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大的貨運業者「中國遠洋」(COSCO)投資數十億美元,買下希臘和全球其他濱海國家的海港,但是最近一筆海外大型投資卻出現奇怪的轉折,投資標的從海港轉變成離海超過1600英里(約2500公里)的地點:哈薩克。

紐約時報報導,中國遠洋去年夏天拿下內陸國哈薩克一片凍地49%的股份,這片鋪上瀝青的土地上有多條鐵軌交叉,一旁矗立許多倉庫。這片貧瘠荒地接壤中國邊界,鄰近歐亞的「難抵極」,言下之意,這是歐亞中國離海最遙遠的地方。

哈薩克無水港。取自khorgosgateway.com

但正是在此處,中國製的大型起重機將貨櫃放上火車而非船上,中國和哈薩克認為彼此正邁向全球貿易的新領域。該處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高呼「一帶一路」計畫的一處核心輸紐,這項世紀計畫旨在復興古代絲綢之路,並建立其他歐亞的貿易路線,將中國產品輸出至外國市場。

中國和哈薩克的合作不僅重塑全球交通路線,隨著中國深入深受俄羅斯影響的哈薩克腹地之際,也將動搖哈薩克和全球的政治。另外,在全球最遙遠的陸地上建立不近海的「無水港」(dry port)作為交通樞紐,也涉及昂貴的社會工程。

哈薩克從頭打造一座新城鎮努爾干(Nurkent),從公寓、學校、幼稚園到員工商店和免費住宅都有。目前該鎮約有1200名居民,計畫擴增至10萬人以上。經營無水港的公司執行長哈姆津(Zhaslan Khamzin)表示,中國人「不是傻瓜,商人錙銖必較,他們若要在這投資,他們知道510年就可連本帶利賺回來。」

哈薩克是中亞最大最富庶的國家,1991年蘇聯解體後獨立,之後一直努力和俄國保持友好關係,但近年與中國擴展關係時,也逐漸損及俄國主宰的地位。

哈薩克親中國的轉變在國內引發不少騷動,哈薩克深根蒂固的反對情緒源自蘇聯時期的文宣,和幾百年來對中國的恐懼。哈薩克族民族主義者抗議表示,國家從俄國獨立,現在又要繞著中國轉,該族有句諺語:「中國人來了,末日就不遠了。」

在努爾干鎮工作的中國人則認為,沒什麼可以阻止中國勢力進入哈薩克,「管他是海運還是火車,只要目前情況繼續下去,對我們都沒差。」

中國利用海運運貨到歐洲需要45-50天,火車則需一半時間不到。雖然陸運成本約是海運成本的10倍,但對於高價值、需要快速送抵市場的中國產品仍具吸引力。一如許多牽涉中國政府資金的大規模計畫,長遠的勃勃野心往往超越了短期的盈虧計算。

中國經中亞向西方出口的數量遠超過進口,因此回程時火車上幾無貨物,該路線的往返成本不成比例,很不合理。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研究中國「一帶一路」的學者泰瑞莎.法倫(Theresa Fallon)表示:「在我看來,這一點也不符合經濟理念。」

俄國對此計畫戰戰兢兢,俄國擔心中國會繞過自己興建通往哈薩克的鐵路,將俄國排除在歐洲運輸業之外,所以一方面支持,一方面又阻礙這項計畫。

現階段,經由新疆霍爾果斯市出去的多數中國製產品並非送往歐洲,而是留在中亞,透過火車或卡車送往烏茲別克或伊朗等鄰近國家。

哈薩克跟中國一樣投入巨額政治資本打造新絲路,這項計畫讓哈薩克和中國在經濟上更緊密合作,雖然許多哈薩克國民心存疑慮,但對於哈薩克領袖,這是制衡俄國影響力的唯一可行方式。

無水港營運副主管艾特貝柯夫(Erik Aitbekov)表示:「這個地方並非世界盡頭。因為中國,這裡成了中心。」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