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朱莉的寶藍色髮夾

  

李奇與幾位男同學背對著蘸月池,閒坐在石護欄上,享受著太武山上的微微涼風。

這是金門高中一年一度校外教學的日子,學校安排到太武山上的海印寺參訪。太武山雖只是小山,最高處僅253公尺,但因是島上最高峰,且有許多古蹟名勝,所以一直以來都是民眾必遊之處。不過,在海峽兩岸敵對之際,山上有重兵駐紮把守,因此除了每年的農曆正月初九開放登山外,平常時候要入山就得要專案申請,就像這天的校外教學一樣。

半個多小時前,學校租用的七、八部遊覽車抵達山下。李奇班上的男同學一下車便嘻嘻鬧鬧,相互比快地急行上山。到了海印寺時,大夥已全身是汗,因此一看到寺前的蘸月池,就爭先恐後地跑到池邊,並跳坐上沁涼的花崗石圍欄,邊乘涼喘息,也邊胡聊瞎扯。 

閒聊了好一陣子後,同學們漸漸被其它東西吸引,離開了池畔。有的人走往內殿參觀,有的人移到寺旁石階閒坐,有的人則追逐著寺外的小黃狗玩耍。李奇不是個愛熱鬧的孩子,想自己一個人清幽一下,因此跳下花崗石圍欄,面對著蘸月池,將兩肘臂擱在石欄上,看著池中的清澈泉水,悠哉神遊。 

遐想了一會,李奇不覺忘魂出神。忽然,右臂被人輕拍,李奇連忙收回心神,卻乍見一隻小指般大的寶藍色小貓由面前那人的髮際蹦跳出來,躍入蘸月池中。李奇悾然一驚,定睛瞧向池內,卻不見任何貓影,也不見池水晃漾。狐疑之際,暗忖「難道是黎曲來了」,於是趕緊回頭看向來人,出乎意料之外地,眼前不是黎曲,而是朱莉。只見朱莉慧黠地笑著,開玩笑地詰問:「又心不在焉了。看你唸唸有詞地,跟誰講話啊?」 

李奇有些不好意思,但掩不住對朱莉主動找他說話的喜悅,開心地回說:「沒有啦,在想著電阻的色環要怎麼背才記得住。」說完後,正眼望著朱莉,不意中卻又吃了一驚。

「海印寺 金門」的圖片搜尋結果

 

李奇呆呆地看著朱莉秀髮上的那個寶石藍髮夾,心中快速轉過許多念頭,他不知道這只是巧合,還是冥冥中將有其它事情發生?隱隱約約間,他覺得他跟朱莉、還有那隻五顏六色的「薛丁格的貓」應該是有些神祕的因緣。因為,上一次是看到了一隻綠絨貓鑽進朱莉的課桌抽屜,之後兩人便開始有了較多的互動;而這一回是她的髮夾竟變幻成了一隻湛藍貓…… 

「孩子,我們又見面了。」 

李奇聽到這聲音,震跳了起來,幾秒鐘前還在面前的朱莉已經不見了。李奇有些失望,心想或許是自己遐想太多了,看來朱莉跟貓只是巧合地一起出現而已;因為,那隻寶藍貓並沒讓他跟朱莉有更進一步的交流,它的出現似乎只不過是為了帶他進入黎曲的宇宙罷了。 

 

『第七課  要像池中泉  日夜汩湧不息』 

黎曲往池水比劃了幾下,頃刻間,水面上出現了像寶石一樣的湛藍字跡。李奇知道新的一堂課開始了。 

「我們先複習一下培養富裕力的三個重要方法。」 

「我來說看看,」李奇自願地說。 

「好,你來說。」 

「富裕力就像一把鑰匙,能夠打開富裕宮殿,釋放出深鎖在殿內的各種財富與幸福。這把『富裕之鑰』長得像一隻有翅膀的貓咪,那一對金澄澄的翅膀分別是濃情想像力及信念,它們是藉由內心底層的潛意識力量來培養富裕力的兩種最核心方法。貓咪的鬍鬚則是全面感知,透過對自己深度的敏銳觀察來瞭解自己真正的信念是什麼,然後據以擬訂新信念來消滅不想要的舊信念,」李奇高興地複習著之前學過的。 

