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國和美國取得成功之後,民粹主義者已經把目光投向另外五張多米諾骨牌。

在一年之內,義大利、奧地利、荷蘭、法國、德國都將舉行大選。從社會不平等到移民等種種問題引發的民眾對政治和商業權勢集團的不滿,可能會對這些選舉造成重大影響,從而使投票結果越發難以預料。

野村的高級獨立客戶顧問 Bob Janjuah 對彭博電視的 Guy Johnson 說:「現在,我覺得,我們開始認識到民意調查一直都低估了極端主義和民族主義的候選人。」

左起義大利總理倫齊、德國總理梅克爾、法國總統奧朗德      (圖:AFP)

左起義大利總理倫齊、德國總理梅克爾、法國總統奧朗德

民粹主義的潮流首先在英國沖破了建制派的封鎖。以下是民粹主義過往勝利的時間線,以及未來 10 個月全球在這一方面面臨的挑戰:

英國公投

英國6/23日公投可以算是一個分水嶺,選民們挫敗了英國龐大的建制派,也無視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到北約等國際機構的呼籲,在公投中決定退出歐盟。在英國首相特里莎梅上任四個月之後,退歐的影響依然在困擾著英國,因為英國政府到底將采取怎樣的退歐計畫仍舊存在著不確定性。

然後,我們可以快進到唐納川普的大選獲勝。「革命還在繼續,」英國獨立黨的臨時領導人、英國退歐公投的設計者之一 Nigel Farage 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說,「2016 年發生了兩起重大的顛覆性事件。我相信,大企業、大銀行和政治權勢人物的罪惡聯盟正在走向末路。」

義大利公投

下一個考驗就在不到一個月之後。義大利將於 12 4 日就憲法改革舉行公投,總理倫齊表示公投有助於使政府更加穩定,使立法更加高效。他還承諾,如果憲法改革在公投中未獲通過,他將會辭職。這使得此次公投成為對其擔任總理職位的一次投票。民意調查——假如可信的話——顯示倫齊將以微弱劣勢失敗,這將會進一步提升反建制派政黨五星運動的聲望。公投也可能導致義大利明年提前舉行大選。

奧地利總統大選

在義大利12/4 日公投的同一天,奧地利將進行新一任總統的大選,之前的一次選舉被宣布無效。雖然與鄰國德國一樣,政府實際權力掌握在總理手中,但對於總統這個基本上只是禮儀性職務的爭奪也將受到密切關注,因為此次選舉可能導致二戰以來西歐國家出現第一位極右翼領導人。

荷蘭

荷蘭將於3 /15 日開始進行議會選舉,拉開 2017 年歐洲史無前例密集選舉的序幕。荷蘭可以稱得上是歐洲政治的一個模板,多黨派、不穩定的政黨聯盟組建政府已經成為常態,屆時荷蘭將有大約 13 個政黨爭奪議會席位。Geert Wilders 領導的反伊斯蘭教的自由黨在一些民意調查中已經與首相 Mark Rutte 領導的自由民主黨並駕齊驅。 Wilders希望在荷蘭復制英國退歐的勝利,他在推特發文稱:「人們在重新接管自己的國家,我們也將會這樣。」

法國總統大選

法國的選民曾經兩次將國民陣線送進大選的決賽階段,不過都在最後關頭放棄對了這個反移民政黨的支持。英國退歐公投和川普大選獲勝表明,在 5 /7 日的第二輪總統大選中,對任何可能性都不能想當然。

鑒於奧朗德是法國歷史上最不受歡迎的總統,而其深受許多人反感的前任薩科齊希望憑借共和黨提名而卷土重來,國民陣線的馬琳勒龐或許有一線機會。

德國大選

德國因其擁有旨在防止獨裁傾向的憲法制衡機制,因此成為歐洲對民粹主義最具抵抗力的國家。2017 年秋季的聯邦選舉將證明這一點是否依然有效。

德國反移民的另類選擇黨的聯合領導人 Frauke Petry 認為,川普獲勝對於德國有借鑒意義,稱「正如美國人不相信主流媒體的民調一樣,德國人也必須擁有通過投票箱表達自己意愿的勇氣。」

德國現任總理梅克爾尚未透露是否會再次參選,但其政黨已經因移民政策而遭遇一系列地方選舉的失敗。川普的意外獲勝或許只會促使其更傾向於尋求第四個總理任期。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