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金融業高管認為堅守道德不利於職業生涯發展

一份最新報告顯示,53%的金融業管理層表示堅守道德標準將對職業生涯發展造成障礙。不要驚訝,這就是華爾街。或許衛報刊載的一篇華爾街員工的自白可以讓你更好的理解華爾街。

我1993年進入華爾街,我那年賺的錢是前一年收入的14倍,是我父親最好年份收入的3倍。為了賺到那些錢,我幫助公司設計了許多金融產品,把它們包裝得看起來很簡單,但實際上需要很復雜的數學知識才能弄明白。於是我第一年就受到了老板們的熱情讚賞,他們稱讚我很聰明並額外給了我2萬美元獎金,這讓我驚喜不已。

我們將這些產品賣給許多投資者,但他們並不完全明白自己買的是什麼。我們稱他們為“無知的日本人”。我們公司的利潤極為可觀,高達數億美元。5年來我們最賺錢的產品是一個行話稱為“YIF”的產品,即遠期收益率指數(Yield Indexed Forward)。

但後來,投資者越來越聰明,他們意識到他們買的東西很復雜,充滿了隱藏的槓桿,這些槓桿在市場承壓的時候變得極為危險。

我從來沒有和買家見過面,這是別人的事。我只是待在幕後。我的工作是利用數學與巧妙的交易來挖掘更多的價值。但日本人會將我們競爭者的檔案傳真給我們。檔案顯示,許多競爭者的產品比我們更加大膽,而且賣得比我們更多。我們和日本客戶的會談結束時,他們總是敦促我們說:“我們不能落後啊。

我曾經天真地問,這樣做合適嗎?然後我就會不斷收到律師和經理們的確認,表明他們同意這樣做。

一個高級交易員告訴我:“你現在是在一個大的市場中競爭。如果客戶想要一套紅色的西裝,你就賣給他們紅色西裝。如果這個客戶是個日本人,你就向他收取兩倍費用。”

我意識到,我們公司一直在小心翼翼地遵守華爾街的規則,努力不觸犯法律條文。我們盡力遵守一條不成文的“五點原則”:永遠不要試圖在一個客戶身上獲取超過5%利潤。

但一些競爭者才不管這些規矩。他們從每位投資者身上賺取7%-10%的利潤,將充滿各種隱藏陷阱的奇怪的產品賣給客戶。我一直覺得他們最終會面臨法律的制裁,至少也應該受到公眾的責難。

但他們沒有。相反,他們賺得更多。他們是真正的冒險家,嘗到甜頭後又推出更多的同類產品。

產品的持續暢銷逐漸打消了我的擔心。我會感到羞愧嗎?省省吧。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為我的數學技巧感到自豪。從小到大,我一直都都藏著掖著,生怕被人們貼上“怪胎”的標簽。自尊和金錢是治療內疚感的靈丹妙藥。

在華爾街浸淫了幾年之後,我清楚地認識到:為了賺錢,你可以玩弄任何人和任何事。你越聰明,你就越有可能發現並利用監管或法律的漏洞,你就越聲名卓著。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