黎曲聽到「消滅」這兩個字微微一愕,似乎有些話想說,但一轉念,反而微笑地說道:「非常好。是的,我們想要的富裕都在潛意識裡,區別只是有的人想要心靈上的富裕,有的人想要財寶上的,有的人想要健康上的,有的人則同時想要這三者。沒有好或壞,也沒有對或錯。」 

黎曲停頓了一會,然後自問自答地說;「會不會太貪心?絕對不會。要一種富裕跟要三種富裕並沒有什麼太大差別。因為,宇宙本來就是非常地豐富,你可以同時擁有任何你所想要的東西,只要你懂得如何去要,只要你懂得如何去打造一把你專屬的富裕之鑰。不過,培養富裕之鑰並不容易,因為它是有生命的,它可能長大,可能縮小,也可能消失不見。」 

李奇想起之前的某一堂課曾聽過這個觀點,因此焦急地問:「要怎麼做才能讓這隻貓咪健健康康呢?」 

 

童年的記憶永遠都不會消失  接受它  不要對抗它 

黎曲變換了水面的字句後,用像佈道家般的口吻說道:「我們會成為什麼樣的人都由我們的潛意識決定。我們潛意識裡想的是什麼,我們就會是什麼。」 

「如同你已經知道的,」黎曲繼續說:「培養富裕之鑰的三個最重要方法都跟潛意識緊密相關。但是,我們潛意識真正想的卻可能跟我們以為的大不相同,所以,在前一堂課我們說到,當運用『濃情想像力』及『信念』將富裕的想法灌輸給潛意識後,我們內心底層卻可能還是有相衝突的信念,讓我們發射出相衝突的腦波頻率,造成我們沒有辦法得到我們想要的事物。」 

「所以須要用『全面感知』來找出相衝突的舊信念,」李奇搶著接過來說,但心中很不解,暗忖「這不是剛剛已複習過的嗎?」 

「是不是覺得奇怪為什麼我把你剛剛說過的又再重提一遍?」 

李奇點點頭,有些不好意思。 

黎曲指了指水面上閃著湛藍光芒的字句,然後說:「童年的記憶永遠都不會消失,永遠都會在我們的潛意識裡,也永遠都會是我們潛藏的信念。就算我們用全面感知找出了這些底層的舊信念,並設計了新信念來輸入潛意識中,舊信念還是會一直存在。」 

李奇有些錯愕,好一會後才期期艾艾地問:「可……可是……前一堂課,您不……不是說……我們可以設計新信念來取代舊信念嗎?」 

「是的。我們可以設計新信念來『取代』舊信念,讓新信念成為我們新的本能、新的習慣、新的舒適圈。但是,舊信念卻還是一直都會存在,也一直都會是我們本能的一部分,因為信念、童年的記憶、幼時發生的事通通都是資訊,而資訊永遠不滅。所以,我一直以來都是說用新信念『取代』舊信念,讓舊信念不發揮作用;而不是說用新信念『消滅』舊信念。」 

「您是說信念可以被取代,但卻無法被消滅?」李奇迷惑地問。 

 

舊信念就像沁入石壁的礦物質  永難割捨  但卻會不斷地漏滲出來 

黎曲指著蘸月池的花崗石壁,語重心長地說道:「我們的潛意識就像這片花崗石壁,在它還很年輕的時候、在它不自願的情況下,許多雜七雜八的礦物質沁入了它的縫隙,成了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些五花八門的礦物質就像是我們不想要的舊信念,是在我們不知不覺的情況下進入了我們的潛意識,尤其是在我們幼年的時候。我們不知道它們存在,更不知道它們在影響我們。」 

看了狀似聽懂的李奇一眼後,黎曲繼續說道:「雖然這些礦物質已經深入並固著在花崗石中,但還是會慢慢漏滲出來。如果池中的水是死水,不流動,那麼這些緩慢滲出的礦物質就會占滿整個池子,就像我們的腦子被不好的舊信念占滿了一樣。表面上看來,這些礦物質在池中的濃度很稀薄,不過,由於它們是池水中唯一的東西,所以它們會是主宰者,會在每一個緊要的關頭主導我們的選擇與決定。」 

