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從軟體工程師到餐廳服務生,都受到人口老化、教育鴻溝、移民限制造成勞動力短缺,影響日本經濟成長。在大部分國家中日本 3.4% 失業率算是低的,低失業率象徵經濟擴張,但是日本卻出現衰退跡象,繼第二季 GDP 成長率出現 -0.7% 之後,第三季 GDP 成長率更下跌 0.8%

勞動力困境是安倍晉三一項持續性的挑戰。《華爾街日報》指出,安倍政府已經放寬外國人到日本工作門檻,但是至今沒有看到顯著成效,另外兩個更大的阻礙是人口老化,以及勞工擁有的技能與職缺需要的並不匹配。

報導指出,亞洲普遍出現企業找不到人才的問題,且過去三年更加明顯。東京行動遊戲開發商DeNA表示,在一千名員工中,只有10%的工程師具備網路科技技術。DeNA 人資部表示,他們找人時會從應徵者找出六名候選人,再從中選一個出來,但他們覺得最適合的這個人,也有六到七個工作在選擇,這是他們遇到的競爭狀況。

日本最大電子商務網樂天,工程師中有八成來是外籍人才,來自中國、印度、美國,外國人才除了有語言能力之外,且在程式訓練上有大學水準。企業要找到低技術的員工也不容易,像是保全人員、餐廳服務生、照護人員人力最短缺。許多餐廳因為招不到員工,被迫停止深夜營業時間。

缺乏勞動力已經對日本經濟產生影響。據統計今年與明年勞動短缺將影響日本全年GDP2%,約當860億美元。IMF 也指出,勞動力短缺也會抑制安倍政府貨幣寬鬆與各種刺激政策的成效。

日本薪資調升的效果也不顯著,讓許多經濟學家感到訝異,一名經濟學家認為薪資上漲得不夠快扼殺家庭支出,到頭來也是拖累日本經濟。雖然日本科技公司近年不惜一切找尋人才,讓軟體工程師的薪資在這幾年快速上漲,但是整體而言九月薪資成長幅度只有 0.6%,較去年的 0.8% 略低。

日本經濟學家指責日本勞動市場的結構,現在有四成的勞動力都屬於暫時性、兼職工作,薪資較一般正職少很多,這種非正職工作較二十年前增加一倍。原因是過去三年日本企業為了省錢,規避裁員法規,使得正職工作下降,導致非常規工作增加。

這種雙重勞動市場也限制日本生產力與潛在性成長,因為日本企業花在非常規員工的訓練費用上遠少於正職員工。

在商界的催促下,安倍政府重新整頓日本公共大學,讓學生能夠與就業市場無縫接合,並成功鼓勵更多女性與年長者進入勞動市場。日本政府計畫在2020年前招攬6萬名外國 IT 員工,同時推出針對非技術外籍勞工的客工計畫。

即使經濟學家認為移民對日本長期人口挑戰而言是重要的政策,但是安倍仍排除一項重要的增加移民計畫。IMF 認為日本近期政策雖然走在對的方向,但是效果有限,原因就是日本在積極的勞動市場政策上,較其他先進國家支出較少,且最不仰賴外籍勞工。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