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外界關於長江實業、和記黃埔集團從中國及香港「撤資」的傳言四起。長和系主席李嘉誠接受《南方都市報》訪問時再次反駁「撤資」傳言,指長和系撤資是大笑話,指在商言商,高賣低買是正常的商業行為。他重申,長和系永遠不會離開香港。但對未來投資香港表示謹慎的態度,強調一切必須以股東利益為大前提。他還表示,如果可以重新開始,自己可能考慮參政。

香港《文匯報》報導,今年以來,長實集團出售上海、廣州超過百億元的商業物業,以及香港部分資產,還曾經洽談過轉讓百佳超市項目。由此,長和系要撤資的傳言沸沸揚揚。

2  

「回答這個問題最為重要。我來用數字說話:長和系去年毛收入約4300億港元,本年度投資海外(紐西蘭和荷蘭)兩個基建項目動用的資金只有80億,所佔比例不足2%;而我們在香港貨櫃碼頭項目的投資已經有40億。這怎麼能說是長和系撤資?真是天方夜談,是一個大笑話!」李嘉誠接受訪問時說。

他向記者指出,長和系在香港還擁有不少出租物業,包括長江集團中心、華人行、和記大廈、中環中心等,總面積約380萬方呎;內地包括北京、上海的出租物業總面積有500萬方呎。兩地只是收租的物業就有1700億港元,至於集團和他私人持有的全部海外收租物業市值只是內地及香港兩地的千分之五。

至於海外,他說過去二三十年一向與新加坡政府關係非常融洽,而出售物業數以百億元計。「在過去兩年我們在新加坡幾乎買不到土地,現持可發展的土地也很少,在新加坡已經沒有可收租的物業,也沒人批評我們『撤資』。我們在全球52個國家均有業務,只有香港說我『撤資』,然後還傳到內地去。」

「別人說我怎樣怎樣,一般來說我不喜歡辯解,如果每天都是這樣辯來辯去,太疲倦了,不值得。」不過,他還是要強調:「高賣低買本來就是正常的商業行為,但就全世界而言,從來沒有批評過我們撤資,惟獨香港傳言不斷,令人遺憾。」

李嘉誠重申,「一定不會『遷冊』,長和系永遠不會離開香港」。但對未來投資香港表示謹慎的態度,一切必須以股東利益為大前提。

他說,集團在50多個國家和地區有業務,不管是在香港、大陸還是外國,如果有適的會繼續買,也可能會賣掉一些資產,或將資產上市,這都是正常的商業行為。百佳超市後來不賣了,也是因為價格不合適,以及有更好的打算。「我們是上市公司,一切必須以股東利益為大前提,經營業務不能鋌而走險,我每天都會檢討集團的投資和營運策略,生意規模大小會隨著業務所在地區或國家的政治和經濟狀況而作出決定。」「日後出售業務,都跟『撤資』沒有連帶關係。」

1  

「冤枉我的,我不喜歡,就像這個『撤資』,人家說了這麼多個月,今天是我的一個反擊!」李嘉誠說。

《星島日報》報導,李嘉誠直言,「政治」與「經濟」是分不開,不能背道而馳,寄語政府不能「人治」,不能選擇性行使權力,倘若管治失當,香港賴以成功的「法治」和「原則」可在一夜之間蕩然無存。他又指,政府應該要令人人有創富的機會,而不是等待「打救」。他還表示,如果可以重新開始,自己可能考慮參政。

過去較少談政治問題的長實集團主席李嘉誠,接受大陸南方報業集團訪問時,大談政治和管治問題。他認為,在健康社會中,政府與企業的關係息息相關,關鍵是政府的權力要在法治的基礎上公平公正地落實執行,香港不能「人治」,永遠不能選擇性行使權力,勿令人對政府的公平性失去信心,「我與香港或各國政府的關係都是建基於此的,不會因個別領導人或官員的變動而受影響,最重要是政策要令商界有信心。」

問到是否覺得香港自由市場經濟信條已面臨挑戰,李嘉誠直言,在自由開放的市場重視「原則」和「法治」,兩者皆來之不易,但如果管治失當,兩者也可以一夜之間蕩然無存,「政治和經濟,根本上是手和腳的關係,假如兩者背道而馳,是很難處理的。我希望政治和經濟好,讓人民富國家強。」

談到在過去60年營商日子中,自己與政治打交道的原則時,李嘉誠稱自己沒有參與政治,但關心政治。他直言:「我不是聰明的人。如果政治問題真的衝著自己而來,擔憂也沒用……我並非萬能,無法預測政治變化,也絕對沒法影響政治,我只能以我的智慧做出對股東有利的事。」

然而,回首過去,李嘉誠坦言自問無論如何努力,仍發覺一人都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並笑言:「如果可以重新開始,我可能會考慮參政。」不過,他有時卻又慶幸自己不是當官,不用像他們要面對如何平衡和解決不同權益的問題,亦觀察到一個不健康現況正在擴散:「『為官難,為民亦不易』,這對政府和社會來說都是雙損局面。」

被問到福利化社會是否適用於香港,他認為幫助低收入人士是義不容辭的事,自己不介意政府「合理地增加商業稅,以支持長遠的發展」;但他認為,提供免費午餐難以解決貧富懸殊問題,唯有為年輕一代提供良好的教育,提高就業條件和機會,才能脫離跨代貧窮。

他認為,如果政府政策錯誤,不能解決社會缺乏上進機會的問題,只向有能力的人開刀,是錯誤的做法,「政府應該要令人人有創富的機會,而不是等待『打救』。

全篇訪問中,李嘉誠沒有點評政治人物,但有談及他最不喜歡、不誠實和自欺欺人的人,也不喜歡做事死板的性格,對於怒急攻心的人更加不會妥協;他最欣賞實事求是講求數據、用最清晰方法解決問題的人。談到去年特首選舉後,有人勸他與現任特首梁振英重歸於好,他則回應:「我們本來就沒有怨,何來的和好?」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