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一名聽障人士寶拉.桑頓(Paula Thornton)獨自在14個月內走遍20個國家,靠著雙眼和無聲的手語瀏覽各國文化。

澳洲廣播公司(ABC)報導,某些人可能認為靜默不語是對文化和語言的不尊重,但對於桑頓而言,無法靠言語表達的習慣,已屬於她的日常。

澳洲聽障人士寶拉.桑頓(Paula Thornton)獨自在14個月內走遍20個...

身為家庭內的第三代聽障人士,對她來說,她歷經一個比大多數人想像還更為廣闊的世界。桑頓表示:「我的確去了南美、南非、歐洲和菲律賓等各地。作為一個聾人,我是個非常有視覺感的人,所以當我遇見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時,我們實際上會用比手勢交流。」

桑頓解釋,她發現某些特定文化能透過手勢傳達。她說:「像是我想表達雞肉時,我會舉起手臂呈現翅膀的樣子,然後在我手掌周圍畫一個圈,代表我想要雞肉披薩。」「當我說我聽不見時,周遭的人不會離開我,而是試著與我溝通」。

桑頓自幼時以為全世界的人都會用手語溝通,因為這是她家中唯一的語言。她說,「當我約六歲時,我意識到有人不用手語對話」,與其他聽障孩童相比,她算是成長在一個相當「積極」的環境。

大多數聽障人士來自有聽力能力的家庭,他們生活在正常學習並說英語的環境,他們的家庭成員可能不會學手語。桑頓這才意識到,自己是少數族群,感覺跟外界建立龐大鴻溝。

桑頓認同失去聽力的情況下,勢必會失去生活中的一些層面,像是音樂、廣播、電影和笑聲等,這對聽障人士來說都是頭等大事,但桑頓說,她已經找到一種能創造自己「視覺音樂」的方法。

「很多人常說寧願當盲人,因為不會就此失去音樂,直到他們遇到我後就改變了答案」,「我不聽音樂,我以前從沒聽過,所以我聽不懂,但我喜歡去海灘。我看著水花拍打在沙灘上; 那是我的視覺音樂,看著樹木和樹葉在風中搖擺」。

「我對聽力不感興趣,但我對視覺語言感到很自在,我很高興成為聽障者」桑頓說。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