的信心。所以,綜合這些因素判斷,他們還未達到儲備貨幣的條件。

大紀元:那麼中共又採取了哪些動作呢?

瑞卡茲:中共要的是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 SDR), SDR是各國政府發生國際收支逆差時,可藉此向國際貨幣組織(IMF)指定其它會員國換取外匯,償付國際收支逆差或償還IMF貸款,還可與黃金、自由兌換貨幣般充作國際儲備。SDR由IMF發行,不是美元,中國正著手遊說IMF更多成員國的支持。

中共試圖借錢給IMF,購買SDR,IMF便有資金援助歐洲。同時,他們也運用SDR作為槓桿效用,獲得更多國家支持。由於SDR操作是由會員國進行監管,取得較多選票,中國就可安穩地利用SDR當作儲備貨幣,使中國繼美國之後,成為IMF的第二大成員國。

然而,美國反對這項作法,但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卻大力提升中國的角色。這是全球性複雜遊戲的角力。

3    

如果你問我說,中共是否欲擺脫美元成為全球的儲備貨幣,答案是肯定的。大多數人會認為他們是將人民幣推至儲備貨幣的地位。實則不然,他們要推動的是SDR。

大紀元:那美國將採取何種動作,償還中國購買的美國國債?

瑞卡茲:美國要做的就是讓貨幣貶值,能用便宜的美元償還國債。這背後的實質意義是,中國的財富將轉移給美國,中國將完全處於劣勢,而這正是中共當局購買黃金主因,藉以抵銷美元貶值的損失。如此一來,美元開始貶值,黃金的價格便會上揚,雖然帳面上中國蒙受損失,卻可在黃金取得補償。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