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德國企業實施彈性工時,讓員工可以根據自己的家庭需求和生活狀況,在工作時間上做一些調整。能解決個人的後顧之憂,員工在工作上更具動力,其實有利於企業管理經營。

彈性工作時間的理念和實施其實源自德國。在1960年代後期就推動彈性工作時間的概念,甚至設計了彈性工時計時設備的德國人威廉.哈勒(Wilhelm Haller),也被世界尊崇是這項管理創見的先驅大師。

1935年出生的哈勒,20幾歲受僱於企業時,就觀察到朝九晚五一成不變的上下班時間,對於許多職場員工其實是很辛苦的事。他在1960年代後期開始推動彈性工作時間、不同時段工作時間和以年度工作時數為總計的概念,而且設計了一套計算工時的設備。這項創新的概念很快地就被大眾接受,而且從德國推廣到世界各地。

哈勒在1980年代運用電腦科技研發出第一套電腦計時系統,而許多中小企業也借助這樣的系統能有效地推動彈性工時。許多德國企業採行彈性工時,讓員工可以根據自己的家庭需求和生活狀況,在工作時間上做一些調整。能解決個人的後顧之憂,員工在工作上更具動力,其實有利於企業管理經營。基本上,所謂彈性工作就是讓員工可以提早上班或是延後下班時間,不過,工作單位的核心工作時間(一般機構和企業多半是上午10時到下午3時之間)必須到班。德國公司施行彈性工時,多半是讓員工有兩小時以內的彈性。

對於家中有幼兒的上班族,施行彈性工時的公司,可以讓員工有時間在晨間把孩童送到學校後再到班。舉例來說,如果學校八時半才讓學生進教室,家長可以向公司申請十時再到班,這樣就有時間為孩子準備早餐,用過早餐,送他們去學校之後再從容地去辦公室。彈性工時不只對於許多德國職業婦女是最大的福利之一,也有不少男性會選擇和公司商量能在到班時間有些彈性。

資通訊科技的發展,帶動了另一種類型的彈性工作,就是通訊工作。許多歐美的科技公司早已開始推動,讓員工能有部分工時不必進辦公室,只要工作能如期完成即可。在北歐國家,甚至政府機構主管都可以選擇有部分時間在家工作,因為通訊科技精進,即使開會溝通都未必需要所有與會者坐在同一間會議室裡。

德國的大企業,例如西門子公司、BASF藥廠、Bosch電器公司和Volkswagen汽車公司,已經採取彈性工時多年。而近年來也有愈來愈多的中小企業,尤其是科技公司,讓員工可以享有這項福利。根據德國經濟及科技部的估計,大約80%的德國企業都已施行彈性工時。

比利時與荷蘭還提供勞工年齡彈性工時。勞工可以在年輕、沒有家庭負擔時,增加每週或每日工時;等到孩子出生,需要較長時間照護,或是年事漸長、體力衰退時,可以縮減工時。對重視家庭生活的歐洲人來說,朝九晚五這樣固定的工作時間,讓他們不能照護年幼的孩子,或是親自接送孩子上學,讓許多婦女被迫退出職場,以便照顧家庭。

再加上包括牙醫、銀行、戶政事務這些誰都會碰上的雜事,多半只能在上班時間處理,如果上班時間能更具彈性,企業少了時不時出現的一、兩個小時請假假單處理作業,勞工也得以更靈活安排自己的生活步調。也因此,1990年代開始,歐洲開啟了全球先例,發展出所謂的彈性工時,讓勞工可以更有彈性安排自己的工時,也更有時間照顧家庭、享受生活。

在歐洲議會工作已經15年的英國僱員May,依據英國與歐盟法規,簽訂了彈性工時契約,讓她每天工時達到歐盟規定10小時上限,以符合每週40小時工作契約,如此則能讓她每週四下午6時搭上往倫敦的歐洲之星,回到她在英國艾塞克斯(Essex)的家,享受3天的週末假期。

May說,雖然每次都得花上4個多小時通勤,但讓離鄉背井到海外工作的她,仍能有時間陪著3個孩子成長,「絕對值得」。而為了證明每週上班是4天或5天都不會影響效率,讓她在工作時更全力以赴。May的個案,正是西歐各國普遍推動彈性工時政策的一個範例。為了讓勞工更能自主規劃自己的生活,包括英國、法國、比利時、荷蘭等歐洲國家都有類似的彈性工時政策。

以荷蘭和比利時為例,政府制訂多條勞動工時法規,包括兼職工作、彈性上下班時間、彈性工作場所,以及工作內容調整等,都屬於彈性工時規範的範圍。目前這兩國超過半數的企業都開放員工得以彈性上下班,至於彈性工作場所與內容調整,則因為產業不同,不同企業也有不同規定。

至於彈性工時的方式,除了上下班、工作場所外,比利時與荷蘭還提供勞工年齡彈性工時措施。亦即勞工可以在年輕、沒有家庭負擔時增加每週或每日工時;等到孩子出生、需要較長時間照護,或是年事漸長、體力衰退時,可以縮減工時。另一種彈性工時,則是可以依據產業淡旺季不同,在不同月分有不同的工作時數。

一項調查顯示,目前約有70%的比利時企業提供勞工彈性工時措施,其中53%的企業主認為,彈性工時讓勞工更具效率,也對公司更為忠誠。公司是否有彈性工時政策,甚至是能否吸引優秀勞工的前提,這讓更多企業加入彈性工時措施。

目前在比利時最常實施的彈性工時措施是彈性上下班,部分企業還提供員工每週一或兩個半天可以在辦公室以外場所上班。有明顯淡旺季的產業,則多半有淡旺季工時帳戶制度。為了更保障勞工權益,荷蘭基督教民主黨(CDA)與左派的綠黨(GroenLinks)加碼推動放寬彈性工時法案,讓僱主不能拒絕員工提出依據子女上學時間,變更工時或在家工作的要求,讓勞工更能在工作與家庭之間找到平衡。

另一個在荷、比相當盛行的彈性工時方式,則是所謂的「部分工時」。統計顯示,荷蘭是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國家中,採用這類彈性工時比例最高的國家,近40%的荷蘭勞工每週工時不滿30小時,其中絕大多數是女性勞工。

所謂的部分工時概念和兼差工作有些不同,主要在於部分工時仍是專職工作,只是每週工時少了許多,這讓特別是有孩子、老人要照顧的婦女更能兼顧家庭,還能同時保有財務自主性。對企業來說,因為勞工上班時數減少,人力成本自然跟著下降,也更能因應季節彈性調整人力。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