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經濟預測家哈利‧鄧特(Harry S. Dent Jr.)卻在他的新書《2014-2019經濟大懸崖(The Demographic Cliff: How to Survive and Prosper During the Great Deflation of 2014-2019)》中,一再警告我們:「當其他經濟學家、分析師告訴你,我們終於迎來長久的經濟復甦時──千萬不要相信他們!」而且他還透露「2014至2019年的大通貨緊縮是有生之年最嚴重的衰退、最深的低谷」。

2  

哈利鄧特是哈佛企管碩士,也是《財星》(Fortune)百大企業的顧問、新事業投資人、知名演說家,備受投資顧問領域的尊崇,有「最準確的長期經濟趨勢預測家」之稱。

哈利鄧特的這本書承繼《2012大蕭條》的說法,將引爆點置於中國,他認為,由於中國政府強力創造GDP,舉債從事公共建設且強制都市化、興建高樓大廈,加上錯誤的匯率政策和廉價品出口等等,其世界第一的3.8兆美元的龐大外匯存底,形成氾濫游資炒作股市與房地產,導致資產泡沫舉世無雙。自2012年起,地方債、企業債的嚴重性已曝露出來,近年鬼城、錢荒事件也讓其政府無力調控。作者認為:所有的事證都顯示,中國未來幾年將難逃經濟硬著陸的命運。

作者在書中預言:中國經濟將硬著陸。他認為,在整個西方世界和東亞地區的經濟皆遲滯之際,中國一直被視為全球經濟恢復成長的希望。很多新興國家出口大量的原物料商品來滿足中國製造業的胃口,讓中國成為支持全球泡沫的最後一根支柱。而一旦中國的泡沫破滅,價格超漲程度達世界之最的中國房地產市場也將崩盤,屆時中國最富裕的10%人口也將隨之跌落谷底,因為多數昂貴的房地產都是掌握在這些人手中,而他們更支配著中國60%的消費支出。而且,由於中國的住宅自有率高達83%(美國只有64%,且還在下降),故一旦房地產崩盤,連日常消費品產業都會受創。

作者在本書第六、七章描述了中國可能發生的災難情境,結論是:中國泡沫可能是現代史上最大的政府驅動型泡沫,而它的崩潰也勢將創下新記錄。要消化這個過度投資的惡果,可能得花10年以上的時間,但到時候,中國又將掉落人口統計趨勢斷崖,所以,它可能永遠都無緣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

作者在書中論述「中國空前的不動產泡沫」時認為:現代史上,主要國家從來沒有出現過這麼大的泡沫。起因是不負責任的中國政府空前的過度投資,以及中國人民──尤其是比較富裕的人民──非常高的儲蓄率。中國人喜歡房地產,不喜歡股票和債券。

2-1  

作者分析:雖然空屋率提高和過度建設,但不斷加強的都市化、不斷成長的GDP、不斷增加的儲蓄和持續成長的房地產投資結合在一起,就形成了龐大的泡沫。

作者提出,房價所得比最高的四大城市都在中國,深圳的房價所得比是35倍,北京是32倍,廣州是30倍,上海是28倍。相形之下,新興市場國家中的新加坡為26倍,曼谷為20倍,孟買為15倍。西方世界房價最高的倫敦,房價所得比為15倍,溫哥華接近11倍。中國包括比較低廉的農村地區和中小城市的平均房價所得比為15.7倍,比較起來,仍然比倫敦還高。

哈利鄧特在又是如何看待中國高居不下的房地產價格呢?作者說,不管你怎麼看,中國的房地產價格都比世界任何地方高估多了——除非中國繼續以10%的速度永遠成長下去,政府在未來12年內,又把另外2億5000萬人口從農村遷移到都市地區。事實真相是美國人在印鈔票,中國人卻在印公寓!

中國的房地產會跌到甚麼程度?作者預期:中國現在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又是世界成長最快的經濟體,所能產生的影響大多了,中國一個主要泡沫破滅產生的衝擊會很大,如果中國龐大的房地產和過度興建泡沫像西班牙一樣破滅,會像大象摔倒一樣。

我們也必須承認中國很像二十世紀初期的美國,當時美國是力爭上游的新興市場國家,滿足歐洲因應一次大戰戰火的生產需要,我們擁有貿易與預算剩餘,又協助促進世界貿易。

幾十年來,中國像美國這樣做的規模甚至更大,又持有巨額的外匯準備和公債餘額,1930年代大蕭條來襲時,美國摔得最重,因為美國已經成長為最大的經濟體,作者認為,中國在2014到2019年年間。「會碰到這種景象,到時候別說我沒有警告過你」!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