「但是,」李奇聽明白了,因此開心地接著說:「如果池水是活水,那麼不斷湧出來的清水就會將那些我們不想要的舊信念帶走。」 

「是的,清水就像是美好的新信念,當我們將清水注入池中後,緩慢溶入池中的礦物質就會被沖淡,於是新信念就能主導我們的本能反應。」 

李奇歪了一下腦袋,回想池中出現的第一段文字,很快地便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並興奮地說道:「『要像池中泉,日夜汩湧不息』。這堂課我們要談的是『持續不懈 (Lastingness)』,對吧?」 

 

持續地餵養  二十四小時不停地餵養你的富裕之鑰 

黎曲很高興李奇已經抓到了重點,於是微笑地說:「舊信念是在花崗石形成的初期就已沁入岩中的礦物質,會跟著你一輩子。新信念則是岩石已長成後才慢慢生養出來的,因此很難像舊信念一樣牢牢地深入花崗石壁之中。所以,舊信念一直都會是你的本能,而新信念則要持續不斷地灌輸到潛意識裡,才有機會成為你的本能。」 

李奇一邊聽,一邊緩慢地點頭,這下子他已完全清楚持續不懈對養成新信念的重要性了。不過,他對池中字句寫的「二十四小時」頗感疑惑,因此問道:「『二十四小時』?真的可以嗎?還是這只是一個誇張的強調說法?」 

 

意識睡著了  潛意識仍在工作 

「這並不是誇張的譬喻,而是實務上可行,並且真的必須這麼做的具體方法。」 

 黎曲指了一下水面上的新標語,然後又說:「先設計你想要的新信念,然後利用潛意識二十四小時都不睡覺、永遠都不眠不休的這個特性,持續不懈地跟你的潛意識溝通,將你的新信念輸送給它。這樣,你的新信念就會取代舊信念。甚至,你的新信念還可能沁入你最底層的潛意識中,成為你的新本能。」 

「要用什麼方法來輸送新信念給潛意識呢?濃情想像力……?還是……?」李奇不解地問。 

「是的,就是之前你所學過的濃情想像力、信念、及全面感知這三個基本作法。」 

「所以我必須輪流使用這三種方法?」 

「不,不是這樣的。濃情想像力、信念、及全面感知這三者相依相生,很難截然區分出彼此,所以無法『輪流』來使用它們。實務上,我們必須三者同時並用,才能有效地將美好的新信念輸入潛意識中。在這節課,我要教你的就是綜合這三者為一體的兩種有趣的方法。」 

李奇睜大了雙眼,既好奇又興奮地看著黎曲。 

 

肯定句 : 啟動你潛意識力量的咒語及口訣 

「第一種方法是肯定句 (Positive Affirmations)。」 

「那是什麼?」李奇更好奇了。 

「記得之前我們曾經唸過一些像是咒語、也像是口訣的話句嗎?」 

李奇當然記得,有好幾次他都有這種感覺,覺得黎曲像是在唸口訣,而不是在跟他說話。 

「信念就是真正的相信,就是打從心底『知道』、並且認定事情本來就是這樣,」李奇將黎曲曾經唸誦過的一段「口訣」默誦了出來。 

黎曲會心地一笑,然後右手往池水揮舞了幾下。轉瞬間,水面上的淡淡藍光重新排列出一段文句。 

 

 「affirmation」的圖片搜尋結果

 

唸誦肯定句是為了讓你發出與新信念相對應的腦波頻率 

「肯定句就是一段對你有感覺、有意義的文句。這段文句能激發你的情感,讓你沉浸在你所想要的畫面已經實現的感受裡。使用肯定句這個方法時,你必須先將你所想要的新信念設計成一段容易記誦的文句。這段文句合不合邏輯、合不合文法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段文句必須對你有強烈的意義,跟你有強烈的聯結。」 

