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教宗收斂起前任留下的排場,變得更加平易近人,羅馬天主教徒稱之為“方濟各效應”。方濟各(Francis I)不再像前任本篤十六世(Benedict XVI)那樣腳穿精緻的紅色普拉達(Prada)鞋,乘坐奢華的賓士轎車,而是踏著樸素的黑鞋,搭乘一輛舊的福特福克斯(Ford Focus)。他自稱為“主教”(bishop)而非“教皇”(Pope),不願搬進在他看來太過豪華的教宗寓所。相反,他選擇住在梵蒂岡的招待所,在公共飯廳與來訪的神父共進早餐。

在最近的巴西之旅期間,他反思了教會近來的不足。“或許教會太弱小,或許太遠離人們的需要,或許因為太窮而解決不了人們的憂慮,或許太冷漠,或許太關注自身,或許受到了自身嚴格規矩的束縛。或許世界以為教會是過去的遺產,無法解決新的問題;或許教會可以與襁褓中的嬰兒對話,卻不能與成年人交談。”這既是宗教領袖的話,也是組織領袖的話。

2-1  

教宗方濟各的樸素風格反映出梵蒂岡的新重點:不講排場,更注重管理的具體細節。他成立委員會改革梵蒂岡的管理機構(尤其是銀行),似乎決意要修復它蒙塵的聲譽。

教宗穿什麽鞋看似無關緊要。只是在商界和政界,認為可以透過細節瞭解領導人深層次特徵的例子(無論準不準確)比比皆是。

 當麥克•彭博(Michael Bloomberg)出任紐約市長時,他的“上任三把火”包括拋棄前任官員青睞的氣派辦公室,改在大開間的中央位置辦公——這是他從華爾街學來的。這不只是對辦公桌的選擇。它向紐約市展示出這位市長注重行動和進展。

3  

奧巴馬(Barack Obama)總統入主白宮時,他幾經討價還價才保住了自己的黑莓(BlackBerry)手機。儘管黑莓機被認為存在資安問題,但他渴望保留這條私人線路與外界聯繫。這表明,他不願意生活在白宮的高高在上之中。

自喬治•普拉薩(Georges Plassat)去年出任家樂福(Carrefour)首席執行長以來,這家法國連鎖超市的股價上揚60%。股價的攀升,源自他將前任首席執行官把持的集中決策權下放給更接近顧客的超市經理。他削弱自己的角色,讓公司的業績徹底改觀。

領導就職時,追隨者或員工首先希望看到的是明確的意圖——這個人是來認真工作的。

朗•強生(Ron Johnson)卸任JC Penny首席執行長時無人惋惜,原因是他瞧不起公司所在地——德州普拉諾。他沒有舉家從加州遷往那裡,而是耗費高額成本,乘坐公司專機往返家中和公司之間,工作日則住在麗嘉酒店(Ritz-Carlton)裡。作為幾千名低薪店員的老闆,他的行為很不得體。當他未能改善JC Penney的財務時,人們自然忍無可忍。如果行事樸素,他或許能贏得更多時間。

史蒂夫•賈柏斯(Steve Jobs)為蘋果(Apple)留下諸多遺產,技術高管清爽利落的個人風格便是其中之一。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的T恤和牛仔褲的搭配已經成為新一代技術高管的典型形象——家財萬貫,但不在乎他們的錢能買什麽。

在對抗組織舊習時,“方濟各效應”最有效。廣告業一直是如同電視劇《廣告狂人》(Mad Men)中的樣貌,直到穿著T恤、牛仔褲、開著破豐田(Toyota)上班的谷歌(Google)工程師顛覆這個行業。

不過,謙虛的態度有時是危險的,它會被誤當作軟弱的體現。上世紀70年代末,美國人漸漸開始反感總統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的謙遜——在全國不景氣時,他穿的毛衣和秉持的現實主義態度幾乎與悲觀主義無異。雷根(Ronald Reagan)為“皇帝總統”(用來形容冷戰時期美國總統權力的增加)重拾威嚴,為自己贏得愛戴。

方濟各在巴西受到熱烈歡迎,看來新教宗不是卡特總統。在近年來梵蒂岡不斷傳出負面新聞後,這位願意砍去排場、輕裝踏上新道路的教宗頗受擁戴。

 

--本文摘錄自Financial Times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