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孩子上學忘了帶東西,你會忍不住送去學校給他嗎?教育專家說,如果想培養孩子獨立自主,你應該視而不見,讓他自己承受後果。

你家的青少年要交科學作業,他討厭科學,也討厭作業。這時你會:

A. 為他設定時限,取得必要材料,整齊放在桌上,附上一些自製巧克力餅乾。

B. 邀請你的知名科學家鄰居,告訴孩子元素週期表是多麼美妙的東西。

C. 躲起來,祈禱孩子能按時完成作業。

如果你出於父母愛,或為了增加孩子的信心選了A或是B,教師兼作家拉黑(Jessica Lahey)會說你錯了。拉黑告訴Quartz:「我會想要孩子現在快樂一時,什麼也不擔心、不焦慮,或是未來一年因少許焦慮和害怕而變得更能幹一些?」

這是拉黑在《The Gift of Failure一書探討的核心問題。不久前,她發現自己的教養方式出了點問題,她在教的中學生也有些不對勁。這些學生遇到挑戰就退縮,不像以前那麼熱愛學習,家長則認為成績不好是自己的責任,大家都不開心。

她後來才瞭解到問題在哪。她說:「我們似乎太在乎要養出快樂的孩子,而不是能幹、自動自發的孩子。

心理學家葛羅爾尼克(Wendy Grolnick)做過實驗,把成對的母親和孩子放進1個房間,拍攝他們玩耍的情形。葛羅爾尼克接著把這些母親貼上「愛控制」或「支持孩子自主」等標籤,然後邀請這些孩子自己到房間裡執行一件任務。

結果很驚人。媽媽「愛控制孩子」的小孩,面對不能駕輕就熟的任務時,一下子就放棄了,另一批孩子則不然,就算遇到挫折還是會堅持完成工作。

「讓孩子自己去試、讓他們失敗」雖是老生常談,但很難做到。拉黑常常遇到家長哭著訴苦,說16歲的兒子不會自己收書包、18歲的女兒遇到衝突就不知道怎麼辦。拉黑說:「我們想,反正我們還有很多時間教會他們。然後他們就長大了1歲。」

那麼立意良好的家長,要如何讓孩子失敗呢?

你想要幫孩子一時,還是一世?

拉黑承認,自己對孩子見死不救時,也會有罪惡感,幫助孩子則會很有成就感。有天早上,她發現兒子的作業放在桌上,決定不送去學校給他。她希望兒子變得更獨立、更懂得計劃。

臉書上有朋友問:「如果妳老公把手機忘在家裡,妳會拿去給他嗎?」拉黑心想,「我又不是在教育老公。」

解救兒子的危機會讓拉黑覺得自己是個好媽媽,但對兒子的組織問題沒有幫助。為了長期教養,她必須對桌上的作業視而不見,讓自己和兒子都受點小苦。最後老師給了兒子額外的功課,也教了一些如何不要再忘記帶作業的小撇步,對兒子很有幫助。

放手讓孩子自己負責

如果小孩打掃反而弄得更亂,你會搶走他手上的海綿嗎?

其實孩子們的能力比我們想得更強,只是我們想不想承認這點而已。就算不賄賂,小朋友也會做菜、打掃房間,但要清掃廚房或更大的房間,可能反而弄得一團亂。

拉黑說,有個學生就讀一所充滿資優生的學校,讀得很痛苦。他的母親老是管東管西、跟老師安排這安排那,嘮叨著要孩子去做功課。後來孩子進了一所當地公立學校,媽媽說她不管了,不再硬要兒子留在資優班。兒子對於他看到的一切很震驚,開始主動努力,不是由媽媽安排,而是自己告訴老師他遇到哪些問題、主動做更多作業。

別稱讚結果,要稱讚孩子的努力

我們很愛稱讚小孩,但稱讚小孩聰明而不稱讚努力,會讓他們養成史丹佛專家威克(Carol Dweck)所謂「固定思維模式」(fixed mindset),讓孩子不敢面對挑戰。

威克在實驗中,讓兩組五年級生做簡單的測驗。研究人員告訴A組學生,你們答對了,因為你們很聰明。他們告訴B組學生,因為你們很努力,所以你們答對了。接著他們給兩組學生更難的考試,遠遠超過他們的能力範圍。最後,「聰明組」的孩子不喜歡這測試,也不想做更多測試。「努力組」的孩子則認為自己應該更努力,很想再試一次。

研究人員再給他們第3個測試,這次很簡單。「聰明組」孩子很掙扎,表現得比第1次測試差,但其實這兩次測試難度相同。「努力組」的孩子表現比第1次好,也比「聰明組」好。

真正恐怖的部分來了。研究人員接著告訴孩子們,他們會在另1間學校做一樣的測試,請孩子們把分數寫在紙上傳過去。「聰明組」的孩子有40%都謊報分數,「努力組」則只有10%謊報。

拉黑說,她班上也有固定思維模式。如果父母過度稱讚孩子們的聰明程度,孩子們就只會做最低限度的努力去過關,不會想做額外的挑戰和努力,不願冒險嘗試錯誤。

威克的建議很簡單:稱讚孩子的努力,而不是結果。拉黑則建議:讓孩子知道你也掙扎過。如果他們看到你失敗然後度過難關,他們會知道在一件任務上失敗,不等於身為一個人的失敗。

無條件支持

我們讓孩子去做運動,本來只是希望他們活動筋骨、呼吸新鮮空氣、學習團隊合作、玩得開心。如果他們展現出才華,很多父母立刻像瘋了一樣,尖叫著告訴他們應該怎麼做、質疑教練做法。

2位知名教練曾詢問大學運動員,「你們在國高中打球時,最痛苦的回憶是什麼?」答案是讓父母開車載回家,一路上只聽到太多說教,沒有足夠的支持。

拉黑建議,如果你去看比賽,請以祖父母而非父母的方式加油。大學運動員喜歡爺爺奶奶來看自己的比賽,因為他們是無條件支持孫子孫女,而不是期待看到成就。拉黑說,祖父母不會批評教練的戰術或裁判的吹判,就算你在場上丟臉、失敗,祖父母也會無條件支持孫兒。

老師是你的同伴,不是敵人

只要跟老師彼此交流,可以避免很多問題。說起來很簡單。拉黑說,有父母要求老師改成績,拒絕把挑戰視為學習機會。「老師在兩股力量之間拉扯,父母希望小孩更嚴格教育小孩,但拒絕那些太難、太挫折的課程。」

拉黑對於如何改善家長和老師的關係,有許多建議。其實很多道理大家都明白,可是很多家長做不到:友善、禮貌、尊重。

其他建議包括:

‧覺得發生緊急狀況或危機,必須發電郵給老師前,先等個一天

‧讓老師知道家裡的大事

‧給孩子發言權,並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讓他為嚴厲的談話做好準備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