李奇有些意外,原本他以為肯定句就是類似行為準則、或是道德規範之類的宣言。 

黎曲讀出李奇臉上表情的含意,因此問:「是不是覺得意外?」。 

李奇點了個頭,黎曲接著說道:「道德規範或行為準則之類的宣示陳意雖高,但句子缺乏感情,讀不進心坎裡,不會讓人有深刻的感受,因此不會讓我們發出美好的腦波頻率,將美好的事物吸引過來相共振。所以,教條似的句子並不是肯定句,唸了只是白唸而已,甚至還可能引起反效果。」 

「反效果?」 

「嗯。事實上,會吸引來反效果的不是只有像教條的句子而已,就算是曾經對你有用的肯定句也可能引來反效果。」 

「我不懂。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為什麼還要唸肯定句?」 

 

重點不是肯定句本身  而是它所帶動的情感 

「誦唸肯定句的目的是為了將你的理性抽離,讓你的感性澎湃活躍。這樣一來,你就能不受理性干擾地跟你感性的潛意識說話,把肯定句中所含的信念溝通給它。因此,肯定句本身必須是對你有強烈感覺的句子,能誘發你美好的情緒,讓你進入你所誦唸的句子中所描述的情境。」 

聽到這裡,李奇頗有些感想,便說道:「您說過,理智就像堅硬的椰子殼一樣,固執地守衛在潛意識的外面。我想,道德規範等教條式的句子嚴肅剛硬,是理性的說教,而不是感性的訴求,因此唸誦這樣的句子,就只會引起更多的理性衝撞罷了,是無法跨越理性的意識所構築的圍籬,讓我們想要的新信念進入感性的潛意識中去的。對吧?」 

「太好了!一點都沒有錯!事實上,假設你所設計的肯定句太過理性,讀起來就像道德教條一般,那麼,你在唸誦的過程中就非常可能會愈唸愈心煩,愈唸愈氣躁,於是你所發出的不但不是好的腦波頻率,反而是緊張浮躁的頻率。」 

李奇忽然靈光一閃,問道:「是不是可以這麼推論,就算是以感性為訴求的肯定句,甚至是曾經對我們有用的肯定句,如果我們在唸誦的過程中產生了不好的情緒,譬如緊張、恐慌、或是懷疑,那麼我們發出來的也是不好的頻率?」 

「正是如此。所以重要的不是肯定句本身,而是它所帶動的情感。」 

 

肯定句是為了幫助你感受你所想要的畫面已經實現 

「我願意放下對跌跌撞撞的需求,我張開雙臂,輕鬆擁抱正迎我而來的巨大財富與幸福,」黎曲鏗鏘沉穩地唸誦了一段肯定句。 

李奇有些錯愕,這段話感覺起來怪怪地。 

黎曲當然知道,但他並不急著解釋,仍是照他想要說解的順序與步調說道:「很多年前,我運用『全面感知』觀察我的內在,發覺跌跌撞撞是在我幼年時就沁入我潛意識中的信念,因此我用肯定句設計了這段新信念。我將這段話每天唸,每夜唸,開車的時候唸,跑步的時候唸,睡覺前也唸,甚至作夢時都唸。我二十四小時不停歇地讓這段話進入我的潛意識中。然後,在不知不覺間,它成了我的新信念。」 

黎曲停頓了下來,看了面現疑惑神情的李奇一眼,然後才又說道:「這段話很多地方不合文法、不合邏輯。但,這就是跟潛意識溝通的方式,用感性的語言,而不是理性的字句。」 

「不懂得『放下對跌跌撞撞的需求』是什麼意思?對吧?」黎曲笑笑地問,就見李奇不住地點頭。 

「我們每天消耗的能量中,高達百分之二十是供應給大腦。遠古的時候,為了求生存,大腦必須盡量減少判斷,只消耗日常生活所須的能量,因為這樣才會有多餘的能量給身體其它的部位來應對『戰或逃』的反應。這樣的行為模式早已寫入我們的DNA中,成為我們的本能,所以我們的大腦喜歡安定、平穩、可預測;不喜歡變動、衝突、不可預期,因為那須要消耗額外的能量去做思考,減少應對『戰或逃』的能量。」 

