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渥太華公民報》報導,雖然醫務工作者的職業心理健康問題一直是一個話題,但是近期醫學界正在將注意力轉向影響最大比例醫護人員的兩個問題—— 「同情疲勞(Compassion Fatigue)」和「職業倦怠(Burnout)」。

由「加拿大醫學基金會(Canadian Medical Foundation)」主辦的」加拿大醫學協會(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CMA)年會第一次會議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舉行,為期一週。由於眾多知名醫生參會,所以這項會議通常被稱為「加拿大醫學界的議會」。

弗朗索瓦馬蒂厄(Françoise Mathieu)是一位研究「同情疲勞」的專家,她週日(817日)在大會上對她的研究課題做了大會發言。

2  

根據馬蒂厄的解釋,「同情疲勞」的症狀是對於長期在壓力下,必須去面對與付出關心與同情的情感,因而導致精神耐受能力減弱,對於強烈的情感和情節感覺麻木,無法工作,甚至於在家裏也無法集中精神,並且這一症狀會隨時間積累,類似於像受創傷後產生的精神障礙。

受「同情疲勞」影響最嚴重人群包括那些腫瘤科醫生(Oncology),兒童福利(Child Welfare)工作者和安寧療護醫生(Palliative Care)馬蒂厄說,此外動物保護工作者也經歷「同情疲勞」,因為他們經常看到的痛苦和虐待的場面。

另一個談論的主題「職業倦怠」,是指長期承受壓力,挫折無奈,使得身體和精神耗竭。如果說「同情疲勞」是一種對於工作本身的情緒反應,「職業倦怠」則是與一個人的工作環境有關。

許多醫生都在超負荷的工作:如果每一週的工作時間增加5小時,就會很大程度的提高患「職業倦怠的機會,馬蒂厄說,受「職業倦怠」影響最嚴重的5個職業分別是急診室醫生、內科專科醫生、全科醫師、神經科醫師和腫瘤科醫生。

根據報告,約40%的腫瘤科醫生感到工作所帶來的某種形式的深度精神耗竭,而在安大略省,50%的腫瘤科醫生認為他們在工作上有低成就感。

根據2008年一項加拿大醫師健康調查發現,加拿大46%的醫生受到中度至重度「職業倦怠」的影響,三分之一的醫生感到沮喪與抑鬱。

與此同時,最近的澳大利亞研究發現,54%的醫學工作者出現「同情疲勞」的症狀,69%出現「職業倦怠」,並且71%感覺到低於平均水平的「工作滿意度」。

在過去十年裡,人們對於精神健康的關注有所提高,這意味著更多的人能「吐露心聲」,馬蒂厄說,但是,作為醫生工作者,許多人仍然不願意承認或面對與他們職業工作有關的心理健康問題。

「在一定程度上,對於醫護工作者而言,這仍然是一個禁忌的話題,」馬蒂厄說,「有時候人們會害怕:這會影響我的執照嗎?這會影響我的名聲嗎?這似乎總是一個不光彩的事情。」

Lee Gould是加拿大醫學基金會主席,他在發言中說,許多深受「職業倦怠」或「同情疲勞」困擾的醫生轉移到其它類型的工作,或採取長期休假方式來解決問題,從而導致醫學界高達數百萬美元的醫療保健等社會成本。

渥太華大學醫學院講師,CMA醫護工作者健康問題主任Derek Puddester博士表示,醫生不得不長期面對病人們的「痛楚」是「非常可怕的經歷」。

Puddester提到,大約20年前曾任兒科腫瘤醫生時,他是多麼痛苦的看到病人家庭的掙扎。最終他轉了行業,成為一名精神科醫生,現在他為許多其他有心理健康問題如「同情疲勞」和「職業倦怠」的醫生提供治療。

醫務工作者的這些精神健康問題如果得不到關注,也會導致產生自殺的想法,Puddester說,但是,許多醫生還是把照顧他們的病人放在第一位,否認自己的精神健康出現的問題。就像一個巨大的紅色預警標誌沒有被注意,直到症狀已經變得非常嚴重。

馬蒂厄指出,美國一項調查報告說,有7%的外科醫生在過去12個月中有過自殺的想法。然而,這些人中的60%人說他們不會因此尋求幫助,因為他們擔心會對他們的工作有所影響工作。

她說,緩解治療「同情疲勞」與「職業倦怠」的主要方式是減少工作量,減少暴露於精神創傷的情景,提高職業培訓和從事積極的生活習慣,如正念冥想。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