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從未停歇—ISIS狹持日本人質、以色列空襲敘利亞、石油價格不斷下探、石油大亨沙國國王病逝等,影響全球政治經濟層面,但有一個小新聞似乎不可忽略葉門

葉門分別對區域及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有不同影響,區域是恐怖組織Al-Qaeda in the Arabian Peninsula(AQAP)的威脅,除受ISIS擾亂,如又無法抑制AQAP猖獗,困擾沙國等中東地區。對美國而言,從911攻擊事件後,AQAP一直是明顯的威脅,例如:2009年該組織試圖對一架底特律客機恐怖攻擊,及近期法國巴黎Charlie Hebdo屠殺事件等。

因此歐巴馬上任以來,葉門一直是美國外交圈忌諱地區,既危險卻、又重要。最後調任Matthew Tueller負責葉門內部事務,至今美國大使館人員大致撤離,他依舊與身邊隨扈繼續奮鬥,因為關係到美國國家安全利益。

先回頭探究葉門情勢發展,再論述接續對區域影響。葉門目前政權呈現空缺狀態,既北部30%人口的Houthis反叛軍進入首都Sanna,掌握主要政府機關,控制總統官邸等,接續現任總統Abdu Rabu Mansour Hadi及內閣總辭後,政局呈現一片僵局。

Houthis主要佔據葉門北方的Saada地區,曾於2004年爭取自治權,因其認為Sanna政府邊緣化其資源,且打壓什葉(Shia Islam/Zaydis Islam)宗教,最後遭軍事鎮壓。於2010年前總統Ali Abdullah Saleh下台後,Houthis趁勢擴張勢力範圍,最後中央政府將政治體制改為聯邦制,分六個行政區。

不過,Hadi為首政府是遜尼派,內部在權力分享分配不均下,即便兩方一度達成協議,承諾改善憲法,仍遭Houthis抵制。Houthis背後也受伊朗支持,與敘利亞、黎巴嫩國內問題亦相似之處。換言之,教派之間的衝突、或區域國家之間的競逐,葉門即是其中縮影。

但葉門局勢不穩定,亦包含南部獨立份子蠢蠢欲動。檢視過去葉門統一歷史,蘇聯解體後南北統一,但北方的民主制度並未讓南方舊有當政者獲利,1993年前總統Ali Abdullah Saleh所領導的General People’s Congress (GPC)得票表現超越南方Yemeni Socialist Party(YSP),獲得大多席次,不難理解Saleh上台後邊緣化南方部落,於1994軍事鎮壓南方十週的獨立行動。

不過Sanna中央政府也始終無法完全控制整個國家,除崎嶇山勢、大片沙漠外,複雜的族群部落,各自擁有充沛武器,曾對抗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英國入侵等。最後形成中央與部落交換條件,取決於金錢援助多寡、賦予免稅、被提供武器等,有條件地效忠葉門政府,形成「租」的效忠文化。

除了HadiHouthis及南部部落角色外,還存在AQAPAQAP問題,促使鄰邊沙國,即主要葉門的資助國,與葉門緊密合作,迫使AQAP本於沙國境內的組織分子,移至葉門重新振作,使葉門本身問題更加複雜化。沙國目的是一面打擊AQAP,另一面為平衡伊朗藉Houthis於其鄰近擴張勢力範圍。

另一個關鍵角色是美國,美國對葉門問題感到頭痛。一面是葉門對美國傳統利益上,並非影響深遠,但另一面是AQAP威脅,讓其不得不重視。歐巴馬政府持續與葉門政府合作,授權無人機空襲境內AQAP組織要犯,協助抑制恐怖組織理當受歡迎,但葉門政府心中矛盾,民眾對美國介入國內事務感到不滿,中間的拿捏分寸讓美國始終不敢在葉門境內派遣軍隊行動。

因此政治局面穩定是首要,但Houthis問題美國亦相當頭痛,因為Houthis雖打擊AQAP,但卻以反美為號召,以“Death to America”為口號。美國究竟是否依

論至今情勢發展,Hadi辭職代表無法繼續領導葉門,國會議長Yahya al-Rai已緊急召開會議。他屬親前總統Ali Abdullah Saleh,其勢力亦不可忽視。

1962年推翻王室後,葉門成為阿拉伯半島唯一的非君主國家,Saleh家族勢力不斷擴張,直到2006年連任三屆後,本有意透過修憲讓Ali Abdullah Saleh繼續擔任總統,但2011年遭群眾示威及國際壓力下,最後讓位給當時副總統Hadi

以目前局面,雖Hadi無法控制局面,但Houthis也非真要完全當政,Hadi依然是大家可接受人選。隨著沙國國王辭世,美國仍需沙國扮演打擊恐怖組織的角色,因此確保兩國間的策略不變是首要重要。

接著,沙國需一面抵抗ISIS的囂張,另一面避免葉門形成內戰,更避免讓AQAP成為最大贏家,還有美伊談判造成與美國之間的嫌隙,均挑戰新國王的就任,更別提沙國國內小震盪。

葉門看似小國,卻足以讓中東地區再陷窘境,若無法穩定政局,接續抑制恐怖組織擴張,最後形成內戰,葉門恐將是下一個恐怖組織的溫床。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