「安定、平穩、可預測就是指有固定的行為模式?」 

黎曲做了個手勢,鼓勵李奇繼續說。 

「也就是有『習慣』的行為模式?」 

黎曲又點點頭,微笑地等李奇往下講。 

李奇沉吟了一會,不知接下來該如何推論。不過,忽然想起黎曲幼年時經常跌跤的故事,頃刻間,思路全通了。 

「習慣就是舒適圈。離開舒適圈就會渾身不自在,這時潛意識就會設法在我們不知覺的情況下將我們拉回舒適圈。除非……除非我們有意地去擴大或改變我們的舒適圈,讓潛意識習慣新的舒適圈。」 

黎曲高興地拍了拍李奇肩膀,並接著說道:「所謂的『需求』就是指潛意識想要回到固有習慣、固有行為模式的需求,也就是回到舒適圈的需求。這個需求是我們意識層面所不知,甚至否認的,但它卻是潛意識最真實的渴望。」 

黎曲接著又說:「我針對我潛意識想要跌跌撞撞的需求設計了這段肯定句,藉由不斷地誦唸,讓潛意識安心地『放下』這個『需求』,並讓潛意識沉浸在張開雙臂擁抱巨大財富與幸福的畫面裡。」 

李奇一邊聽黎曲講述,一邊想像著他所描繪的畫面。不覺間,他已進入了那個情境,彷彿浸沐在「巨大」的財富與幸福之中。 

黎曲讓他享受一會那種愉悅充滿全身的感覺後,然後說道:「你在寫文章的時候,不會用『巨大』來形容幸福,因為那不合修辭文法。但是在肯定句裡,你愛怎麼用就怎麼用,只要對你有感覺,能激發你的想像,觸動你的情緒,你就該那麼用。因為,肯定句是私密的,是用來跟你的潛意識溝通的。你不必理會別人怎麼看待你的肯定句,你也不必理會它優不優美;你唯一須在意的是,它要能幫助你感受你所想要的畫面已經實現,幫助你發出美好的腦波頻率。」 

李奇想了一會後,說道:「我想我已經能體會為什麼肯定句是濃情想像力與信念並用的方法了,但是我不太懂它是怎麼跟全面感知相關聯的?」 

 

唸誦肯定句若覺心煩就必須停止 

「使用肯定句的目的是為了讓潛意識能夠自然愉悅地接受新信念,在毫不懷疑的心境中,將我們想要的畫面視為當然。然後,我們所相信的、我們所以為是真的、我們所衷心感受體會的,就會因腦波的共振法則而具體實現,」黎曲再度以一種傳道士般的語氣說著。 

「但是,」黎曲話鋒一轉,接著說:「很多時候,我們的心情會受許多因素影響而變得焦慮,我們的信心也常常會動搖,這時我們若不知覺而繼續誦唸肯定句,我們混亂的大腦就會發射出雜亂的頻率而產生反效果。」 

「您意思是說在唸肯定句的同時還須要打開所有的六感天線來觀察我們自己?」 

「是的。任何時候我們都必須打開所有的天線來全面感知我們的言、行、舉止。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發掘我們潛意識所想的跟我們所期盼的是否相符。唸誦肯定句時也是一樣,除了運用濃情想像力及信念之外,還必須透過全面感知來覺察我們的心境是否平和喜悅、還是焦躁不安。只要覺察到有不安的情緒,就應停止,否則只會帶來反效果。」 

李奇滿意地笑了,覺得對肯定句都懂得差不多了,不過還剩下一個問題不瞭解,因此問:「我要怎麼開始呢?還有,有沒有正確的運用場合、時間、及方式呢?」 

 

