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8 7日報導,據大陸來自決策圈的內幕人士表示,人民幣自由兌換的時間表正在被悄悄延後,當局擔心,過快取消資本管制,可能引起具破壞力的投機性資金流動,對經濟造成壓力。

大陸央行曾提出爭取在2015年前「實現基本可兌換」,而實際上,對人民幣的自由交易,當局從沒有具體的目標和日期。

分析師認為,根據大陸政府去年制定的改革計劃所暗示的截止期限,這個日期可能要推遲到2020年。

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稱,資本項目完全開放對中國經濟體制而言還是最敏感、風險最大的事物。資本管制一旦完全解除,國際投機資本可能會使中國金融體系的脆弱性暴露無遺。

資本管制促成虛假貿易

大陸政府對投機性資金的流動一直嚴格控制,雖然如此,企業還是可以透過貿易結算對資金作跨境調動。

其中一個方式就是從海外借入廉價資金,然後轉入中國獲取偏高利率,之後,再將這些錢匯回國外。

2013年初,這類被稱為虛假貿易的套利交易愈演愈烈。當時部份企業藉由偽造出口發票的方式將資金轉入中國內地,將出口數據做大,促使當局在去年6月開始打擊這類交易。

對虛假貿易的打擊轉眼過去一年,而虛假出口、詐騙退稅的現象仍然存在。中國貿易數據是否真實,仍然是一個謎。

資金流動大幅波動

路透報導稱,大陸官方數據一項指標顯示,今年境外熱錢的流動狀況大幅波動,在債務違約及壞帳上升之際,這種資金流動的波動性可能引起大陸決策層的擔憂。

大陸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表示,今年第一季貿易順差和直接投資淨流入286億美元,銀行買超1,592億美元外匯,比順差規模高1,306億美元。

這種趨勢在第二季有所轉變,第二季貿易順差和直接投資淨流入之和跳增至943億美元,銀行淨買入外匯規模降至290億美元,暗示有653億美元的淨流出。

一旦資金大規模撤離將引發系統性危機

北京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郭田勇表示,不能為了人民幣國際化開放資本帳戶,首先必須要評估中國經濟承受風險的能力。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人民幣資本項下可兌換仍應審慎推進,若推進步伐過快,資本大進大出可能會給金融體系帶來較大風險和壓力。

據連平分析,中國對外來投資的依賴有增無減,對於這樣一個經濟體來說,未來的風險不是資本的進一步流入,而是一朝迅速撤離。一旦資本大規模撤出,必然帶來人民幣資產價格暴跌,股市、債市、匯市和房市都將承受巨大下跌壓力,造成系統性風險。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