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集團經營權之爭,在創辦人張榮發過世之後一個月,正式搬上檯面。除非東方企業家和富人普遍效法發起「捐獻誓言」(the Giving Pledge)的巴菲特和比爾蓋茲,生前將絕大部份財產捐出,財產不留子孫。或效法德國家族企業,所有權和經營權清楚分割,類似戲碼,長榮不會是最後一個。

曾經紅極一時的清宮劇,和近來熱門的羋月傳、甄嬛傳,都環繞在帝王生前是否立儲、儲君是立長還是立嫡,甚至立賢,以及帝王生前死後的立儲及王位之爭。套在長榮集團身上,情節似乎也相去不遠。

「the giving pledge」的圖片搜尋結果

在東方世界,類似戲碼一再上演,家天下與家族企業因此經常遭指為禍首。但家族企業並非東方獨有,西方家族企業比率從來也不低,義大利和德國,家族企業比率甚至高達 6 成以上。 從公司治理角度,東方企業的繼承權之爭,經常肇因於所有權和經營權不分、接班未制度化之害。

以隱形冠軍稱霸世界的德國,隱形冠軍企業幾乎全部都是家族企業,霸業最長持續兩百多年,所發展出來的「德式開明家族資本主義」,讓德國隱形冠軍多能基業長青,如今已幾乎極少發生「儲君」和「王位」之爭。

開明家族資本主義 支撐德國隱形冠軍稱霸世界

研究德國隱形冠軍的柏林法商學院教授、《德國奇蹟進行式》一書作者,柏林法商學院教授柏諾(Bernd Venohr)接受訪問時指出,德國家族企業都具有組織扁平、溝通管道非正式,以及管理風格由下而上的特色。這些隱形冠軍,也都普遍將公司永續生存視為最重要的目標,公司利益置於家族利益之上,通常傳賢不傳子,經營權和所有權完全分開,家族財產全部交付信託。「公司所有權人通常不貪心、有耐心,」柏諾稱之為「德式開明家族資本主義」。

根據柏諾的追蹤,德國家族企業交給外來專業經理人經營,比率高達 60 %,是其他國家的一倍以上。且研究證明,家族持有、搭配外來經理人的管理,績效高於傳子不傳賢模式。

財產不留子孫 家族與世界更美好

而迥異於德式家族企業的財產和事業安排,美式資本主義世界,則長期有財產不留子孫,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的風氣。

2011年在首富比爾蓋茲和股神巴菲特發起「捐獻誓言」運動之後,更將生前捐出全部財產的風氣推向高峰,如今此運動已經有15個國家、142名企業家和富人響應簽署,其中包括台灣的潤泰集團創辦人尹衍樑和最新加入的臉書創辦人祖克柏,但捐出至少半數財產的門檻規定,「家天下」觀念濃厚的東方企業家和富人參與其中畢竟仍屬極少數,中國一個也沒有,台灣僅尹衍樑一位。

「the giving pledge」的圖片搜尋結果

巴菲特 : 擁有太多 讓我吃不消

「捐獻誓言」發起人巴菲特不開名車,沒有豪宅,至今仍然住在28歲時購買的內布拉斯加州小鎮寓所裡,生活簡單樸實。他曾被歐巴馬請到白宮,為美國經濟把脈,談話中,歐巴馬看到他的領帶邊緣有些磨損,還送了一條領帶給他。

巴菲特捐出幾乎全部近500億美元的財產,他經常說:「擁有太多,反而讓我吃不消。」

他說,有錢人都會想到如何處理自己的財產,但必須把握時機,「很多富人活到了 80 幾、 90 歲才立遺囑,到那時,他們的腦筋再也不會像現在這麼清楚。」

年僅32歲的臉書創辦人祖克柏去年12月在女兒出生頭幾天,便宣佈為了慶祝女兒的誕生,讓全天下的下一代能夠享有更美好的世界,他與太太決定,響應巴菲特和蓋茲發起的「捐獻誓言」,捐出臉書持股的99%、價值約450億美元,投入慈善。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