只要心境對  隨時隨地都能運用肯定句 

「首先,你要運用全面感知找出你不想要的舊信念。然後,設計你的新信念。接著,把新信念轉換成對你有深刻感受的肯定句。」 

「要如何轉換呢?」 

「一開始你可能不知道怎麼做。不過,你可以模仿。模仿久了,你就會知道如何創造對你有用的專屬肯定句。」 

「模仿?」李奇眼睛一亮。 

「有兩位非常棒的作者,你可以從他們的書裡找到許多極為有用的肯定句。我自己經常在用的肯定句以及我在課堂上說過的一些肯定句都是從他們的書上得到啟發,然後根據我自己的情境與需要修改而成。」 

「是那兩位呢?」李奇迫不急待地想知道。 

「一位是約瑟夫.摩菲(Dr. Joseph Murphy),另一位是露易絲.賀(Louise Hay)。你可以從有宗教家胸懷的摩菲博士所撰寫的『潛意識的力量(The Power of Your Subconscious Mind)』及慈祥美麗並熱力無限的賀女士所著作的『創造生命的奇蹟(You Can Heal Your Life)』讀到非常多很有用的肯定句。然後,你可以根據你想改善的項目唸誦他們所提供的相關肯定句。慢慢地,當你有了感覺、有了體悟之後,你可以修改這些肯定句來切合你特殊的情境。」 

黎曲等李奇作完筆記後,才又說道:「誦唸肯定句不須特定的儀式,不須特定的時間,也不須特定的場合。你可以躺著唸、坐著唸、也可以走著唸。你可以開車時唸,睡覺時唸,或是聽音樂時唸。你不必焚香淨身,你也不必盤腿靜坐,你唯一須要的是信心、信任。」 

 

相信你所誦唸的  全然地相信 

「假設你對你寫下的肯定句有懷疑,不要唸它。因為,你所懷疑的,潛意識會照單全收。當你對肯定句中所描繪的情境沒信心時,每唸誦一次,你就會發出一次懷疑、不安、恐懼的頻率。其結果就是,你會吸引來你所恐懼、不安的事情來跟你相共振。」 

李奇驚嚇了一跳,他沒想到唸誦肯定句還可能會有嚴重的後果。 

「相信你所寫的肯定句,相信你的腦波力量,相信宇宙的神奇。只要你的心境是相信、是信任,唸誦肯定句就會讓你所想要的畫面加速實現。」 

「那我應該怎麼唸呢?大聲地唸?在朋友面前唸?還是自己一個人偷偷躲起來唸?」 

「你覺得在公然大眾的場合,你有辦法唸嗎?」黎曲執疑地問。 

李奇搖搖頭。 

「你覺得在朋友家人面前,你能夠專心投入地唸嗎?」黎曲再次追問。 

李奇想了一下,緩緩地搖頭。 

「這就對了,唸肯定句的目的不是要吸引別人的注目,而是要讓你能全心全意地進入你所想要的情境與畫面之中。因此,最好是在你獨處的時候唸,這樣才能避開別人異樣眼光的干擾。而且,默唸的效果往往比出聲唸來得好。」 

「默唸?像背書那樣嗎?」 

 

鏗鏘有力地默唸肯定句  要像琴音敲彈在心坎上 

「不是像背書那樣。背書時我們只是一昧地記誦,不會去管句子的抑揚頓挫,不會去感受句中的場景。默唸肯定句則要鏗鏘有力,讓一字一句都像琴音一樣敲彈在你的心坎上,迴盪在你的腦海中。」 

「默唸?鏗鏘有力?」李奇不懂這兩件看似相左的事怎麼會兜在一起。 

「將默唸的速度放慢,就像你平常說話的速度一樣,但是要在腦子裡清晰響亮地唸出聲音來,就好像那些出色的演說家一樣,每個咬字、每個音節都很清楚;每個動作、每個表情都很生動。當你這麼默唸時,你會聽到你自己的聲音,你會感覺那就彷彿是清脆的琴音敲響在空曠的山谷中,牽動著你的心弦一起共鳴;你也會感受到你句中的情境,就如同你正身處當場一般地真實。」 

