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準會(Fed)今年9月沒升息、10月沒升息,但即使如此,還是帶來新興市場資金大規模外逃,據摩根大通( JPMorgan) 統計,流出規模是「史無前例的」,光半年的金額,就超過5700億美元。

財經部落格《Zerohedge》報導,資金流出不完全是美國準備升息所牽動,但卻是市場最大的憂慮。其餘各新興市場國家,各自有特別的國內問題,像是土耳其的內戰、巴西的政治危機,以及馬來西亞貪腐疑雲等等,而中國人民幣貶值,同樣助長了資金的大量流出。

JP Morgan 統計,今年第2季及第3季,新興市場出現大量資本外流,僅中國就出3600億美元,其他新興市場也有2100億美元流出。

由於擔心本國貨幣貶幅過巨,新興市場央行採取干預措施,造成大量累積的美元資產,在近18個月快速消失,外匯存底大減。

所謂美元資產「大累積Great Accumulation」年代,恐怕已經草草結束。

在過程中,由於各國的外匯存底,經常是以已開發國家的債券形式保有,為挽救匯市,也造成這些債券遭大量拋售。一些評論學者認為,這個因素不僅抵消了日本及歐洲全部的量化寬鬆措施,還讓全球量化寬鬆出現負值,形成量化緊縮 (QT)

對於QT的憂慮,高盛經濟學家 Zach Pandl 認為,以新興市場拋售外匯的規模來看,還完全比不上QEQT 的影響力遠不及 QE。他表示,QT 雖然類似 QE,有削弱美元的效果,但各國外匯儲量有限,作用還是沒有 QE 來得大。

Fed 12 月份將會再討論升息的可能性,由美國數據來看,升息的機率已經愈喊愈高,這種情況下,外資逃離的速度恐怕只會愈來愈快,新興市場的震盪預計也將加劇。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