李奇高興地笑開嘴,覺得已經抓到了肯定句的訣竅。不過,轉念間,忽然想起了誦經,因此好奇地問:「常常看到左鄰右舍的鄰居長輩讀誦經書,這應該不算是肯定句這種方法吧?」 

「不算。經書的內容通常晦澀難懂,誦經者往往只是口頭上唸而已,心裡頭卻無法真正進入書中所描繪的情境,因此無法激發出『想要的畫面已經實現』的那種感受來改造我們的潛意識。而且,經書的內容無法切合每個人獨特的情況,自然也就無法針對每個人不同的潛意識情境來發揮作用。所以,誦經比較像背書,而不是肯定句。」 

「您意思是說讀誦經書是沒有用的?」 

黎曲神祕地笑了起來,指著池水要李奇看一段新的字句。 

 

讓理智煥散  就能放鬆地冥想你想要的畫面 

「誦經雖然不是肯定句,但卻與這節課我要教你的另一種跟潛意識溝通的方法有些相關。」 

李奇沒追問那是什麼方法,只是靜靜地等待黎曲揭開謎底。 

「冥想,」黎曲看著水面,朗聲地說。一會後,才又讚歎地說:「冥想的力量跟肯定句不相上下。」 

「您是說靜坐?」 

「不,不是靜坐。大家總把這兩個名詞混用了,靜坐跟冥想並不相同,」黎曲又是神祕地笑著。 

「靜坐講究呼吸,強調靜心。正確的靜坐能夠調息養身,增強身體的免疫功能,幫助身體療癒,而這也是許多人從事靜坐的目的。冥想則不要求調息與心靜,而是要能專注地想像自己所想要的畫面,並在心中真實地感受到那個情境,甚至感覺到一切都已成真。」 

「聽起來,靜坐跟身體保健比較相關,冥想則與財富及心靈成長的關連較大?」 

黎曲搖搖頭,說道:「不全然是這樣。冥想的時候,你可以想像心靈、錢財的富足,你也可以想像身體方面的富足。只要你全心投入地想像,你就能得到。而靜坐的時候,你的呼吸、心跳、腦波都慢了下來。你身體產生的溫暖氣場能幫你強身保健並療癒傷處。但是,在這種身心都很舒緩的時候,也是跟你的潛意識溝通的最好時候。你可以藉這個時候將你想要的富裕情境及畫面輸入你的潛意識中。這些畫面並不局限於身體方面,也可以是心靈或財富相關的。」 

「所以就本質上來說,靜坐跟冥想並沒有太大區別,都是要讓千思百慮的理性意識飄走,讓潛意識浮現出來?」李奇不是很有把握地說。 

「對極了。但靜坐並不容易,很多人都很難靜心,很難進入靜坐的鬆弛狀態,」黎曲話鋒一轉,繼續說道:「因此我要教你的是比較隨性,不須盤腿,不須調息,不須特定場所,也不須特定時間的冥想。你可以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任何姿勢做冥想。五秒鐘、一分鐘、五分鐘、十分鐘,都沒有關係,只要能夠進入全面感知的冥想,你要的富裕就會出現。」 

聽到黎曲說得這麼輕鬆,李奇大感興趣,眼睛睜得大大地。 

 

想像口中含著一顆酸梅  你若皺了眉或是垂涎欲滴  你就是在冥想狀態中 

「就這麼簡單?」李奇看到池中藍光盪漾的字句,有些詫異。 

「很容易,對不對。不須要特別的儀式及地點,只要放輕鬆,讓你的想像帶領你,你的心靈就能輕盈地飄飛起來。然後,利用這個放鬆的剎那,想像你所想要的畫面與情境,真實地感受它,用你所有的六感來體會它。過程中,如果理性意識跑進來干擾,那就中止。不過,不要因為中斷了而覺得可惜,也不要懊悔。而是要高興,高興你有過一次美好的冥想經驗。不用計較冥想了多久,重要的是你已經多增加了一次發出美好腦波頻率的機會。經常地冥想,持續不懈地這麼做。跑步時、聽音樂時、睡覺前、睡醒時,任何時候都可以冥想。不過,須運用全面感知,觀察你是做畫面清晰且情緒高度集中的冥想,還是做思緒飄來忽去的白日夢。如果察覺是白日夢,就淡淡地將它放掉,不要再繼續下去。」 

「跑步或走路時冥想,不危險嗎?」 

 

潛意識是多工的  你愈信任它  它就愈能多工 

「跑步或走路時做白日夢的確很危險,但冥想不會。潛意識有一個祕密,它可以多工。而且,你愈信任它,它就愈能多工處理你所有的事情,包含在危險的時候警示你。」 

黎曲不理會李奇臉上訝異的神情,繼續說道:「冥想的時候,你的腦波頻率非常單純乾淨。這時候,你的潛意識非常清明,可以多工處理許多事情。你只須放輕鬆,信任它,它就會用心守護你,幫你留意週遭的一切。但是當你做白日夢時,你的腦波頻率雜亂無章,你的潛意識必須疲於應付你變來變去的想法與指令;在這種情況下,它很難準確地多工處理不同的事情,甚至難以兼顧對你生命安危的警戒。」 

李奇聽明白了,但心中還有些懸念,於是轉換主題問道:「之前我們談到誦經,不知它到底是什麼?是冥想嗎?」 

 

你可以藉助儀式來幫助你進入冥想 

「相對必須靜心及調息的靜坐來說,冥想已經是很容易上手的了。但是,如果你覺得要進入冥想的狀態也不是很容易,那麼你可以藉助一些儀式。」 

「您是說誦經是一種幫助冥想的儀式?」 

「是的。有時候我們須要一些儀式才能專注下來。焚香、禱告、盤腿、合十、以及誦經在相當程度上都是儀式。透過這些虔敬的儀式,我們的潛意識比較容易安定下來;然後,我們才能比較容易進入全面感知及濃情想像的冥想狀態。」 

李奇回想起之前跟著祖母焚香誦經的經驗,不禁有感而發:「我想,誦經本身並沒有神奇的力量,它沒有任何法力能讓我跟潛意識溝通,因為我根本不懂經書的內容,無法跟經句起共鳴。但是,透過誦經的儀式,我的心情的確會被感染而安定下來,而我的腦子也會被誦經聲占滿,這時,我的意識也就被牽絆住了,無暇理會其它的事情,因此也就不會頑固地擋在潛意識外面,阻礙我跟潛意識溝通。」 

黎曲欣慰地說道:「音樂也有同樣的效果。每個人都有喜歡、合適的音樂。當你將這些音樂用適當的音量播放時,它會占滿你的腦子,絆住你的意識,這時你就可以輕鬆地將你想要的訊息灌輸給潛意識了。」 

聽到這番話,李奇微微笑了起來。紅通通的夕陽下,他的腦子裡響起了那首好聽的「瓦倫西亞」,眼前則如真似幻地出現一個坐在橙樹下的模糊倩影。然後,他聞到了淡淡的橙花香。 

李奇好奇地回頭,眼前卻沒有人影,最近的同學離他至少都有十公尺之遙。 

李奇有些不解,但立刻驚覺他應是離開了黎曲的宇宙,回到自己的世界裡來了。果然,當他再轉過頭後,身旁的黎曲已經不見了。但是,讓他喜出望外的是,朱莉正在身旁,一如他未穿梭時空前一般。 

「我有一個口訣,要不要學?」 

「什麼口訣?」李奇愣了一愣。 

「電阻的色環啊!你不是正在背那些顏色嗎?你怎麼了?老是心神不寧地。」 

李奇羞愧地憨笑著,神情很是尷尬。 

朱莉不理會李奇的傻笑,眼睛滴溜一轉,背誦道:「Boldly Believing in RICH ……」 

「嗶……!」一聲尖銳的哨聲響起,接著老師們拉開嗓子,大聲呼喚學生們上車。 

「下回再告訴你,走吧!」朱莉說完後,跟著一群女同學半跑半跳地往巴士的方向嘻嘻哈哈而去。 

李奇滿腹狐疑地愣立著,猜不透朱莉唸的東西跟電阻色環有什麼關係。不過,又是一聲高亢的哨音響起,撕裂了西天的雲彩,李奇趕緊跳離蘸月池,朝著巴士跑去。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